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少年教主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少年教主

  秦牧心中也有同样的疑虑,西帝身为战争古神不可能这么单纯,不过对他来说,西帝是否单纯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必须要保住西帝的性命,也必须要让西极天的天工前往延康。

  延康的工匠很多,但是能够称得上天工的神匠目前还不多,新一代还在培养之中,因此需要西极天最顶级的天工前去指导栽培。

  秦牧虽然与帝释天王佛的关系很好,但是帝释天王佛毕竟是开皇的战争天王,而且被情所困,至今不知下落。

  经历延康劫之后,秦牧便知道帝释天王佛是指望不上的,栽培延康本土的人才是最为明智的。

  当年开皇时代早期,开皇身边聚集了一大批随着他闯天下的人,名不见经传,后来这些人成为了他的四大天王四大天师,名震天下,而上皇时代名动天下的人物却没有在开皇时代担任要务,也没有任何建树。

  这可以作为延康的参照。

  秦牧与西帝商议好派出多少天工前往延康,目送这些天工带着洪炉和神兵走入灵能对迁桥,这才放下心来。

  剩下的天工则在修整天龙宝辇,宝辇极为复杂,前往延康的天工都是技业最好的天工,剩下的天工本事不如她们,秦牧只得自己亲自上阵。

  西帝打下手,为他帮忙,笑道:“作为天尊,竟然也懂这些东西?”

  秦牧抹去额头的汗水,道:“我本来便是一个放牛的铁匠,做这些事情是我的老本行。”

  西帝好奇道:“放牛的铁匠?你还会什么?”

  秦牧想了想,道:“会画画的药师,耍刀弄剑的算命先生,佛法高深的小偷,嗯,我还是一个会打家具的裁缝。”

  西帝忍俊不禁:“你这个天尊,土里土气的。哪像是其他天尊,一个个高高在上,说话也好听。”

  秦牧专心致志的修缮宝辇,道:“我与他们不一样,他们生来高贵,我则是泥腿子出身。”

  等到宝辇修好,已经是两天之后的事情了。

  “西帝陛下,我须得尽快赶往南极天去见南帝,便不在这里久留了。”

  秦牧告辞,道:“天庭十天尊表面纷争,实则是为了算计你们,我须得去南极天看看南帝的安危。”

  西帝没有挽留,殷切道:“到了南极天之后,给我报声平安。”

  秦牧称是,阆涴神王已经登上宝辇,西帝前来相送,瞥了瞥宝辇中的女神王,低声道:“天尊,她真的是造物主中的神王吗?”

  秦牧犹豫再三,道:“我与她见过土伯。”

  西帝想了想,道:“既然土伯知道她的身份,我便无话可说了,土伯比我们四帝机灵多了,他一辈子只在天帝手中吃过大亏。不过我还是想提醒天尊,你不了解太古,我却了解那个时代,并且深感恐惧。造物主,是太古时代的支配者,即便是古神也被他们所支配所奴役。”

  “古神也被造物主支配奴役?”

  秦牧心中凛然,看向车中美丽无双的女子姣好的面容,过了片刻这才收回目光,道:“陛下,留步。”

  他登上宝辇,龙麒麟化作人身驾驭宝辇,烟儿站在旁边,龙麒麟叱咤一声,天龙腾空而起,向天垒城后的灵能对迁桥飞去。

  阆涴神王目光幽幽,看向窗外,道:“西帝告诉你的事情,你信吗?”

  秦牧目光落在她的脸庞上,面色平静道:“姐姐认为我该信吗?”

  阆涴神王沉默不答。

  “我信。”

  秦牧正色道:“单个造物主并不强,但是成年造物主超过了万人的时候,他们的祭祀之力便可以与凌霄境界甚至帝座境界的强者抗衡。造物主多达十万年人的时候,他们的祭祀之力便更加强大了,倘若百万人、千万人甚至上亿人同时祭祀,奴役古神,支配古神,并不在话下。因此西帝并未撒谎。”

  阆涴神王收回目光,道:“你对造物主一族也感觉到了恐惧?”

  秦牧摇头,悠然道:“我就是造物主,我又何必恐惧?”

