悠悠书盟 > 我是个葬尸人 > 第1765章 群魔乱舞(2)

第1765章 群魔乱舞(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这一口直接咬在我的脖子上,我只觉得脖子上的骨头都要被咬断了,钻心的疼痛直入骨髓,疼的我直欲昏厥。

  抬了抬手,我想杀死这只尸煞,可是我的两只手根本抬不起来,只能眼睁睁的等死。

  心里有再多的不甘心,又能怎么样,看来这次我是真的要死了。

  大头,你这家伙怎么不来救我,我心里拼命的大喊。

  现在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大头他们,只要两秒钟,他们如果不能赶到,那我就要见阎王了。

  也就在这时候,旁边轰轰轰的几声巨响,那声音就像是铁锤砸在什么东西上似的。

  就在我快要绝望的时候,凌云子的身影出现在了我旁边,他一道我旁边,一记手刀直接把我身上的这只尸煞脑袋给砍了下来。

  这只尸煞正要咬我的脖子,突然被砍了脑袋,嘴上的力道顿时松了开来。

  我这才脱身,勉强抬起手,把这颗脑袋拽了下来,顺手朝旁边一扔。

  凌云子杀死了这只尸煞之后也没有闲着,转身就朝旁边的尸煞冲了过去,一阵轰轰轰的猛攻之后,帮我把周围的尸煞都抵挡了开来。

  “小家伙,你没事吧。”凌云子显得很轻松。

  不愧是前辈高人,他能在玄术界有现在的声望地位,绝对不是浪得虚名的。

  看他的拳脚功夫,要比半尸人状态的天门道人还厉害,拳劲狂暴刚猛,一拳就能打穿尸煞的身体。

  这么强劲的拳劲,恐怕墙壁都挡不住他一拳,看到他这么厉害,我终于松了口气。

  “前辈,我没事,就是两条手臂受伤了。”我的抬了抬手,发现两只手臂疼的厉害,根本就抬不起来。

  “没有大碍的,没有伤到筋骨,集中阳气治疗,我教你一篇口诀,别多想这里我帮你挡住。”凌云子看了一眼,直接教了我一篇口诀。

  奇怪的是,我竟然觉得这篇口诀很熟悉,好像是在哪里听过,但我怎么可能听过呢?

  这口诀刚听我还觉得没什么,但是听到中间的时候,我就肯定自己绝对不可能知道的。

  这里面说的全部都是阳气的运用方法,以及如何运用阳气催化肉身,其详细程度比大手教我的要详细数十倍,绝对是一部修炼肉身的宝典。

  口诀的下半段就是说怎么用阳气疗伤了,大概的意思就是说阳气是维持生命的必须能量,人体在受伤以后,阳气会慢慢的修复受损的细胞,但是这个过程是极其缓慢的。

  但是玄术界的修士,可以主动控制阳气去修复受损的细胞,之后就是详细的运用方法。

  凌云子说这是口诀,可我觉得这根本就不是口诀,而是一篇详细的修炼心得,其中的方法解说非常细致。

  我现在记忆力远超常人,虽然只听了一遍,但已经能够彻底记住了。

  听完之后,我立刻按照这种方法,调动体内的阳气,开始修复两只手臂上的伤。

  凌云子的修复方法非常有效,随着我阳气的注入,手臂上的伤势开始迅速的恢复。

  凌云子他说的一点都没错,我手臂上的伤只是皮肉伤,只不过是伤到了肌肉,所以才会感觉抬不起来。

  这就好比走路扭到了脚,其实伤的并不是很重,但因为关节处有水肿,所以才会觉得剧痛,只要消了肿立刻就能恢复了。

  我现在就是这种情况,七八分钟之后,我感觉自己的双臂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

  睁开眼睛之后我发现,大头和蜀中散人也都到了我身边。

  刚才我疗伤太投入了,居然没有注意到周围发生的事。

  不过他们过来的时候也没说话,所以我并没有发现他们过来,看来他们也是怕耽误我疗伤,所以全程都没说话。

  “鹤轩,你的伤怎么样了?”发现我睁开了眼睛,大头立刻开口问道。

  “我没事,凌云前辈的方法效果非常好,我现在已经没什么大事了。”我动了动手,虽然手臂还是很疼,但是已经不影响行动了。

  “凌云前辈,谢谢你,这口诀肯定是你门派里的东西,你就这么教给我,恐怕不太合适吧。”真正用过之后,我才知道这口诀的珍贵,心里非常的不安。

  凌云子微微一笑说道:“放心吧,这不是我师门传来下的典籍,这是我个人修炼的一些心得,不需要你拜入我门下的。”

  我有些尴尬,我说这话的意思,并不是担心凌云子要我拜师,而是平白无故学别人的秘术不好,没想到凌云子误会我的意思了。

  “凌云前辈,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急忙辩解道,可是我话还没来得及出口,旁边的大头就哈哈大笑起来:“哈哈哈,前辈我知道鹤轩是个好苗子,你肯定很想收他做弟子。可惜你晚了一点啊,要是你早个大半年,或许他会拜你为师,可是现在太晚了啦。”

  大头这家伙手里在和尸煞群动手,嘴上却一点不饶人。

  凌云子本来或许没那意思,可是听大头这么一说,他还是忍不住为了一句:“哦,这是为什么?难道说他已经拜师了?没道理啊,这些日子我和蜀中散人一直跟着他,如果他拜师了我们没理由不知道啊?”

  凌云子是个很正值的人,人很聪明可是没有花花肠子,大头这家伙明摆着不是说拜师,我一听就知道他话里有话。

  果然凌云子话才刚说完大头就哈哈大笑起来说道:“哈哈哈,前辈你是误会了。这小子倒是没拜什么师,只不过大半年前他还是个处男,可是现在他尝过甜头了,你让他跟你修道,那怎么可能呢。软玉温香,不比青灯黄卷来的舒坦吗?说到底,他也是个凡人呐,哈哈哈。”

  大头一句话说的凌云子脸都绿了,要不是凌云子有涵养,估计早就发飙了。

  这个混蛋小子,没事拿我开涮,一句话说的我满脸通红,我只觉得脸上发烫,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不过大头这小子也是有报应,他话才刚说完,就被一只尸煞咬在了手腕上,疼的他大叫了一声,反手就把这只尸煞的脑袋给砍了下来。

看过《我是个葬尸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