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二百一十章 认栽

第二百一十章 认栽

  秦牧为马爷接回手臂,又为瘸子接回腿脚,将两位老者放在药鼎里,烧了满满一鼎药汤,熬煮两人,命狐灵儿在鼎边添火。

  他走出房间,只见外面天色已晚,秦牧来到院外,却见士子居中空无一人,应该都跑出去避难去了,只剩下都天魔王还站在士子居的巷子里,动弹不得。

  秦牧上前,掀开神像的肚子,神像的肚子里有数以百计的精巧齿轮,秦牧伸出手,将肚子里的齿轮拨弄两下,都天魔王顿时感觉到腿脚能够动弹,连忙撒腿便跑,跑了几步,体内又传来咔嚓咔嚓的声响,所有关节再次被锁死。

  “龙大,你把他拖回院子里。”秦牧向门口处的龙麒麟道。

  龙麒麟摇了摇尾巴,大腹便便的走上前来,咬住都天魔王一条腿,将这尊魔王拖倒,叮叮当当的拖回秦牧的院子里,扔在墙角。

  “你娘蛋的,有种大战三百回合!”

  都天魔王骂咧咧道:“你将我锁住算什么英雄好汉?”

  秦牧充耳不闻,安安静静的调配着灵药,那神像身上突然泛出雷光,试图飞出神像,不过随即神像表面浮现出各种符文印记,符文印记变得明亮,将那雷光困在神像中。

  都天魔王破口大骂,神像表面被烙印着楼兰黄金宫的封印符文,是秦牧从楼兰黄金宫宝库的符宝上学到的符文印记,被他在炼制神像时,悄悄的印在了神像上。

  秦牧也担心他入主神像后还能逃出来,所以又添加了这种符文封印。

  秦牧配好药,转头向墙角里的都天魔王认认真真道:“你将你所知的所有幽都语言传给我,我便将你放出来。”

  “我信你的鬼了!”

  都天魔王怒道:“你休想我再次上当!”

  秦牧一脸忠厚,诚诚恳恳道:“我们可以签订土伯之约,这样你便可以放心了。”

  “放心你大爷!”

  “哎哎,你这魔王怎么骂人呢?”

  “爱你大爷!你休想再让我信你一个字,信你一个字,我就是你龟孙!”

  ……

  瘸子和马爷舒舒服服的躺在大鼎里,鼎中药汤咕嘟咕嘟的冒着水泡,啪啪的炸开。

  “小狐狸,再添把火。”

  瘸子眯着眼睛,看着自己的大金链子从水里飘了起来,回头瞥了还在骂咧咧的都天魔王一眼,笑道:“牧儿这小家伙,真的长大了,我原本以为还需要你和我动手,才能除掉这劳什子魔王,没想到他自己就搞定了。我现在有些担心了,不担心他,担心那些与他作对的人。话说这小子跟谁学的这么坏,这么损?”

  马爷盯着瘸子。

  他脖子上的大金链子也从水里飘了起来,金漆快被煮掉了。

  瘸子纳闷道:“村子里都是好人,这小子跟谁学的这么奸诈?难道是出村后便学坏了?”

  马爷继续盯着他。

  瘸子笑道:“你看我做什么?我脸上有花吗?你盯得我发毛了。马爷,你以前是不是做过捕快?你看过的时候,我心里总是发毛。”

  马爷转过头去,淡然道:“我曾在都护府做过几十年的捕快,后来到大理寺任职。破了一场大案之后,名动天下,于是大雷音寺寻到了我,这才没有继续做下去。”

  “难怪,你看得我毛毛的。大雷音寺的和尚真是多事,你都还俗了,还来找你。”

  两人被煮了一宿,期间秦牧又换了次药,待到天色大亮,马爷和瘸子起身,梳洗整齐,秦牧已经做好了早饭,一家人坐着安安稳稳的吃了顿饭。狐灵儿跑去帮秦牧洗碗,瘸子起身笑道:“牧儿,我和老马爷不在你这里住了,我们走啦。”

  秦牧连忙烘干手上的水,道:“我送两位爷爷。”

  马爷摆手道:“不必了。看到你过得很好,我和瘸子也都安心了。我们老了,你已经能保护自己了。”

  瘸子依旧拄着拐杖,看他一眼,笑道:“老马爷又伤感了。也罢,你过来送送我们。你若是不送我们,他能难过两三天。”

  秦牧跟上他们,一路送他们下山,道:“马爷,瘸爷爷,你们的手臂和腿脚刚刚接好,还不能太用力,须得调养一两年,而且手和腿脚也要经常练练,免得留下后患。”

  马爷点头。

  瘸子唏嘘道:“二三十年习惯了一条腿,被砍掉的那条腿猛然又长回来,还怪不习惯的。”

  马爷深有同感:“残废了半辈子,手又回来了,总觉得用不着这只手。”

  秦牧将他们送到山门前,瘸子笑道:“回去吧,不要送了。”

  马爷挥手道:“记得回家过年。”

  “一定回去!”

