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百零三章 戮尸针

第一百零三章 戮尸针

  <!-->热门推荐:

  贺隐大怒,正要追击,突然肩膀上剧痛传来,秦牧利用剑鞘召回少保剑,那一击威力虽然不强,但是少保剑太锋利,还是将他的肩胛骨刺穿,让他肩头破了一个大洞!

  贺隐忍住伤痛,取出大大小小的玉瓶,先涂上止血的伤药,然后涂上治疗断骨再生的伤药,再涂上生肌的伤药,只是剧痛传来,难以忍受。说!”

  贺隐将少保剑和那古怪的剑鞘说了一番,乔师叔心头大震,失声道:“这是朝廷一品大员的佩剑,天底下一等一的宝物!我尸仙教也没有这么厉害的宝物!此等重宝,怎么会出现在这个少年身上?难道他是朝廷中某个一品大员的子嗣?”

  他目光闪动,笑道:“这口剑了不得,正是天要我教大兴,送上一品佩剑!我去将这口剑夺回来!”说罢,闪身而去。

  贺隐皱眉,心道:“一品大员的佩剑?这是象征朝廷身份地位的宝物,一品大员怎么会将朝廷佩剑交给自己的子嗣?乔师叔考虑得有些不周……这件事还是赶快回禀掌教!”

  他连忙向堤江县城赶去。

  乔师叔循着秦牧和尸仙教弟子留下的足迹追寻而去,突然,他微微皱眉,见到了第一具尸体,尸仙教弟子的尸体。

  这个尸仙教弟子的咽喉有一线血迹,除此之外别无他伤,旁边也没有血迹,从伤口来看应该是被剑尖抹在咽喉处,割破了咽喉的两大血管。

  而从出剑的角度来看,这个尸仙教弟子应该是脚踏黄表纸飞行,被人从背后偷袭,还未反应过来便被宝剑抹过咽喉。

  不过奇怪的是,附近没有血迹。

  乔师叔皱眉,这只能说明这个弟子不是死在这里,而是在空中飞行了一段时间,才被丢下来。

  他的血,在空中就已经流光。

  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杀他的那个少年是站在他的身后!

  这个弟子应该是脚踩黄表纸向前赶路,寻找秦牧的踪迹,而那个少年则是悄然无息的出现在他的身后,一剑抹了他的脖子,然后身体贴在他的后面,操控着他的剑匣,剑匣中不断有黄表纸飞出,向前铺去。

  这个少年同时控制着尸仙教弟子的尸体不断向前走,让其看起来如同活着一般,跟上其他尸仙教弟子。

  “这是控尸之术!”

  乔师叔脸色微变:“这个少年也懂得控尸!我教弟子危险了!不过话说回来,延康朝廷中好像没有精通控尸的一品大员,这个少年是何来历?从哪里学来的控尸法门?”

  现在是深夜,即将三更天,尽管还有月光,但是看不太清也看不太远。

  乔师叔能够想象出来,秦牧必然是趁着夜色,控制着尸仙教弟子的尸体,他接近其他尸仙教弟子时,对方必然难有防备,等到能够看清时,只怕已经来不及躲避他的剑!

  天底下的控尸之法除了尸仙教,还有其他邪教魔教也有,只是大家的法术各有不同。

  尸仙教在控尸养尸之道上可以说是个中翘楚,只是名声不太好听。

  而从秦牧的控尸法门来看,只怕也极为了不起。能够在杀死尸仙教弟子之后控制对方尸体,让其依旧如同还活着一般,令其他尸仙教弟子看不出任何破绽,这种控尸术极为少见。

  “有些像是天魔教的控尸**……”

  乔师叔继续向前追去,没过多久便看到了第二具尸体,然后是第三具尸体,第四具尸体……

  他的眼角跳了跳,见到了第七具尸体,这具尸体没有人皮,人皮被扒了去,但是却没有血迹,尽管被扒皮,却没有一丝血流出。

  乔师叔脸色大变,吐出一口浊气:“造化天魔功!这个少年,是天魔教的弟子!”

  尸体已经认不出是谁,也就是说,秦牧现在可能会是追击的弟子中的任何一人!

  乔师叔眼中闪过一道凶光,继续追击,没过多久他遇到了几个尸仙教的弟子,这几人围成一团,谨慎的盯着四周没见到他到来,几人都是松了口气。

  其中一个弟子叫道:“乔师叔……”

  乔师叔屈指连弹,一道道细如牛毫的细针飞出,闪电般射入这几个弟子的眉心!

  这几人目光顿时呆滞,魂魄飞速消解,口吐白沫。

  这针乃是乔师叔的灵兵,叫做戮尸针,只要中针,便会魂魄消融,变成有躯壳无灵魂的行尸走肉,大罗神仙也救不得!

  一个女弟子吃吃道:“乔师叔,为什么……”

  乔师叔飞速游走,检查这几个尸仙教弟子的身体,微微皱眉。

  他没有发现秦牧!

  倘若秦牧拥天魔教的造化天魔功剥皮,化作尸仙教弟子的模样,皮肤应该有一道红线,而这几个弟子身上都没有红线!

  这说明秦牧不在其中!

  “糟糕,中计了!杀错人了。”

  乔师叔眼角跳了跳,看了看这几个尸仙教弟子,默默盘算:“倘若留着他们的尸体,只怕会被掌教和其他几个老鬼察觉,还是毁尸灭迹比较稳妥。”

  他指甲弹了弹,藏在指甲中的粉末飞出,落在这几人身上,这几个尸仙教弟子顿时血肉消融,连骨头以及身上的衣物都被化去,变成了一滩滩脓水。

  乔师叔舒了口气,眯着眼睛四下打量,没有发现秦牧的踪迹,突然身体摇了摇,哗啦啦无数红点从他的道袍下流出,却是成千上万只尸蟞。

  这些尸蟞振翅便走,四面八方飞去。月亮西落,东方泛白,红色的尸蟞群飞在空中,像是太阳升起前游荡在野外的萤火虫。

  “一品大员的佩剑,拿来做镇教之宝也足够了。”

  乔师叔抬头,看了看东方的朝霞,喃喃道:“掌教一直坐在这个位子上,也该挪一挪屁股了……”

  大墟,残老村。

  “牧儿,该起床吃饭了,怎么还在睡?”

  司婆婆刚刚说完这话,不由呆了呆,秦牧离开了几天时间,这几天里她每次做饭都要多做一份儿,然后呼唤秦牧过来吃饭,每次都会忘记秦牧已经离开村子。

  司婆婆叹了口气,独自默默的吃完早饭,将锅碗丢在一边,也不刷洗,坐在桌边默默出神。

  突然,小老太婆起身,踮着脚走入房间,收拾了一番,挎着篮子踮着小脚走出房子,向村外走去。

  村口,药师和村长还在喝茶,悠然自得。

  司婆婆对两人视而不见,挎着篮子向外走。

  “司老太婆,想离开村子也不说一声吗?”村长悠悠道。8)

  </br>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