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八百九十一章 死得了,算我输

第八百九十一章 死得了,算我输

  瘸子把秦牧放在烟儿背上,不住的催促这头龙雀飞得再快一些。

  燕泣翎是古神天帝的弟子,即便遇到盘查也可以顺利通行,没有阻碍。

  烟儿载着他们全力向延康飞去,龙麒麟细细检查秦牧的伤势,摇头道:“教主的皮外伤都无大碍,他的霸体三丹功很强,内藏造化,肉身的伤势都可以治愈,瘸老爷无需担心。”

  瘸子冷冷道:“你还懂得医术了?”

  龙麒麟连忙摇头,小心翼翼道:“我不懂。不过上次教主上次在大黑宫与天庭来的御天尊一战,也是受了极重的伤,伤到了神魂本源,他在月宫中睡了一觉基本上就痊愈了。上皇剑神知道这件事,瘸老爷不信的话,可以问上皇剑神。”

  瘸子将信将疑,看了看熟睡中的秦牧,却见秦牧不再吐血,微弱的气息也在渐渐的变得悠长。

  他可以看到秦牧的眼皮下,眼珠子在动,应该是在做梦。

  龙麒麟道:“教主与上皇剑神谈话的时候,我趴在后面假寐,因此知道一些事情。上皇剑神说樵夫圣人在他受伤昏睡时查看,发现教主入梦的时候有佛法运转,教主后来说可能是大梵天王佛的无量劫经。”

  瘸子细细查看秦牧,怒道:“哪里有佛法?我怎么看不出来?”

  龙麒麟为难道:“大梵天王佛的帝座真经,很厉害的,可能瘸老爷比不上樵夫圣人,这才看不出来。”

  瘸子大怒,突然剧烈咳嗽,咳出血来。

  龙麒麟连忙道:“瘸老爷,你跑得速度太快,奔行了几日不曾休息,伤到了魂魄和肺腑,魂魄我不懂的治疗,但是肉身的伤势,只要服用点龙涎便可以。龙涎我这里多得是……”

  “老子不喝你的口水!老子的造化功已经很强了,不用你的口水也能痊愈!”

  瘸子骂骂咧咧,目光又落在秦牧身上,只见熟睡中的秦牧眉心处有一个眼眶状的伤口,然而里面没有了眼睛,只剩下干瘪的眼皮。

  瘸子越看越是心疼,想要抚平他的额头,却怎么也无法抚平。

  就在此时,秦牧眉心中有血肉滋生,慢慢的将那个眼眶填满,眼帘也自愈合,结为一体。

  他的额头像是被蚊虫叮咬肿起了一个小疙瘩。

  瘸子摸了摸这个小疙瘩,里面有些硬,不知道是肉球还是眼珠。

  燕泣翎也在细细检查秦牧的伤势,面色古怪,道:“的确有佛法在他体内运转。”

  瘸子气道:“你也看出来了?”

  燕泣翎道:“我对佛法有所研究。佛法是唯一没有被道祖用术数解构的后天之道,因此我曾经去佛界求学一段时间,试图参悟其中奥妙。”

  瘸子面色缓和,他原本从来都是挂着笑脸见人,然而因为秦牧受伤,他常年挂在脸上的笑容不翼而飞,对谁都没有好脸色。

  “然而古怪的是……”

  燕泣翎继续检查秦牧的伤势,面色愈发古怪:“他没有魂魄!他的元神散了,只剩下了灵胎。奇怪,他这样子,明明应该魂飞魄散,不知为何却依旧未死。”

  瘸子看着秦牧,只见秦牧的气息越来越平稳,他慢慢也放下心来。

  他老眼中带着些许温柔,眼角开笑,道:“只要活着就好。既然是在好转,佛法起了作用,那么先不去延康寻药师,寻到他也没有什么用,他也不懂佛法。咱们去大雷音寺,马爷一定懂得。”

  他们折向须弥山。

  元界破封,完整的须弥山重现世间,二十座佛界诸天依山而建,一层一层盘旋上升,让这座神山愈发壮阔。

  须弥山处在元界的部分便是大雷音寺,其他二十诸天在元界之外,这里因为是大梵天王佛的地界,因此无人敢犯,数以百万计的延康人躲在这里,等待劫难过去。

  “这是无量劫经,秦教主性命无碍。”

  大雷音寺中,马如来唤来魔猿战空和明心和尚,检查正在昏睡中的秦牧,只有他们二人学过大梵天王佛的帝座真经。

  明心和尚道:“只是秦教主无魂无魄,只有灵胎,这种事情我见识的少。战空师兄,你佛法精深,你看他现在的状态是……”

  魔猿道:“善。”

  马如来皱眉,道:“徒儿,善字,如何解?”

