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是个葬尸人 > 第3154章 暗族之乱(25)

第3154章 暗族之乱(25)

  可就在这时候,老不死忽然哎哟了一声,他的声音充满了好奇,似乎是发现了什么。想-免-费-看-完-整-版-请-百-度-搜-

  我们三个几乎是同时朝他看了过去,这老家伙刚才被笑婆婆一顿怼之后就没说过话,这会儿突然哎哟了一声,还真的引起了我们的注意。

  我回头一看,只见这老头正站在汽车的残骸边上,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车子,看样子还真的发现了什么似的。

  笑婆婆正在听我们说话,老不死这一句话就打断了我们,她顿时不满的怒斥道“老家伙,你干什么?”

  “老太婆,你先别骂我,你过来看看这里,这地方好像有些不对劲啊!”

  听到老不死的话,笑婆婆回头看了我们一眼说道“这老家伙虽然平时口无遮拦的,不过他要是没事,是绝对不会在被我骂以后再出声的,我看他肯定是发现了什么,咱们过去看看怎么回事。”

  说着笑婆婆转身就朝老不死的身边走去,我和天门道人对视了一眼也立刻跟了上去。

  我们本来就在车子的旁边,距离烧毁的汽车并不是很远,也就是几米路而已,这么一点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到。

  再说不管有没有效,咱们过去看看总不会吃亏的,说不定这老头还真的发现了什么呢?

  来到老不死旁边,笑婆婆低头看了一眼,但她似乎没发现什么立刻问道“老家伙,你刚才说有发现,到底发现了什么东西?就这一堆破烂,有什么好看的?”

  老不死这才指着轮子的位置说道“老婆子,你仔细看看这车轮的断裂处。”

  他这么一指,我的目光也朝车轮的位置集中了过去,刚才我还真朝这里看过,但并没有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现在听到他这么一说,我才注意到了车轮的断裂处。

  这一看我顿时吃了一惊,老不死说的没错,这地方有问题!

  此刻天门道人也在查看,我急忙对他说道“老哥,是有些不对劲啊。你看这轮子是从大梁位置断裂的,按理说大梁的位置应该是最结实的,这种材料的刚性和韧性都很强,就算受到严重冲击也不会断裂。

  因此这种大梁最多就是弯曲,要彻底断裂的可能性非常低,本来我还真以为这车轮是自己断的,可是你看这大梁的断口处居然这么光滑,这根本就不可能是自己断裂的!”

  天门道人虽然精通相术,年纪也要比我大上百岁,他的见识更是远远在我之上,可他毕竟是上了年纪的人,对于现代科技也只是限于了解的层面,根本就不可能精通。

  所以对于我说的金属刚性和韧性他也是一知半解,但他还是很快就搞明白了我的意思,急忙说道“你的意思是说,这大梁是被人为损坏的?”

  “没错,你看这断口这么整齐,表面连一点毛痕都没有的,如果是因为受了冲击折断的,那断口是绝对不可能会这样的。”我指着这大梁的断口说道。

  “你要知这么说的话还真是,这断口的确不太像是自然折断的。”天门道人用手摸了一下已经烧的发黑的大梁。

  “怎么样,你们也发现不对劲了吧?老头我刚才看到这断口的时候,还以为自己是看错了,现在你们也看到了有什么想法?”旁边的老不死开口说道。

  “还算你这老家伙有点眼力劲,你说的没错,这大梁的断口确实有问题,应该是有人动了手脚。”天门道人直接下了定论。

  听他这么一说我皱起了眉头,这倒不是我不相信他,而是他说的话实在是太匪夷所思了,就算这大梁的断口有问题,也不能百分百的肯定是有人动的手脚。

  这时候旁边的笑婆婆走了过来了说道“依我看,这件事不能太早下定论,你们说的什么金属韧性强度老婆子我不懂,我只知道一件事,这辆车一直在路上跑,虽然那时候我们都在全神贯注的救治这老家伙,可要说有人对我们的车子动了手脚我们都不知道,我是绝对不会相信的。

  而且这一路上我们一直在前进,根本就没有停下过哪怕一秒钟。

  这车在疾驰的时候速度有多快你们应该很清楚,在这种车速下怎么可能有人能在这大梁上动手脚呢?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笑婆婆一句话就否定了我们的想法,不得不说她的话还是有一定道理的,并不是胡乱猜测。

  这时候站在旁边的老不死突然开口说道“老太婆,你说的话我同意,可是也不能完全说不可能啊。

  你想想我们在拿车之前,这辆车可是一直停在那栋房子门口的,那段时间鹤轩和我们都不在汽车旁边,很可能是那个时候有人对车子动了手脚,把这主梁锯断了一半,所以才会开到一半才断的。”

  老不死这老东西确实很聪明,他的这个猜测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汽车半路上会断轴,也能够解释对方是在什么时候动的手。

  可是他的话才刚说完,天门道人就开口打断了他说道“不,这个说法我不同意。”

  “有什么不同意的,老头我看就是这样,不然你怎么解释车子在路上跑,突然会被人割断主梁的?

  难道这人是趴在我们车底锯的?我敢在这里说一句,就算这人有这个本事趴在车底锯主梁,他也绝对不可能不被我们发现。

  且不说我们三个,就说鹤轩他的听觉灵敏度吧,你们觉得以他的肉身强度,有人在锯我们的底盘他都会不知道吗?”

  这一句话说到了关键之处!

  听到这句话,天门道人摇了摇头说道“确实不可能,就算有发动机的轰鸣声,以他的听力也能够瞬间分辨出来!”

  老不死得意洋洋的说道“这不就是了吗?如果真有这种事,鹤轩他一定会发现的。

  可是他开了整整一路,根本就没发现有人在锯我们的大梁,所以我敢断定这人不是在开车的时候下的手,而是应该在汽车发动之前就下的手。

  那么唯一符合这个特点的就是我们不在车子旁边的时候,可是什么时候才是我们都不在的呢?

  这个时间和地点还用我再解释吗?”

看过《我是个葬尸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