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是个葬尸人 > 第2586章 幽蓝圣殿(18)

第2586章 幽蓝圣殿(18)

  这地方充满了死亡的气息,之前我和黑甲人在拼命,倒是没有太注意这个地方,现在一静下来,我立刻觉得这个地方不太对劲了。

  我也去过不少的地下墓葬,虽说地下墓葬都是死气沉沉的,可是那种感觉和这里有些不一样。

  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就是噶巨额到这个地方死气沉沉的感觉似乎更加厉害一些,除此之外我说出不来一点原因。

  我也从来没见过一个地方,比这里更加的没有生气,这完全就是一个死亡的国度,来到这里就像是来到了亡者的世界。

  我非常讨厌这个地方,可是讨厌又有什么用呢?现在我被困在这里了,想出去都困难。

  黑甲人就躺在离我不到三米远的地方,我站在原地皱着眉头仔细的感应着他的心跳和呼吸。

  足足等了三分钟,我都没听到他一声的心跳,更没有感觉到他一丝呼吸。

  其实等一分钟就足够了,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我还是等了三分钟,在我看来三倍的时间,应该可以确定他是不是真的死了。

  我从腰里拔出了清刚,走到了黑甲人身边,把刀尖插进了头盔的接缝处,用力的撬了几下。

  不过这家伙的头盔戴的很严实,用一把短匕首根本就撬不开。

  试了好几次都不行,我知道这样是没办法弄开他头盔的,看来必须下点猛药了,于是就把清刚插在了旁边。

  “如果我会金刚降魔法界就好了,只要在这家伙的身边布置一个,不管他搞什么花招我都不用怕了。”摸了摸身上我皱了一下眉头。

  我知道这也只是我胡思乱想的而已,就算我会金刚降魔法界也没用,要布置金刚降魔法界必须用金刚橛来作阵基,而且一次就需要四只,这种佛门的法器我身上怎么可能有。

  更何况这家伙又不是邪魔尸煞,金刚降魔法界对他根本就起不到什么作用。

  当然道门也有不少的阵法可以使用,不过我现在身上既没有红线也没有铜钱,什么布阵的材料都没有,想布置道门阵法也是不可能的。

  “别管这么多了,直接弄开他的头盔,想这么多没用,搞清楚了这家伙是谁,我还要继续往里面走呢。”

  我警惕的看了一眼身后的石壁,这个石洞到底是什么地方,通往哪里我还没弄明白,自然不能掉以轻心。

  想到这里我双手用力的抓住了黑甲人的头盔走到了他的头顶,用力的往后拽了起来。

  我原以为这头盔就是普通的战甲头盔,应该很容易就取下来的,谁知道我用尽了力气,居然都拽不动这头盔。

  这只头盔就像是跟他的皮肉长到了一起似的,不管我怎么拽都拽不动,甚至把尸体都拽跑了两三米,头盔却始终没有取下来。

  一发狠,我干脆坐在了地上,双脚踩住他的肩膀,然后用力的抓住头盔的两侧,双臂一发力!

  噗嗤一声轻响,在我的全力拉拽下,这只头盔终于被我拽了下来!

  可是当我看清楚这头盔的主人时,差点把隔夜饭都吐出来

  这根本就不是活人的脸,甚至都不能算是人的脸!

  只见这家伙脸上的皮肉彻底的撕烂了,血肉模糊的一大片,眼睛鼻子嘴巴根本就没办法辨认。

  我下意识的看了一眼头盔的内部,发现他的皮肉全部黏连在头盔的内侧,我居然是把他的脸皮血肉一起拽了下来。

  吓得我赶紧丢掉了手里头盔。

  哐啷当一声脆响,这只黑色的头盔在地上翻滚了几下,就撞到了不远处的一块岩石上停了下来。

  “这家伙的脑袋真的和头盔融合到了一起,怎么会这样的?难道说这只头盔刚铸造好,还没有冷却他就戴了上去?”

  我突然想到了以前看过的一部关于铁头人的电影,里面就有一个类似的桥段。

  那个铁头人就是用烧红的铁头罩罩上的!

  这铁头罩一旦和皮肉接触,立刻就会把脸皮和血肉黏到一起,那就再也拿不下来了,一旦拿下来就要把他脸上的皮肉全部撕烂。

  这是一种极其残酷恐怖的刑罚,这个黑甲人到底是什么来头?他总不可能自己对自己下这样的毒手吧?

  谁能忍受这种痛苦?

  心里想着这件事,我抬头朝他的脸上看去。

  他的五官已经完全没有办法辨认了,可我还是希望能从他的脸上看出一些相貌特征来,哪怕是一点点也好。

  或许以后有机会的话,我还能弄清楚这是谁,他又为什么要杀我。

  他的脖子部位有一道很深的刀痕,这是被我一剑刺中的位置,也是致命伤。

  本来这个伤口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可就在我眼神划过他喉咙的一刹那,我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不对,怎么没血的?这么深的伤口,怎么可能会没血?”我吃了一惊,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这道伤口至少有八公分的深度,几乎刺穿了他的脖子,这种伤口如果是刺在活人身上的,鲜血应该喷涌出来才对。

  脖子上的动脉和静脉血管特别多,就算没有刺中动脉,那也逃不开静脉的。

  可是这伤口仅仅是有些外翻,皮肉都泛着白色,根本就没有一点鲜血流出来,反而有一丝丝的脓液在往外流。

  “这家伙不是活人!”我几乎是立刻就做出了这个判断。

  如果是活人不可能没有鲜血只有脓液的,他分明就是尸煞一类的怪物!

  “尸煞!不好!”突然想到是尸煞,我心中顿时意识到不妙。

  如果是尸煞,我这一匕首绝对不足以杀死他,而且尸煞本身就是没有呼吸和心跳的。

  “上当了!”

  我刚想起身躲开,黑甲人的眼睛就睁了开来,他狰狞的面孔露出了邪恶的笑容,张嘴一口黑烟朝我喷了过来。

  “该死!”

  我心中大骂,这时候想要躲闪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我一口真阳涎喷了出去。

  黑烟和我的阳血撞击在一起,瞬间爆发出一阵刺耳的滋滋声,紧接着我就感觉脖子一紧,一阵钻心的疼痛瞬间袭来!

  我的脖子居然被这家伙给咬住了!

  他想杀我,我是大惊失色!

看过《我是个葬尸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