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继承两万亿 > 第二千一百零五章 何人出马

第二千一百零五章 何人出马

  一栋山庄别墅,书房里,撂下电话的佩罗斯,不禁陷入了一番沉思中。

  温言那小子甩包袱过来,理由还挺充沛,而自己也答应了,要对付白小升,那这件事就得抓紧办。

  派谁去做,这需要斟酌斟酌了。

  佩罗斯并拢食指、中指,漫不经心地敲起书桌来,脑子一个个人选闪过,却又被他一一否掉。

  派人过去暗中行事,就意味着得行踪隐匿,不能暴露。

  那对调查白小升行踪、动向等许多消息,并不好把控,徒增失败风险。

  派人到白小升的身边盯着他,再伺机而动,明棋暗棋结合倒不错。

  可派谁过去,又不引起白小升的过于戒备,是个问题……

  佩罗斯还没有想好之际,书房门就被人叩响,随后,有管家探身进来。

  佩罗斯抬起头,看了过去。

  管家毕恭毕敬道,“老爷,罗勒先生来了。”

  “罗勒?”佩罗斯忽然眼前一亮,扬声道,“赶紧,让他进来!”

  罗勒人其实就等在外面。

  那管家反身退出去,时候不大,他就“颠颠”走了进来。

  为什么要用“颠颠”来形容,那是因为自打上次罗勒暗算白小升不成,腿受伤之后,就没有好过。

  眼下是能脱离拐杖了,不过走起路来明显有些“长短腿”。

  当然,大腿上中了一刀,既没伤筋也没有动骨,按说现在也该好差不多了,最起码不该走路如此模样。

  但罗勒依旧在“坚持”如此。

  这说明自己曾经付出过,为董事局,为佩罗斯先生流过血……

  而最近,罗勒拖着“伤腿”可没少跑来向佩罗斯汇报情况,当然了,汇报的都是些鸡零狗碎的事,最近,他更是开始成为八卦小道消息的代言人。

  堂堂振北集团副董,竟自甘堕落如斯……

  佩罗斯之所以能准确及时把握振北集团总部人员的情绪跟言论,罗勒是居功至伟。

  眼见罗勒进来了,佩罗斯脸上难得的露出笑容,起身走出书桌后,对罗勒和煦道,“罗勒先生,来了。来,来,过来坐。”

  佩罗斯一指旁边的沙发,率先走了过去。

  罗勒往这里一天至少跑两趟,佩罗斯笑容与客气已经越来越少,而今忽然变了模样,这让罗勒有点吃惊。

  不过,他只道是佩罗斯先生今天心情好,赶紧迈着伤腿“颠颠”走过去,赔笑脸在佩罗斯对面坐下。

  佩罗斯亲手给他倒了杯水,罗勒更是一副受宠若惊之相。

  自打自己一事无成以来,佩罗斯便越来越失望,真是许久没有这般热情了。

  还给倒水,这简直是太阳打西边出来。

  “罗勒先生,你的腿还没有好吗,不如我把我的私人医生介绍给你。”佩罗斯瞥了眼罗勒的腿,语气关切道。

  “好的差不多了,多谢您的关心!”

  罗勒赶紧露出一副感激笑容。

  “这回,罗勒先生你带来什么消息来了。”佩罗斯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和声问道。

  “哦!”罗勒赶紧从自己口袋里,拿出一张折叠方正的纸张展开,恭敬递过去,“佩罗斯先生,这是我最近收集到的,关于集团总部中高层言论动向。”

  佩罗斯笑着拿过来,看都没看,直接放到一旁。

  像这种小报告,佩罗斯抽屉里有一摞,都是罗勒送来的。

  真不知道自己当初怎么就看重这个人,让他当了副董。

  眼瞎啊。

  罗勒眼见自己“情报”被搁置,笑容微微一僵,却也不敢说什么。

  “罗勒先生,其实我刚好想找你来,谈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佩罗斯笑道。

  罗勒赶紧道,“您是有什么安排吗,尽管吩咐,我一定全力办好,不让您失望!”

  罗勒敏锐嗅到,这可能是一个重塑形象的机会。

  得把握住!

