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是个葬尸人 > 第2387章 桑丹康桑雪山(39)

第2387章 桑丹康桑雪山(39)

  或许我们要找的这个“老不死”前辈根本就不屑于防备,这种情况要是发生在一个自信心爆棚的人身上倒是很容易解释,或许他根本就不担心有人进里,在他的眼里不管是谁进来他都能搞定!

  突然有了这种想法,我就觉得这位“老不死”前辈,恐怕要比我想象中的更难缠。

  我心里正在胡思乱想的时候,突然感觉到正在往前走的笑婆婆停了下来。

  “婆婆,怎么了?”我不知道前面发生了什么事,立刻开口询问道。

  我看不到笑婆婆的样子,不过她听到我这么问,立刻开口说道:“小家伙,这前面没路了,这是一条死路,我们进不去了。”

  “死路,这怎么可能,他没理由为条死路可以弄个机关的。”

  “那也不一定,这个老不死的是个老变态,他的脑子和普通人不一样,这么无聊的事情只有他做得出来,说不定这地方还真是他故意设计的一跳死路,就是用来恶心进来人的。”

  笑婆婆显然非常厌恶这个老不死前辈,在说起老不死前辈的时候他是满脸的讨厌。

  我想了想绝对不可能,虽然我不了解“老不死”前辈,可是一个人再无聊也不会做这种事,除非他这么做是有其他的目的。

  “婆婆,你快看看,周围有没有什么奇怪的东西?譬如说墙壁上的图画和装饰。”

  “图画和装饰!”笑婆婆重复了一句之后说道:“图画和装饰没有,倒是前面的墙壁上有一大段文字,密密麻麻的看的眼晕。”

  “有字?是什么字?婆婆,能念给我听一下吗?”直觉告诉我这些字里有肯定有问题。

  “这个老不死的,弄了这么多字,居然这么长,看的老婆子眼睛都直了。小家伙,你听着,我一段段的念给你听。”

  我点了点头说道:“婆婆,你说吧,我听着呢。”

  笑婆婆深吸了一口气之后开始说道:“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今天下三分,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心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气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

  这段文字洋洋洒洒一大篇,一直说道“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才结束,笑婆婆咳嗽了一声说道:“这是第一大段,还真是很长,我接下来念第二段!”

  这段话虽然很长,可我听完第一段的时候,就知道这篇文章写的是什么了!

  没等笑婆婆开始念第二段,我立刻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是诸葛亮的出师表,婆婆你说接下来还有,可是出师表到这里应该结束了呀?”

  “结束了?不可能啊,下面还有一大段呢,我念给你听。”

  说着笑婆婆就又开始念了起来说道:“沛公军霸上,未得与项羽相见……”

  笑婆婆才刚念一句我立刻打断了她说道:“这是司马迁的鸿门宴,接下来应该是沛公左司马曹无伤使人言于项羽曰……一直到后最后一句是沛公至军,立诛杀曹无伤,对不对?”

  直接把这段文章的头尾两句都背了出来,这篇鸿门宴实在是太熟了,虽然通篇我不能背下来,但是头尾两句我还是记得。

  听我这一说笑婆婆吃惊道:“小家伙,你可真厉害,这么长的文章你居然能记得,你说的第一点不错,就是诛杀曹无伤就是这段的结尾了。”

  被我猜到了两段,我立刻对第三段有了兴趣,急忙说道:“婆婆,你快把第三段念给我听,你不是说有四段吗?这出师表和鸿门宴是完全没关系的两篇文章,但却被放在一起,这里面肯定有问题,进去的线索应该就在这里四段话里,快念给我听听。”

  笑婆婆也意识到了这四短话有问题,哪儿还用我催促,立马把第三段念了出来,可是这第三段就有些古怪了,我居然不知道这篇文章的出处……

  “晋公子重耳之及于难也,晋人伐诸蒲城。蒲城人欲战,重耳不可,曰:‘保君父之命而享其生禄,于是乎得人。有人而校,罪莫大焉。吾其奔也。’遂奔狄。从者狐偃、赵衰、颠颉、魏武子、司空季子……”

  笑婆婆一句句的念了下来,我是越听越奇怪,这好像不是什么文章,反倒像是一个故事一直念到晋侯求之,不获,以绵上为之田,曰:“以志吾过,且旌善人。”这句之后,笑婆婆说道:“这段话结束了,小家伙你知道这段文章的出处吗?”

  我摇了摇头说道:“婆婆,这一段我还真不知道,不过我虽然不知道这片文章的名字,但是这篇文章开篇就把主人公的名字给说了出来。”

  “晋公子重耳?”笑婆婆吃惊的说道。

  “嗯,就是这个名字,这第三篇先放着,我暂时不知道这第三篇的来历,咱们先把第四篇弄明白,再回头来看这第三篇,或许就能参悟出来了。”

  我这句话倒不是胡说,尤其是猜谜就是这样,前后一结合中间不明白的也就能猜个八九不离十了。

  在我看来,这四段文章,九成就是一个谜题。

  笑婆婆在我的催促下开始了第四段的念诵,她看了一眼墙壁说道:“这第四段好像是一段诗词,这个老变态居然还会诗词,我还真没看出来。”

  “呵呵,婆婆,你可别再骂他了,照我看这位前辈修为高深,而且还是一位才子呢,这些古文可不是谁都能背得出来的。我自问记忆力很不错,从小也是四书五经全部读过,可就算是三天篇古文还有一篇是我从来没见过的,可见他的学识是极其渊博的。”

  “这个老变态学识渊博!”笑婆婆很不屑的说了一句,我虽然看不见她的表情,可我能猜到她现在肯定是翻了一个白眼。

  这几天我和笑婆婆在一起,对他已经非常了解了,她会做什么动作我能猜个八九不离十。

  随后笑婆婆就开口念道:“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天生我才必有用,千金散尽还复来。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岑夫子,丹丘生,将进酒,君莫停。与君歌一曲,请君为我侧耳听。钟鼓馔玉不足贵,但愿长醉不愿醒。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陈王昔时宴平乐,斗酒十千恣欢虐。主人何为言少钱,径须沽取对君酌。五花马,千金裘,呼儿将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

  我没有打断笑婆婆,不过她在念第一句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这是李白的《将进酒》。

看过《我是个葬尸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