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烈日乌云刀 > 第六十八章 好一个孔得基

第六十八章 好一个孔得基

  杜沉非忽然看了看龙锦绣,道:“如果这个人就是茅老妇,那么,这个人的剑法一定很好。”

  龙锦绣道:“的确很好!好得很!只怕这世上,已很少有人比他的剑法更好。”

  又过了很久,龙锦绣接着道:“这狩野的十八护剑,我已领教过这茅老妇与伍聋樵的剑法。这两个人,是我见过用剑的高手中,最为高明的两人。”

  杜沉非问道:“你莫非与这两个人交过手?”

  龙锦绣点了点头,道:“是!我和他们交过手。我想杀了他们,只可惜,我还没有杀死他们。”

  杜沉非点了点头,过了很久,又问道:“却不知这茅老妇假扮成“河东大侠”的儿子封慕阳,千方百计将我们引诱到这地方来,究竟有什么意图?”

  龙锦绣沉默良久,没有回应杜沉非的话,而是忽然问铁成刚道:“茅老妇跟你说,我们是来攻打鹰巢帝府的阎王碥分部,而鹰巢帝府已知道了我们的这次行动,准备将我们一网打尽?”

  铁成刚连连点头,道:“他的确是这么说的。”

  此刻,蒲南窗与刘三楞的剑,依然还架在铁成刚与欧阳丹丹的颈部。

  龙锦绣向这二人挥了挥手,蒲南窗与刘三楞的剑,立刻入鞘,他们的人,又已经到了龙锦绣的身旁。

  龙锦绣又盯着杜沉非,道:“我们并不是来攻打这地方的。”

  杜沉非又颇有些吃惊地问道:“那你们是来干什么的?”

  龙锦绣道:“我们是听说,白旗峰的人正在攻打鹰巢帝府的阎王碥分部,而鹰巢帝府已得到了他们这次行动的情报,准备将白旗峰的人在这个地方一网打尽。”

  杜沉非“哦”了一声,问道:“龙先生,这白旗峰又是个什么单位?”

  龙锦绣没有说这白旗峰是一个什么样的组织,而只是说道:“白旗峰现在的龙头大哥,叫作西北长虹。”

  杜沉非又问道:“龙先生一定认得这西北长虹。”

  龙锦绣点了点头,道:“他曾救过我的性命。”

  杜沉非点头道:“所以,你一听到这个消息,就立刻赶到这个地方来了?”

  龙锦绣又点了点头,道:“是!”

  杜沉非道:“那么,你们来到这个地方,有没有见到白旗峰的人?”

  龙锦绣道:“我是一个人都没有见到。我既没有见到白旗峰的人,也没有见到鹰巢帝府的人。”

  杜沉非长长地“哦”了一声,他忍不住低头看了看龙锦绣身旁的两个死人。

  龙锦绣看到了杜沉非的这个动作,也明白杜沉非的意思,便仰头长叹一声,才道:“只可惜,我们连一个对手都没有看到,便已死了好几个人。”

  杜沉非猜得出这些人的死因,所以他也不必问。

  这时,杜沉非只是说道:“这只因为这些小人之阴谋,实在太过于毒辣阴险。人死不能复生,龙先生也莫要过于悲伤。”

  龙锦绣又是一声长叹。

  这个时候,鱼哄仙忽然问道:“龙先生,却不知,那位来给你们通风报信的人,也就是说白旗峰准备攻打这地方的人,你知不知道是什么人?”

  龙锦绣想了想,他显然已不记得这人的名字,便看了看身旁的蒲南窗,问道:“这个人的名字,叫作什么基来着?”

  蒲南窗立刻说出一个名字,道:“孔得基。”

  杜沉非和段寒炎一听到这个名字,立刻吃惊得张口结舌。

  他们做梦也想不到,还会在江湖上再次听到“孔得基”这个名字。

  因为直到现在为止,无论是杜沉非还是段寒炎,都还清晰地记得这个虽然爱哭但勇于回心向善者那信誓旦旦的誓言。

  过了很久,杜沉非才一遍又一遍地低声道:“孔得基……孔得基……”

  龙锦绣道:“是!这个人说他的名字就叫作孔得基,是从白旗峰来的。”

  杜沉非冷笑道:“好一个孔得基,我可真是做梦也想不到。”

  龙锦绣奇怪地盯着杜沉非,问道:“难道你也认得这个人?”

