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是个葬尸人 > 第2031章 万骨邪尸(262)

第2031章 万骨邪尸(262)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最快更新!无广告!

  说我老爸是大儒,那是打死我都不信,我老爸这一辈子最喜欢的就是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喝酒,第二件事就是赌钱。

  相比之下赌钱比喝酒更上心,喝酒不算是毛病,可赌钱就是大毛病了,古有诗仙李白也是好酒,这一点我爸算是能沾到一点点的边,可是赌博自古至今都是恶习,从未听说过哪位大儒是好赌的!

  南宫元正听我说自己父亲是个粗人,他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说道:“自古便有大智若愚的说法,令尊绝非粗人,老朽纵横官场半世阅人无数,自然是不会看错的。”

  “这么说,您真认为我父亲是个大文豪?”

  南宫元正呵呵一笑说道:“文豪不敢肯定,毕竟我没看到令尊的大作,但大儒是必然的,光从你这名字上看,令尊必是一位大儒无疑了!”

  听他这么一说,我也是无语了,说我老爸是大儒,连我自己都不信,恐怕我爷爷奶奶也不信,不过南宫元正既然认定了,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前辈既然这么说,那想必应该不错了,可能是我父亲藏拙吧。”

  南宫元正满意的点了点头,他对自己的判断非常有信心,他微微一笑说道:“令尊或许有什么难言之隐吧,或许他曾经得罪了一些权贵,所以隐姓埋名,平时的好赌好酒,或许是装出来别别人看的,他本身未必真的喜欢。”

  听他这么一说,我倒是觉得还真有这个可能!

  我突然想到之前凌云子就询问过我父母的事情,当时我也是这么回答他的,只是凌云子没有像南宫元正这么肯定的表达过自己的意见,他当时只是哦了一声就没有继续问下去了。

  南宫元正说了几句话之后,手里持着长剑一路朝前走过去,我则是跟在他的身后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前面的视线越来越差,刚开始我还能看的清楚周围的情况,可是走了两三百米之后,我的视线只剩下了10米,周围的尸气是越来越重了。

  我第一次来这里的时候,这里只有阻挡天眼的黑气,绝对没有这么浓郁的尸气,可是现在这里到处充满了尸气,黑气和尸气一叠加,我的视线距离就大幅度的缩减了下去。

  “南宫前辈,小心一点,这里的尸气越来越重了。”

  “尸气!嗯,可能是你说的那种脑尸虫的缘故,你不是说那东西身上有很强的尸气吗?”

  “可能是,但是脑尸虫是以尸气为生的,按理说它们吞下去的尸气,不太可能主动散发出来,依我看这里应该不止脑尸虫在这么简单。”

  “吞下去了不太可能主动散发出来?”南宫元正皱了皱眉,他测过脑袋,用左耳朝前面仔细的听了一下,脸色微微一凝说道:“前面好像有动静,你跟在我身后,千万不要离我太远,我暂时还感觉不到周围有人,不过刚才我听到脚步声了。”

  “脚步声?我怎么没听到?奇怪了,按理说以我的听力,你能够听到,我没有理由听不到的?”我对自己的听力还是很有自信的。

  南宫元正皱了皱眉,他没有反驳我的话,他是个明白人,自然不会跟我在这种问题上纠缠,只是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嗯,可能是有什么原因阻碍你的听力,不管怎么样我听到脚步声了虽然很轻,可我绝对没听错。”

  “既然这样,那我们小心一点。”南公元正说话让人很舒服,他不怀疑我的话,我当然也不会怀疑他的话,而且他说自己是亲耳听到的,我就更没理由怀疑他了。

  我们两个说了几句话之后就朝前一路走去,说实话我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的,虽说有南宫元正在前面开路,可谁能保证他就一定能辨别出所有的危险。

  更何况他原本就是个普通人,充其量是剑术高了一点,对于玄术界的事情,他甚至还不如我知道的多。

  带着这么一个古代人,我的压力也很大,可现在我还必须依仗他,论战斗力他可比我强不少,最重要的是他手里的那把宝剑,那可是一把比我的清刚还厉害的杀生刃,有它在手不管是什么妖魔邪祟都能一剑斩杀了,在这种地方一个南宫元正,抵得上三个我了,所以我必须跟着他。

  我们小心翼翼的又往前走了约莫十几分钟的样子,却没有遇到丝毫的危险,周围既没有尸煞也没有脑尸虫,唯一让我感到不安的,就是周围的尸气是越来越重了。

  “鹤轩,我觉得周围的腥味越来越重了,你能看到周围的情况吗?你不是说自己有天眼,能够看到黑暗中的景象吗?”南宫元正开口问道。

  我们两个这一路上并不是一句话都不说的,走了这么久我也跟他说了一些事情,这其中自然是包括了我的天眼,否则的话我很难跟他解释,在这种地方我是怎么给他指路的。

  “指路!等等,这地方好像有些不对劲!”我突然一把拉住了南宫元正。

  南宫元正正在往前走路,突然被我一把拉住,他还以为出了什么事,挥剑一记横削,随后一个鹞子翻身,直接落在了我身边,右手持剑紧张的说道:“怎么了,你是不是看到什么东西了?”

  这老头还真是机警,我只喊了一声等等,他就直接挥剑往前劈,也不管前面有没有人攻击他,这老头的确是身经百战,在任何时候他都能保持一颗警惕的心,这一点相当不容易,而且他的剑术也非常了得,刚才那一招绝对是攻守兼备,不但挡住了自己的要害,而且在防守之余还能反击,真是厉害。

  可惜的是我并没有看到什么情况,如果真有什么东西想偷袭他,刚才那一剑就足以把对方的脑袋给砍下来了!

  “南宫前辈,我没有看到什么东西,只是我觉得这地方好像跟我刚才走过的不一样。”我指着前面说道。

  “怎么,这和你刚才走过的地方不一样?你是说,这条路,不是你刚来进来的那一条?”南宫元正也是大吃一惊!

看过《我是个葬尸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