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是个葬尸人 > 第3456章 活尸之城(102)

第3456章 活尸之城(102)

  “好像是有点不对劲,这阴气怎么会突然消失的?”天门老道也觉得不对劲了,他开始四面搜索起来。

  “师弟,这可是你说要马上过来的,到底怎么回事?”

  “师兄,你可不能怪我,这阴气刚才波动的这么厉害,而且很明显在很远的地方,咱们不过来看看,怎么可能知道是什么情况呢?”

  “可现在阴气没有了,咱们不是白跑一趟了吗?”

  “师父、师叔,你们说会不会是调虎离山之计?有人想把我们引出来,实际上的目标是看守所?”赵正文突然说道。

  “应该没这个可能,那个看守所这几天我已经仔细检查过了,根本找不到一点点的线索。

  以我第四重天眼的境界,如果有什么线索,我不可能发现不了的,如果说我发现不了的话,那其他人也不可能发现得了。

  更何况,六山神君说过,想要打开那个看守所,得到下面的东西,要一次祭祀200条活人的性命。

  否则的话是绝对不可能打开通道下去的,就算我们被谁引出来了,他能有办法一次祭祀这么多活人吗?”我立刻否定道。

  “没错,这200条活人的性命可不是说祭祀就祭祀的,那个老家伙可不傻,他之前两次攻击看守所,动静已经太大了。

  这人能够有这么厉害的手段,那就肯定知道这片区域是六山神君的地盘,如果他肆无忌惮的乱来,六山神君是绝对不可能袖手旁观的。”天门老道的见解和我一样。

  事实上六山神君早就知道这家伙想干嘛,甚至比我知道的都多,如果他要出手的话,这个家伙根本就没有机会对我们下手。

  “那到底怎么回事?这股阴气不会平白无故消失的,会不会是六山神君在作怪?”陈三一向少说话,这一次他却第一个开口道。

  “不可能,六山神君性格高傲,他要做什么一定会正面来,绝对不会做这种偷鸡摸狗的事情。

  这三百年来,他总共就出过几次手,每一次都惊天动地,从来没用过什么手段,当今玄术界恐怕还没谁能够让六山神君用手段的。”还没等我和天门开口,陈一就先把这个可能性给切断了。

  陈一的这番话确实非常有道理,他或许没有见过六山神君,可他对玄术界非常了解,更知道六山神君是怎么样一个人。

  如果六山神君这样的人都会用阴谋诡计的话,那这世界上恐怕没有一个人会堂堂正正的对抗了。

  “说的不错,这件事不可能是六山神君干的。”天门老道一点头说道。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那股阴气消失了,我们总不能什么都不干吧,必须想办法找到那股阴气的源头才行。师弟,把你的太乙宝鉴拿出来,推算一下现在的情况,看看有没有什么提示。”

  “好吧,现在也只能这样了。”天门老道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我的想法。

  可是天门这句话还没说完,我就看到陈家四兄弟一脸震惊的看着我们,陈四更是脱口而出道:“太乙宝鉴!是当年无极道人的太乙宝鉴!”

  “哦,你居然连太乙宝鉴都知道?果然不愧是龙虎山的弟子,修为不高但是这见识却一点都不差嘛。我还以为玄术界知道这太乙宝鉴的人已经不多了,没想到你们四个居然知道。”

  天门老道从怀里把太乙宝鉴拿了出来,用左手的三个手指拖住,右手打了一道咒印上去,似乎已经开始了推算。

  看着天门老道手里的东西,陈二眼珠子都直了,他吃惊道:“这就是太乙宝鉴吗?”

  “没错,这就是太乙宝鉴,你们曾经见过图画?”未免天门老道分心我立刻替他回答道。

  “不,我们从来没见过,其实这宝贝就算放在我们面前我们都未必认的出来。只是我们曾经听过无极道人的传说,知道他有一件宝贝叫太乙宝鉴。

  这宝贝能够锁寿固阳,是相师梦寐以求的宝贝,以前我们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也只是当做传说听而已,现在看来全部都是真的了,这太乙宝鉴果然是真的。”陈二立刻把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原来如此。”我默默地点了点头。

  这时候陈一走到我身边,抱拳躬身行礼道:“天鹤道长,这么说你和天门道长,真的是无极道人的道统了?”

  “怎么,你们不相信吗?”我看了一眼陈一,他急忙惶恐的说道:“不不不,我不是不相信,只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我之前不是已经说过了吗?你们应该知道的才对。”

  陈一尴尬的笑了笑说道:“是啊,天鹤道长您是说过,可我们那时候以为您是为了隐瞒自己的身份,所以才故意捏造一个身份的,我们没有真的认为你们会是无极道人的弟子。”

  我苦笑了一声道:“你这老头花花心思还真多,无极道人是什么人,我岂会拿他的名字来开玩笑,更不会故意冒充他的弟子。

  无极道人在我辈到门中人心中是有着崇高地位的,难道我这么干就不怕被天下道门修士给唾弃吗?”

  “是是是,确实是我们胡思乱想了,这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我们错了,我们确实错了。”陈一诚挚的道歉。

  我摆了摆手表示原谅他了,其他三个人也都纷纷点头,看来他们的想法终于改变了。

  也就在这时候,天门老道的推算已经进入了尾声,他额头上的汗珠不断的滴落,一颗颗豆大的水珠不断的掉落下来,看的我们心惊胆战,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赵正文更是一脸紧张的跑到我身边惊恐问道:“师父,师叔他怎么了?怎么头上出了这么多汗,他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出事倒不至于,看来有什么人在阻碍他推算,他现在是在损耗寿命推算,否则的话不会这么吃力的。”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看到天门老道推算了。

  “损耗寿命!师父你是说师叔他这么推算是会折寿的?”赵正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嗯,相术之中有许多损耗寿命的推算方法,这种方法一般都是用在迫不得已的时候,很少有相师会这么拼命去推算的。

  不过你倒是不用太担心你师叔,他有太乙宝鉴锁寿,就算用这种拼命的方法推算也不会有事的,最多也就是元气大伤而已。”

  “真的没问题吗?可我看师叔他真的好辛苦啊。”

  “当然没问题,谁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

  我这句话刚刚说完,天门老道终于停止了推算,这时候他已经一身冷汗了。

  “师弟,怎么样?”

  :。:

看过《我是个葬尸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