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我是个葬尸人 > 第3696章 家族疑云(142)

第3696章 家族疑云(142)

  /

  不行,散掉阳气这个办法是肯定不行的。

  一旦阴气冲入我的体内,我就必须用阳气去驱除这些阴气了。

  可是这样一来,我的肉身就会变成战场。

  如果是普通的阴气,我的身体完全可以承受。

  但是这一次的阴气,显然没有那么简单啊。

  我甚至都不用想象都知道,这些阴气力量有多强大。

  还没进入我体内,就已经对我造成那么大的困扰了。

  如果进入体内,我要面对的将是一个巨大的灾难。

  所以我绝对不能让阴气进入我的体内,这是一个底线,绝对不能妥协的底线。

  可是要把阴气抵挡在外面,我就必须撑起阳气护罩。

  但阳气护罩又会增加我前进的阻力,这可怎么办?

  我一下子陷入了死胡同,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我的突然想到了自己曾经做过的一件事!

  没错,就是我被风刃攻击的那一次。

  那次风刃威力极大,险些把我的身体撕裂。

  当时我也是没有办法了,最后我终于想出了一个办法。

  “对啊,我怎么把这个办法忘了!

  现在我灵魂力这么强,对阳气的操控能力远远超过以前。

  既然阳气护罩会增加阻力,那我就把它变成不会增加阻力的不就行了吗?”

  一想到这里,我立刻开始调整自己的阳气,迅速的让这些阳气在我的胸口聚集。

  就在我调整阳气的时候,跟在我后面的空相老和尚轻声一笑。

  看样子他发现了我的举动,这一声轻笑应该就是对我的肯定。

  我努力的调整自己的阳气护罩,先让它们转化成一个球形。

  尽可能的让受力均匀起来,随后一点点的拉长护罩的前后距离。

  半分钟之后,我终于成功的把阳气护罩拉成了椭圆形。

  在我不断的调整下,阳气护罩承受的压力越来越小,我的前进速度也开始逐渐的变快。

  但这样我并不满足,虽然承受的压力变小了,但毕竟还是有压力的。

  把护罩拉伸成椭圆形之后,我就开始集中护罩的前半部分,让护罩的前端逐渐的朝着三角形靠近。

  三角形是最稳定的多边形,不但可以相互支撑受力,而且还能利用前端的尖锐形状破开风压。

  简单的说这种形状,可以在高速的空气流动中破开空气,就类似于一把尖刀插入其中一样。

  这种形状可以最大限度的撕裂空气,强行把巨大的风压分成两边。

  而我的阳气护罩是可以自由调整方向的,我只需要把正面冲击过来的阳气分开,然后顺其自然排到后方,理论上就能把压力缩减到可以忽略不计。

  只不过这个三角形需要多大的角度,长度有需要多少,这个还需要详细的斟酌尝试,光靠理论是没有办法测算出来的。

  毕竟我只是一个学考古的,并不是技术性的理工男,这种复杂的计算我确实不行。

  不过事实胜于雄辩,再强的辩才再强的理论,也是没有办法做到完美无缺的。

  但是实践是可以出真理的,要想完美无缺只有用事实说话。

  我不断的拉伸凝聚阳气护罩的前端,片刻之后我的阳气护罩就形成了一个以三角形为基础的圆锥形,圆锥形是我再三尝试之下才决定的形状。

  这种形状可以最大限度的把阻力减到最低,整个尝试我耗费了两分钟,我的前进速度也越来越快。

  在我身后的空相和法相的阻力也大幅度减少,我给他们分担掉了超过八成的阻力。

  空相本来就是手段非凡,剩下的两成阻力,在他的手段之下,几乎没有任何的难度就被分解掉了。

  我们一行三人,就这样一步步的往前走着,渐渐地越来越深入这片区域。

  天空越发的黑了下来,在我们小心翼翼的前进中,周围的景色越来越古怪。

  “大师,你看这天上明明艳阳高照,为什么这里给人的感觉这么压抑呢?

  明明阳光普照,我却有一种阴雨天的错觉,这里没有丝毫的阴气,去阴风狂猛到底是怎么回事?”

  走了一段路,我实在是不明白怎么回事,只能向空相求助。

  老和尚见识广博,我想他肯定会有一些不同的意见的。

  沉思了片刻之后,空相没有说话,他一手拉着法相,慢慢的朝前走着。

  我只问了一句,见他没有说话,也就没有继续追问。

  又往前走了七八分钟的样子,老和尚的声音突然钻进了我的耳朵里:“鹤轩,前面百米左右,我感应到了自己的咒印了。”

  听到这话我当时就想回头往后看,可是我还没追过来,老和尚的声音又钻进了我的耳朵里说道:“不要回头,这附近肯定有人监视我们,你还跟刚才一样,慢慢的往前走,尽量显得吃力一点,不要显得太轻松。

  记住要麻痹对方,如果对方太小心了,就不会露出破绽,我们不要轻易出手,一旦出手就要一击即中。”

  老和尚这么一说我明白了,他是想让我扮猪吃老虎,让我假装示弱,这样对方就会轻敌。

  这是一个好办法,难怪他刚才不回答我了,反而还做出一副认真观察,甚至有些手足无措的样子。

  这老和尚还真是会装蒜啊,不是都说佛门的僧人不能撒谎吗?

  这老和尚这么做不算是欺骗吗?不过想想,就算是欺骗又怎么样。

  他这是为了救人,如果不这么做,不但他自己会有危险,就连我和法相都会有危险。

  或许他真的能做到佛门的那句话:我不如地狱谁入地狱。

  只不过他这么做也有一个缺点,那就是我似乎没有办法跟他交谈了。

  这样一来我就有很多事情不能询问了,这可怎么办?

  仔细的想了想,我决定不再多问,既然老和尚让我这么做,那他肯定也已经有了自己的打算了,我只需要按照他说的做就行了。

  想通了这一点,我也就不再多废话了,就按照老和尚的话,一步步的往前走。

  同时在往前走的时候,我还慢慢的放慢速度。

  前面的空气阻力已经越来越大了,我因为阳气护罩的关系,这种阻力的增加对我来说是微乎其微的。

  不过在阻力增加之下,如果我还是无所谓的往前走,那就太明显了一点。

  看来这一点空相比我想的周到,他让我显得吃力一点,恐怕就是这个意思。

  有了心理准备,我就按照空相的指示,一点点的减慢速度,让自己慢慢的往前走,还显出一副前进越来越吃力的样子。

  就在这时候……

看过《我是个葬尸人》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