  佩罗斯也似乎很满意罗勒这种积极性,微笑点点头,特意看了眼门口,又向罗勒凑近了些。

  这小动作,也让罗勒紧张期待起来。

  这意味着佩罗斯要给予他很重要的任务。

  “那个白小升最近在北欧,挺火的啊,总部上下都在议论纷纷。”佩罗斯道。

  罗勒知道佩罗斯也极不待见白小升,赶紧一副痛恨之相,“那人就是在北欧走了狗屎运,您放心,他蹦跶不了多久。”

  “但是他跟米卢特洛斯家族的雅米,弗克林家族的娜迦莎走的很近,那可不是一般关系。”

  “呸,靠着女人得来的支持,他也不过如此。只要咱们破坏掉这层关系,不就好了!”

  “那你去吧。”

  “好!”

  话赶话,当罗勒说出一个“好”字,整个人便是一愣。

  佩罗斯端着热茶一边喝一边看着他,目光之中,尽是鼓励。

  罗勒忽然感觉,自己好像是被佩罗斯先生给套路了。

  “佩、佩罗斯先生,您刚才说的,是当真的?”罗勒忍不住有些结巴地问道。

  “我觉得你的提议很好,破坏掉白小升跟两个女人的关系,进而毁掉他与两大家族的联系。这正是我想要的,真没想到你也与我不谋而合。”佩罗斯悠悠道,“最近那白小升风头太盛,这让我很不爽。”

  罗勒咽了咽口水,强笑道,“可是我要直接过去吗,这没有代理董事长……没有白宣语的命令,我不好直接去北欧那边吧。”

  罗勒不想办这差事,想找理由。

  “你是因伤歇息,错过了安排,如果主动去往一线,白宣语该高兴才是。大不了,我去跟他解释。”

  “可我与白小升有仇,我去,白小升会提防我啊。”罗勒换个角度找理由。

  “不会的。”

  佩罗斯直接摇头,意味深长看着罗勒道,“上次,你可是派人要偷袭他,他不也没有任何的报复吗。我觉得,他不会提防你的。”

  罗勒闻言,顿时吃惊的看着佩罗斯。

  他做的那点事,原以为天衣无缝,佩罗斯先生被蒙在鼓里。

  可没想,佩罗斯心知肚明的。

  那他跟白小升当初达成的妥协约定,是不是佩罗斯也早就知道。

  罗勒顿时有种不寒而栗,毛骨悚然的感觉,“上次的事……”

  佩罗斯直接扬手,打断了罗勒说下去,和蔼可亲道,“以前的事,就不提了,还是回归眼下吧。你回去准备一下,然后去趟欧洲。到白小升身边伺机毁掉他跟那俩个女人之间的关系,回来之后,我算你大功一件。”

  听上去,就这么简单。

  可实际,罗勒知道一点都不简单。

  掺和进那个白小升的事,全是麻烦!

  “但是,佩罗斯先生,我,我这人蠢笨,不知道用什么好办法来完成这个任务。”罗勒硬着头皮道。

  说实话,他一百二十个不愿意接受这个任务,总感觉自己一旦答应,一过去可能就面临着倒大霉的风险。

  佩罗斯眼神明显有一丝不悦,沉声道,“你不知道怎么做吗,罗勒先生。”

  罗勒不敢承认,咽了口口水。

  “实在不行,你可以用上一次的办法嘛,趁着白小升跟两个女人见面的时候,安排一伙人去向白小升寻仇,把那俩个女人给牵连进去。如此一来,两个家族会因此怪上白小升。这种事你总会办吧,毕竟你有经验。”

  佩罗斯言语之间,暗暗带着一丝嘲讽。

  “您说真的?”罗勒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如此粗暴,如此没有技术含量的方法,真会是佩罗斯先生的想法,这才让他吃惊。

  “你说呢!”佩罗斯没好气道。

  他只是提一个最最粗浅的方案给这家伙,如果蠢到不会举一反三,那简直不如狗了。

  罗勒居然还敢问!

  罗勒咽了咽口水道,“涉及到那两大家族,那两个女人,不好行事啊,度没有掌握好,就是天大的麻烦。”

  开玩笑,雅米可是米卢特洛斯家族执行董事洛威亚的女儿,娜迦莎呢,那是弗克林家族族长杰洛斯的千金。

  一个不慎就是得罪两大家族的事!