  明心和尚道:“老师,师兄是说逢凶化吉为善,没有性命之忧。”

  马如来还是有些不太放心,道:“大梵天王佛居于大梵天上,我送牧儿上去,求见大梵天。他神通广大,一定有解决之道。”

  瘸子点头,正要答应下来,却见魔猿附身,在秦牧耳边说了一个字,声音很轻,然而却秦牧悠悠醒来,张开眼睛。

  魔猿双手合十,笑道:“善。”

  明心和尚叹道:“师兄有大智慧。”

  秦牧气色还是不太好,挣扎起身,向马如来见礼,道:“我梦中依旧清醒,听到了马爷的话。我的伤势我很清楚,无需去见老佛了。老佛已经传功与我,见与不见都是同样结果。我要回延康去。”

  他又向魔猿和明心见礼,魔猿和明心还礼。

  “牧儿真的要回延康?”

  马如来突然脱去袈裟,摘下念珠,笑道:“当年我答应恩师,代他传法,让大雷音寺不灭。而今在佛法上,战空和明心都已经超出我良多,我已经做到了传法传灯,该是回归本我了。从今日起,我还是原来的马爷,马神捕。明心,你来为你师兄披上袈裟,带上念珠。”

  魔猿叩拜,明心将袈裟展开,披在他的身上,念珠挂在他的脖子上。

  马爷笑道:“明心见性,斗战心猿。明心,你助他降服心猿,战空,而今你便是如来。两位大和尚,你们留步吧,我们的佛缘尽了。”

  魔猿起身,合十道:“送施主。”

  马爷还礼,跟上瘸子、秦牧等人,下山而去。

  延康京城。

  从各地护送来的延康民众越来越多,甚至还有赤明余族,京城附近一个个营寨中挤满了人,延康的两百余位神祇紧张的守护这些延康子民。

  然而人太多了,粮食供给便是一个巨大的难题。

  各大学院学宫的士子中有精通造化之术的,便开辟良田,以造化之道让农作物快速生长,收割打磨粮食。

  然而良田的土地只能坚持三四茬粮食,肥力便会耗尽变成劣田,他们只得不断开垦新的农田。

  外面兵荒马乱,天庭的神魔神出鬼没,在外面开垦田地,很容易便会葬送性命,因此死了不少士子。

  京城内外,一片人心惶惶,愁云惨淡。

  这一日,天空中驶来一艘艘天庭的楼船战舰,无数金光灿灿的神人威武庄严,立在船上,神兵铮亮,神威盖世,压得延康子民喘不过气来。

  天庭的神魔大军虽然前来,但是却没有出击,而是约束散落在各地的天庭神魔,让他们不再向延康的民众出手,纪律很是严明。

  京城内外,又有许多百姓向这些高高在上的神祇焚香叩拜,祈祷平安。

  “人在苦难之际,劣性便会重生。”

  延康国师站在城头,仰望天庭的大军,又看向下方数不清正在向天庭大军叩拜祈祷的百姓,露出苦笑之色,道:“陛下,我们这一世只怕是永远不能改变这一切了。”

  延丰帝站在他的身后,艰难的喘了口气,声音沙哑道:“自古以来各代革命变法,无不流血,赤明二朝,赤皇明皇尸骨无存,上皇各代,难有善终,开皇覆灭,三十三诸天天庭毁于一旦,一代雄主隐忍无忧乡。延康变法阻力更大,倘若需要流血……”

  延康国师笑道:“自你我而始。”

  延丰帝哈哈大笑,突然叹了口气:“我只是担心,你我死了之后没有继承者。世人多有愚民,神想让民众愚蠢,不敢反抗,不敢改变,愚民也会自甘愚蠢,不想反抗,不想改变。国师你看,我们变法至今,还有跪拜神魔之人。变法最大的阻力,有时候就是来自这些人啊。”

  延康国师黯然神伤:“为这些人送命,值吗?”

  “值!”