  秦牧郑重点头,目送两人离去。

  马爷与瘸子走出京城,瘸子感慨道:“当年我们捡来的小娃娃,真的长大了。当初我们还差点把他送人了。”

  马爷点头:“差点。幸好你把他偷了回来。”

  “这小家伙,已经被我们教导的没有那么容易吃亏上当了,我总担心他在外面吃亏,现在可以放心回村了……”

  瘸子说到这里,突然停下脚步,马爷也停下脚步,两位老者看向前方的涂江。只见涂江的江面上一位中年男子站在江心,脚下波涛汹涌,他却纹丝不动。

  “国师,伤好了?”瘸子眉头挑了挑,笑问道。

  延康国师颔首:“我的伤好了,两位的伤呢?”

  马爷活动一下臂膀,沉声道:“勉强可以一战。”

  瘸子抖了抖腿,叹道:“牧儿说还不可以太用力,不过要打的话,我用一条腿也可以。国师倒也沉得住气,当日听到我们在房中,明知道我偷了你家的东西,却还是选择退走,隐忍到现在,着实不易。”

  延康国师淡然道:“我那日伤势未愈,所以不得不退让。两位都是前辈高人,并不是恶人,尽管偷盗东西也只是为了赈灾。我并不想与两位动手,只要两位将帝碟交出来,我任由两位离去,不伤和气。”

  “帝碟?”

  瘸子与马爷对视一眼,笑道:“帝碟这玩意儿,我研究了二十多年也没有研究出什么奥妙来,给你也无妨,不过那玩意儿已经被我送人啦。”

  “送人了?”

  延康国师头顶突然浮现出群星,璀璨星河,群星动摇,显然内心并不平静:“送给何人了?”

  “你们延康国的中散大夫。”

  瘸子嘿嘿一笑,与马爷并肩离去。

  “中散大夫?”

  延康国师怔了怔,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并没有动手,轻声道:“帝碟被送给了他?他竟然敢接?是打算造反吗?这帝碟,是神赐给开国皇帝之物,象征着皇权,而且据说还藏有一个秘密……要不要找他讨回来?”

  他站在江心,沉吟半晌,摇了摇头,转身离去:“皇权,不是靠一块帝碟便能决定的。皇权,靠的是民心向背,与帝碟无关。”

  士子居中,秦牧把药汤倒了,清洗药鼎和药炉,洗刷几遍不留下半点污渍,这才放在太阳底下晒。

  狐灵儿也帮忙打扫,看到桌子上有一块玉环,惊讶道:“公子,那两位老爷丢东西了!”

  秦牧凑过头来看了一眼,玉环上的一些文字在不断的流动变化,很是眼熟,道:“这是……瘸爷爷的帝碟。多半是瘸爷爷落在这里的,我和村长去大墟黑暗中时,瘸爷爷将这块帝碟戴在我的脖子上,不过没有派上用场。瘸爷爷将帝碟丢在这里做什么?他一向是走一路捡一路东西的,从未丢过东西……”

  他摇了摇头,将帝碟与自己的玉佩拴在一起,心道:“等回村之后再还给他。”然后又将都天魔王拖了出来,打开神像肚子,摆弄了两下,把齿轮运转的轨迹更改了一下,道:“魔王,你现在可以动了。”

  都天魔王冷笑道:“你戏耍我,我才不动。小兔崽子,待我真身降临,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狐灵儿人立起来,两只爪子叉腰:“我家公子现在便有一百种手段让你生不如死!”

  秦牧意味深长道:“灵儿,说少了,一百种怎么够?”

  都天魔王呵呵笑道:“小鬼,你尽管施展手段,我若是怕了,便有负这几万年的修行。”

  秦牧劝道:“何必呢?大家都是魔道的同道,我也是魔道的,你将你所知的幽都语言教给我,我放你走,岂不是两全其美?”

  “呸!”都天魔王叱道。

  秦牧冷笑道:“我把你送到青阳殿,让法庆禅师每天对着你念佛经,法庆禅师最喜欢感化魔头,肯定会乐此不彼。”

  都天魔王冷笑:“呵呵,我乃魔头成神,凭他也想感化我?你说的那个法庆禅师,让他尽管来,看看他感化我,还是我将他变成魔头!”

  秦牧迟疑,都天魔王的魔性深重,法庆禅师来度化他,多半会被他度化,变成魔头。

  “公子,他怎么没有把我们变成魔头?”狐灵儿纳闷道。

  都天魔王气急败坏,喝道:“狐狸小魔头,你们还用得着我来把你们变成魔头吗?你们本来便是魔头!这次我认栽了,给我个痛快的!”

  秦牧摇头,轻声慢语道:“我不是那种人。灵儿,以后让他跟着你,我教你怎么操控这里的机关。”

  ————第三更了,兄弟们,有票票的捧个票场~~

  :。: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