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是个葬尸人 > 第2890章 扎什伦布寺(25)

第2890章 扎什伦布寺(25)

  “断了!你是说,我的脖子被咬断了?”

  天门道人微微点了点头说道:“我亲眼看到你的脖子被咬断了,只剩下一点点皮连着,只要再有几秒钟,你的脑袋就要被咬断了,我绝对不可能会看错的。”

  “我的脖子被咬断了!”我咽了口唾沫,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脖子。

  可是我的脖子上却没有一点伤痕,我又用手摸了一下自己的头盖骨,我发现自己的头盖骨也是完好无损的,根本就没有被打裂。

  但我相信天门道人的话,因为我也记得自己天灵盖被打的时候头骨爆裂了,只是天门道人看到的是一只尸煞,而我看到的是白光里的一道人影。

  不过我知道,自己看到的肯定不是真相,而天门道人看到的却是当时真实的情况。

  “可我现在的脖子好好的,头骨也没有爆裂,这是怎么回事呢?难道是有人救了我?这种伤也能救?”

  天门道人看着我一字一句的说道:“要不是亲眼所见,就连我都不会相信,当时那道白光出现之后没有立刻消失,而是把你照在了里面,我亲眼看到你被咬断的脖子慢慢地长出了血肉,碎裂的头骨也很快就恢复了。”

  “什么……这……这怎么可能?”听到这句话我也震惊了,难道说这就是传说中的生死人肉白骨吗?

  天门道人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兄弟,以前我就觉得有人在暗中帮你,可我始终没有证据,在我看来你这么一个门外汉,在经历了那么多危险的地方之后,早就应该是死了。

  你去的那些根本就是普通人不可能活下来的地方,可你不但活下来了而且还活的非常好,最让我吃惊的,是你每一次经历危险,竟然实力都能暴涨。

  刚开始我把这一切归结为你的运气好,但是后来我就觉得事情没这么简单了。

  一个人的运气再好也有个极限,运气就运气,运气不是必然而是偶然,偶然一两次才叫运气,运气是不可能无限制拥有的,如果无限制拥有的,那就一定不是运气。

  而你的经历,显然已经超过了运气这个范畴,所以我断定你的背后有一位高人在帮你,现在看来我的猜测是对的。”

  “你说有位高人在暗中救我?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如果真有什么高人,他为什么要躲在暗处帮我,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的站出来?你可别跟我说他有苦衷,或者说怕谁知道,如果这幕后的高人真有这么厉害,他还会怕什么人?”

  天门道人默默地点了点头说道:“你说的没错,如果真有这样的高人,他是不可能会有什么顾忌的,能有这般实力的高人,玄术界已经没有人能让他忌惮了,但你有没有想过,他或许不忌惮任何人,可是你呢?”

  “你是说他之所以躲在暗处是为了我?可有他守护就算有人想对我不利,他也能出手杀死,根本不需要有什么顾忌,以他的实力肯定能办到。”

  这样的高人,要守护一个人,可以说比吃饭喝水还容易,一道白光就能杀死那种级别的尸煞,起码我不知道有谁能比他还厉害的。

  天门道人一脸郑重的摇了摇头说道:“你不觉得他这么做,是在磨练你吗?或许他是想要你成长,所以才让你经历这么多危险的!”

  我只觉得自己脸皮抽搐,忍不住说道:“你说我经历的那些事情都是磨练,可我好几次险些丧命,要是没有你们这些前辈和朋友救我,恐怕我早就死了,天底下有这种磨练方法吗?”

  天门道人呵呵一笑说道:“当年我师父收我为徒的时候,才教了我一道镇尸符,给了我一把杀生刃,就把我丢进了一个千年墓葬里,连一点干粮和水都没给我。我在里面整整被关了五天,差一点点就死在里面,等我出来的时候,已经是遍体鳞伤,还有一口气就要去见阎王了,你说我师父的训练方法怎么样?”

  听到这话我沉默了,我看着天门道人问道:“难道你师父就不怕你死在里面吗?”

  天门道人苦笑了一声说道:“我师父说要做他的徒弟,就必须有过人的勇气和超凡的智慧,如果我死在了墓葬里,那就说明我天赋不够,死了也就死了。到时候他会替我收尸,帮我把魂魄超度掉,然后他会重新找徒弟……”

  听到这句话我沉默了,天门道人师父的这句话没有一点人情味,他简直是不把天门道人的性命当回事。

  我咽了口唾沫说道:“难道说玄术界的高人都是这么培养弟子的吗?”

  “据我所知超过九成都是这样,甚至有些家族的师长更加过分,譬如说和你亲如兄弟的大手,他的父亲当年训练他的时候,比我还要惨烈,将来有机会的时候,你可以问问他,看看我有没有胡说。”

  一说起大手,我就想起了大手的家事,我虽然不知道他父亲是怎么训练他的,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他绝对是身经百战,恐怕类似的事情还真的没有少经历。

  “老哥,我也不想研究我经历的那些事到底是为什么了,你说是他对我的磨练,不管是不是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天门道人沉默了片刻之后说道:“如海法师失踪了,我看我们要先找到他才行,这位高人出现以后,我想那个想杀我们的人暂时不会动手了,他也要掂量掂量才行。”

  “哎,都是我自己作死,现在我的肉身跑了这可怎么办,本来我还想去扎什伦布寺找班禅活佛想想办法让我归位的,现在肉身跑了那可怎么办呢?难道要让我一直用现在的肉身吗?”我叹息了一声,也不知道现在应该怎么办了。

  可是这又能够怪谁呢?怪我自己吗?是啊,也只能怪我自己了,否则还能怪谁。

  天门道人已经尽力了,要不是他的话,我的肉身早就跑了。

  “让我卜算一下吧,看看有没有什么提示,或许还有办法弥补。”听我这么说,天门道人从怀里拿出了罗盘,可是罗盘才刚一拿出来,他却发现这罗盘已经断成了两截。

  在罗盘的断裂位置,有些一道很明显的烧焦痕迹。

  看到这一幕我心里是一片死灰,我还真是自己作死,这罗盘分明是被我的雷刀给斩断的,那烧焦的痕迹就是我雷刀烧灼的痕迹。

  没了罗盘,天门道人还怎么卜算,难道让他用心去感觉方位?

  这地磁场是人能感觉出来的吗?我一脸尴尬的看向了天门道人,问了一句:“怎么办?”

看过《我是个葬尸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