  说实话,罗勒这心里慌得一闭。

  “所以啊,我们不能远程找人去办这件事,需要一个可靠可信之人过去,好好把握尺度。”佩罗斯伸出手臂,重重拍了拍罗勒的肩膀,一脸信任道,“这个人,是你,你去我最放心,换别人的话我不放心。”

  面对佩罗斯先生如此恳切的注视,如此信任的委托,罗勒这心里顿时多出一抹炽热。

  “你去办好这件事,办好之后,我许给你集团股份的万分之一作为辛苦费。”佩罗斯慷慨道。

  今时今日,振北集团的硬资产早就富可敌国,万分之一的股份,也是一笔惊人的财富。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一提钱,罗勒的眼神亮了,透着一抹炽热。

  “您说真的吗?!”罗勒忍不住道。

  硬性|安排跟悬赏做事,显然不一样。

  “在这方面,我何时骗过你们。”佩罗斯拍了拍罗勒肩膀,笑道。

  “那好吧,我去试试。”罗勒说罢,眼见佩罗斯不太满意的样子,赶紧纠正,“我一定去把这件事办好!”

  佩罗斯这才满意一笑,“回去准备一下,尽快成行,我期待你的好消息。”

  这话既是鼓励,也有几分送客的意味在其中。

  “明白!”罗勒重重点头,跟佩罗斯道别后,起身离去。

  走的时候,罗勒的步履稳健了许多。

  佩罗斯眼见他出了自己办公室,腿脚利落,也忍不住叹道,“金钱的力量啊!”

  佩罗斯忽然一皱眉,喃喃道,“这个罗勒,不会真的按我说的去用粗鲁手段吧,那不过是我举得一个小小的例子,最下等的手段而已。”

  随后,佩罗斯摇摇头,自语道,“不会的,他不会这么蠢的。”

  此刻,行如疾风,昂然离去的罗勒,眼眸明亮如炬,口中喃喃,“那白小升很是厉害,很能打,不过有钱我可以雇来全世界的高手,不会像上次那些人那么不中用。这一回,我要看他倒霉,以报我当初伤腿之仇!”

  说到底,罗勒还是把自己腿伤归咎于白小升身上,只不过此前他没有机会,也没有实力,更没有动力去报仇。

  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要堂而皇之的公报私仇!

  想想就开心无比!

  一阵风一样返回集团总部,罗勒只跑去跟温言打了个招呼,就说佩罗斯有安排,差自己去趟北欧,回头李韵元等人问起,要温言帮他来解释。

  温言只冷淡表示,助他一帆风顺。

  罗勒得到回应,匆匆离去,准备出行。

  关上门,温言都忍不住自语道,“佩罗斯怎么派了这货去办这么重要的事。”

  “这种人,才不会顾忌手段,况且他很可能就是一个走卒而已,听令行事。”阮语从旁道。

  温言不由得点了点头,阮语这般说,倒也无错。

  这么重要的事,想来佩罗斯有自己的打算,罗勒很可能只是一个执行者罢了。

  温言不准备插手,觉得自己拭目以待好了。

  至于罗勒说让自己在总部策应,以应对李韵元等人的询问……

  温言觉得罗勒是想多了,他可能是所有副董中,不,是整个总部管理层里最可有可无的存在。

  没人会关心他在哪儿,也没人关心他去了哪儿……

  如此一想,温言忽然感觉有点能够理解佩罗斯的想法跟安排了。

  罗勒那样的人去白小升那边,就连白小升怕是都会轻视懈怠,这不失为一个好的人选。

  显然,温言自己都想多了……

  罗勒定了最早的机票,一路赶往北欧。

  直到登机前,他才发出消息给北欧的里维扬、奥莉茉等人,让他们做好迎接。

  里维扬那些人收到罗勒副董即将到来的消息,也是惊讶不已。

  他们这边如今是红红火火,生意如日中天,跟米卢特洛斯、弗克林两大家族都有合作,按道理不需要又一个副董前来,这怎么又派来一位。

  里维扬等人赶紧把消息告知白小升,便是白小升都是一愣。

  不过随后,白小升也随口表示,让里维扬等人迎接便是。

  罗勒,他也真的没当回事。

  坐了十几个小时,远渡重洋,最终赶早饭点,来到白小升身前的罗勒,再见“故人”,还很热忱,上去就与白小升握手。

  “白副董,我来了!”

看过《继承两万亿》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