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是个葬尸人 > 第1868章 万骨邪尸(99)

第1868章 万骨邪尸(99)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他们到底发现了什么?难道那只万骨邪尸的尸体,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蜀中散人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有很特殊的地方。当时仅存的那些人,几乎全部都是玄术界的顶尖高手,他们在玄术上的造诣,都是当时玄术界首屈一指的。他们在杀死了万骨邪尸之后,就用刀破开了它的的身体,试图从中找到一些线索,谁知道就是因为这样,让他们发现了一个巨大的秘密……”

  “巨大的秘密!是什么秘密?”我急忙问道。

  蜀中散人用手指了自己身上七个方位说道:“这七个位置是人的生脉,或者说是阳脉。人有生脉,尸有尸脉,这一点你应该明白吧?”

  “这个我知道,摘星子曾经提到过。”我点了点头,这尸脉我确实了解的。

  人的生脉,或者说阳脉,是由阳气催动的,说的通俗一点,就是人体内七个联通阳气的关键位置,这就是人的七脉。

  而尸脉和阳脉一样,只不过尸脉是由尸气随从的,也就是说这七个尸脉,就是联通尸怪全身尸气的关键位置,这就是所谓的尸脉。

  蜀中散人看到我点头,他拿了一支笔出来,在桌子上画了一个人体的形状,人形上点了七个位置,然后在人性的旁边,画了一根圆柱形,半根手指长的一根圆柱形的东西,这个东西上面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符文。

  我根本就看不懂这些是什么符文,准确的说是我压根就不知道这些符文是什么。

  蜀中散人只是尽量的还原这东西的形状,所以不可能很准确的绘画出这些符文的准确内容,只能画的有些神似而已。

  别说是我根本就看不懂这些符文的内容,就算我能看懂没有准确的内容也是枉然的。

  “蜀中前辈,这是什么东西?”我觉得这东西肯定不简单,不过我不敢乱猜,但是直觉告诉我,这东西肯定是在万骨邪尸身体里的,否则他不用特意画个人形在图纸上。

  当然这东西也可能是控制万骨邪尸的关键,或者是克制万骨邪尸的关键,这三个可能全都有。

  蜀中散人画完了之后,从桌子上把纸拿了起来说道:“这东西就是从万骨邪尸身体里的七个尸脉里取出来的,当时在万骨邪尸的身体里总共有七个,而且这七个东西的位置正好和七个尸脉吻合,也就是说这万骨邪尸有超过9成的可能是有人炼出来的。”

  “有人炼出来的!”听到这句话我倒吸一口凉气,这万骨邪尸居然是有人炼出来的,这怎么可能呢,这么厉害的邪尸,居然是有人炼出来的,那这个炼尸的人到底是谁,他又为什么要这么做?难道他的目的仅仅是杀人吗?

  心里系列的疑问,我立刻就提出了这个问题,蜀中散人摇了摇头说道:“这一点我们都不知道,也没人可以回答。不过当时还有人提出了一种可能,这万骨邪尸可能是某种炼尸法的产物,当年炼尸的人很可能不是要炼万骨邪尸,很可能是在炼尸的过程中发生了意外,法术失控才会出现了这种千年难见的怪物,那个炼尸的人或许早就已经被万骨邪尸给杀死了。”

  “嗯,这倒是很有可能,这万骨邪尸简直就是为杀戮而生的,它根本没有人性,这种东西除了杀戮,根本就不会做其他的,我倒是觉得第二种说法更有可能。”我仔细的分析了两种猜测,还是觉得第二种更靠谱。

  蜀中散人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你和我的想法一样,能炼出这种是尸怪的,绝对是邪道的顶尖高手,这种人做事绝对不可能是没有目的的,这万骨邪尸根本就不受控制,说不定还会反噬主人,没有任何的理由把它炼出来,我也觉得是炼尸失败的产物更有可能。”

  我仔细的想了想,皱眉道:“不过还有一点奇怪,如果说第一次出现万骨邪尸是失败,那么第二次第三次出现呢?我们现在遇到的这一只,显然不是当年被杀死的那一只,这绝对不可能是炼尸失败的产物吧?”

  “嗯,这个问题我也想过,很可能是当时那个人炼了两只尸怪,炼尸的人在最后关头,可能发现了异常,就强行封印住它们,但还是有一只逃了出来,最后反噬主人把他给杀死了,而另外一只就被封印住了,这是最大的可能了。”

  不得不说蜀中散人的这个推测非常有可能,也是目前我们能想到最大的可能了。

  “蜀中前辈,那我们现在怎么办,现在这东西出来了,肯定会死很多人的,如果我们不管,那良心上实在是过不去,而且我还要给凌云前辈报仇,他绝对不能白死。”我用力的捏紧的双全,心中一想起凌云子就是一阵阵刺痛。

  “这件事我们我已经想过了,我会修书通知各大道门,让他们尽快妥善商议出一个解决的办法,这万骨邪尸非常邪恶,它杀的人越多就会越厉害,如果不趁它刚出世的时候杀死它,以后再想对付就难了。”蜀中散人神情焦躁的说道。

  这时候一直没有说话的安娜柳突然开口问道:“蜀中前辈,我有一个问题,你说的这尸怪名字很古怪,为什么叫它万骨邪尸呢?”

  “小丫头倒是很聪明,你不问我也是要说的,这万骨邪尸本身不是从一万具尸体里诞生的,它之所以叫这个名字,那是因为它没杀死一万个人,实力就会暴涨一大截,也就是说它杀的人越多,实力暴涨就越厉害。我们想要杀死这东西,最好的机会,就是在它杀死第一个一万人之前宰了他,否则的话就会更难杀死了。”

  “原来是这样,那我们就不能再拖了,我们两个女人没什么本事,也帮不了你们什么忙,但是这跑腿的事我们可以替你们办,如果前辈有什么需要我们做的,您只管说。”安娜柳非常真诚的说道。

  蜀中散人用一种长辈的眼神看了一眼安娜柳,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微笑说道:“真是个懂事的孩子,鹤轩能有你真是福气。”

  就是这一句话说的我面红耳赤的!

  就在我们说话的时候,大头床头的那盏长明灯突然一阵晃动!

看过《我是个葬尸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