  杜沉非道:“我认得他,这个人是穷流的人。”

  龙锦绣一听到“穷流”,便皱了皱眉,又问道:“却不知,你是怎么认识他的?”

  杜沉非只得又将如何搭救那些猩猩、如何遇到孔得基的事,又大体述说了一番。

  龙锦绣听了,又在沉吟。

  这个时候,鱼哄仙道:“既然哄骗龙先生到这里来的人,是穷流的孔得基,而把我们引诱到这里来的,又是狩野的茅老妇。那我觉得,一定是这穷流与狩野联手设的一个圈套。”

  段寒炎立刻道:“对!一定是我们都曾得罪过他们,于是,穷流便和狩野联手,便想出这样一个圈套,将我们全都引到这坟墓中来,准备一网打尽。”

  鱼哄仙点了点头。

  段寒炎想了想,又接着道:“也许,他们还有一个目的。”

  鱼哄仙问道:“他们还有什么目的?”

  段寒炎道:“他们的这个目的,就是为了钱。”

  鱼哄仙听了,沉吟良久,才“啪”地拍了下手,连连点头,道:“一定是!大哥,你看,在沙船帮那偏僻的据点内,这什么鬼茅老妇千方百计说服我们,提前从那地方出来,又叫我们将银两全都换成支票,搞得我们是神不知鬼不觉地一步步进入了他的圈套。”

  一说到这里,鱼哄仙又“嗖”地站起来,道:“卧槽!这王八蛋,简直是诡计多端,阴险到家了,就连我都自叹不如。”

  杜沉非听了,皱眉道:“这个人,的确厉害得很。你们看,叫我们去老爷庙打劫鹰巢帝府的,也是他。熊大哥夫妇,也只不过是他利用的一枚棋子罢了。”

  鱼哄仙想了想,道:“正是,这王八蛋先是利用熊胖子与我们的关系,轻松获得你我的信任。然后又装出一副相当正义的样子,说要去救那八百弱女幼童。其实,他只不过是要利用我们,得到哈德鲁这笔银子。”

  段寒炎也道:“然后,这茅老妇又叫我们将银子换成支票,再通过这两位记者,将我们骗到这坟墓中来。只等我们一死,他就可以从从容容进来,拿走这张价值十几万两银子的支票。”

  鱼哄仙笑道:“他们是不但可以拿走这张支票,还可以拿着我们兄弟与龙先生几人的人头,在狩野这个组织得到一大笔赏金。真可谓是一条完美到天衣无缝的好计。”

  杜沉非听了二人之言,叹道:“果然称得上是一条一举多得的好计。他的这一波操作,至少也值三个卧槽!”

  鱼哄仙笑道:“我看还不止,起码也值八个。”

  杜沉非道:“好!八个就八个!”

  这个时候,龙锦绣忽然道:“能与茅老妇联手,看来孔得基也是一个相当厉害的角色。”

  杜沉非点了点头,道:“这个人,翻脸如同翻书,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要哭就哭,想笑就笑,装模作样,演技一流,的确厉害之极。”

  这时,段寒炎道:“只是搞不清,这两个人,究竟是怎么走到一块去的?”

  没有人知道这两个人是如何走到一起的。

  于是,鱼哄仙随随便便地说道:“很有可能,这茅老妇还是孔得基请来的。”

  段寒炎道:“如果说茅老妇真是孔得基请来的,那么,这个圈套,说不定还是这孔得基想出来的。”

  杜沉非也随随便便地说道:“很有这个可能。”

  鱼哄仙道:“看来,这孔得基,也是一个相当可怕的人。我们若还能从这里走出去,就一定要多多提防着他。”

  现在,他们提出的这些看法,也仅仅是靠猜测,因为他们压根就不明白,孔得基究竟是如何与茅老妇走到一起的。

  他们并不知道谢尔盖这个人。甚至,他们从出生到现在,都还从来没有听到过这个人的名字。

  他们也不知道,在他们刚进入王音歌馆,孔得基也就来到了王音歌馆。

  他们更不知道,孔得基与谢尔盖的密谈。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m.

  推荐都市大神老施新书:

看过《烈日乌云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