  延丰帝大声道:“破庙中神,破心中神,有些人会犹豫,但还有那些没有跪下来的人!”

  他的眼睛越来越明亮,笑道:“他们站起来之后,有些人还会再次跪下,但也有些人永远也不会跪下。你我就算是成为这次改革变法的祭品,也还会有人沿着我们的道路继续走下去,直到改变这个世界!这,值了!”

  天空中,一尊伟岸的神祇飞来,来到延康京城的上空。

  他是如此庞大,以至于扭曲了空间,让天庭的楼船战舰环绕在他的四周,仿佛星星环绕太阳。

  那是东天青帝。

  他高耸入云天,面目与天齐,白云成为他腰身间的点缀。

  这尊正气凛然光芒万道的神祇,有着无以伦比的力量和威能,下方的延康京城和亿万百姓仿佛弹指可灭。

  一个神官飞至东天青帝的手掌心里,跪拜下来,恭恭敬敬的叩首,然后请来一卷圣旨,又再度叩拜,高举圣旨过头,躬着身子向后飞去。

  “朕这里从来没有这种规矩。”

  延丰帝笑道:“天庭的规矩太森严了。”

  延康国师笑道:“陛下忘了,朝中的清流弹劾我和秦教主的时候,磕头如蒜,头都被磕出血了。”

  延丰帝脸色一黑,悻悻道:“朕要杀你的头。先给你记着。”

  “陛下是没机会了。”延康国师微笑道,他看到城中的妻女,心中一痛,随即转过身来面不改色。

  “延康罪民,接旨!”

  那神官手捧旨意,声音如雷,响彻云霄。

  话音一落,数不清的民众跪了下来,还有些神通者也跪了下来。延丰帝和延康国师心中又是一痛,但看到还有很多人不曾跪拜,心情又是舒展起来。

  那神官瞥他二人一眼,冷笑一声,展开圣旨,诵读道:“奉天承运,延康土著不思天恩,逆天而行,变法以扰乱天道,以致天怒人怨,民不聊生。然则上天有好生之德,陛下旨意,只诛首恶,不究余众。天意如此:

  “一,收延康各学府学院学宫变法典籍,当众焚毁,后世不得变法;

  “二,延康恢复祖制,留皇帝之位,宗派治国,各门各派礼敬诸神,民间礼敬诸神,祈福诸神;

  “三,延康铸币权上交天庭,天庭铸币,于民间流通,延康国不得与民争利;

  “四,延康不得铸造重型神器,但凡有铸造者,诛九族;

  “五,延康依循祖法,不得擅改神通,擅改道法;

  “六,延康皇帝年年岁岁,举行大祭,叩谢天恩;

  “七,延康民众,家中但有奇淫技巧之物,悉数毁掉,不得私藏;

  “八,延丰帝、延康国师,乱法妖言,祸乱天下,立即押上斩神台,斩肉身元神,以儆效尤!钦此——”

  延康京城内外,一片哗然,不知多少神通者和延康的神魔露出屈辱之色,愤懑难平,恨不得立刻杀上天去。

  延丰帝哈哈大笑,躬身道:“罪臣接旨!”

  延康国师传令下去,任何人不得妄动。

  几艘天庭楼船飞来,拉来一座斩神台,台上血光冲天,两道血刀纠缠不休。

  那神官道:“请二位上斩神台上走一遭罢。”

  延康京城内外一片安静,数不清的目光怔怔的看向空中的斩神台。

  “杀头便杀头罢。”

  突然,一个笑声打破这片安静,激愤的民众和神通者循声看去,却见秦牧面色苍白,似有重病在身,站在龙麒麟的额头上出现在天庭楼船舰队的后方。

  龙麒麟脚踏火云,迈开脚步不紧不慢的走入舰队之中,然后侧头看了看那尊高高在上的东天青帝的面孔。

  “斩神台好吓人。”

  秦牧看向那座斩神台,噗嗤笑出声来:“说的好像他们死了,魂飞魄散之后,老子不能复活他们一样。”

  他没有去看东天青帝,向延康国师和延丰帝挥了挥手,病怏怏道:“国师,皇帝,你们尽管赴死,死得了,算我输。”

  他的身后,东天青帝抬手,制止那些正欲动怒杀人的天庭神魔,淡然道:“这是牧天尊,给他个面子。”

  ————迟了几分钟,但好歹是四千字的大章!

  :。: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