  阆涴神王认认真真看着他,道:“太帝也是造物主,他也对造物主感觉到恐惧,甚至不惜毁掉造物主一族。”

  “但是我并非太帝。”

  秦牧转移目光,看向窗外越来越近的灵能对迁桥,轻声道:“造物主支配宇宙洪荒的时代已经过去了,而今的造物主只不过是一群无家可归的可怜虫,姐姐,你也是这些可怜虫中的一个。你们只有融入到当今的时代中,才有活路,包括你也是如此。”

  天龙宝辇的速度渐渐放慢,驶向灵能对迁桥。

  “造物主的祖庭我已经寻到了,目前还需要确定详细位置,而且也需要了解具体是什么封印。”

  秦牧收回目光,与阆涴神王对视,道:“我答应你的,绝不会反悔,我会让造物主一族离开彼岸世界,回归这片天地。”

  阆涴神王思索片刻,道:“你不怕造物主一族重回支配者的地位?”

  “不怕。”

  秦牧向后靠去,道:“你们已经回不去了,就算寻到祖庭,你们也回不去了。作为太古时代的神王,叔钧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而作为当代的神王,你却还没有接受。”

  阆涴神王沉默,过了片刻,道:“你先告诉我祖庭的大致方位。”

  秦牧元气化作大宇宙星图,标记出被封印的祖庭的位置,阆涴神王起身,秦牧连忙提醒道:“我只是寻到大致方位,并未找到准确的位置!”

  车帘掀开,阆涴神王走出宝辇,背对着他,侧头道:“圣婴,你说你是造物主,但是你永远也无法理解身为一个造物主的骄傲,也无法理解造物主一族的血海深仇。你只是一个外族,机缘巧合成为我族的圣婴罢了。”

  她的身形消失。

  秦牧怔然,龙麒麟的声音从外面传来:“教主,我们要进入灵能对迁桥吗?还是等她回来?”

  秦牧漠然道:“不用等了,我们走。”

  龙麒麟心中诧异,回头向车中看来,隔着窗帘,他看到秦牧面沉如水。

  “公子怎么了?”烟儿悄声道。

  龙麒麟迟疑一下,让天龙们拉着宝辇走入灵能对迁桥,没有答话。

  烟儿悄声道:“我觉得公子是喜欢阆涴神王,但他太压抑自己的情感了,或许应该给他找一位能够抚慰他心灵的教主夫人,他才会开心一些。”

  她向车中看去,又跳到龙麒麟的肩头,在他耳边道:“等到了南极天,让我娘帮他找一个!”

  龙麒麟摇头,道:“不是这个缘故。我在掌车,你回到车中告诉教主,便说他是对的。”

  烟儿纳闷道:“这句话便可以了?公子喜欢的女孩子又不是我,我说出这话多半没用。”

  龙麒麟无奈,让她掌车,自己则现出真身,向宝辇内走去。

  宝辇中,秦牧闭上眼睛,他的眼角两行清泪滑落下来,声音有些沙哑,低声道:“为延康为人族寻找生机,寻找希望,怎么就这么难,怎么就这么辛苦……”

  他像是被压得喘不过气来,大口喘着粗气。

  “国师,我成为了国师之后,终于你当年的压力有多大。你到底在哪里?”

  他想起前国师江白圭,这个时候,他需要的并不是教主夫人来抚慰心灵,而是一位能够相互扶持相互鼓励的道友。

  延康国师江白圭从前有少年祖师支持他,后来有延丰帝支持着他,他比秦牧要幸运许多。在他感觉到迷茫和无力的时候,少年祖师会告诉他,他们所做的事情是对的。

  在他受到挫折的时候,延丰帝会与他并肩站在一起,两人共同承担压力。

  而现在,秦牧的身边什么都没有。

  龙麒麟走了过来,在秦牧脚边坐了下来,放开前脚匍匐在他的脚下。

  “教主,你做的事情,我虽然不太了解。”

  龙麒麟迟疑一下,开口道:“但我觉得都是对的。”

  秦牧张开眼睛,轻轻摸着这个庞然大物的大脑袋,低声道:“只有你,龙胖,我的身边只有你了解我……你的豢人经,已经大成了。”

  龙麒麟抬头笑道:“教主,在我心中,你始终是那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从我身边走过的那个少年。你看着前面的延康太学院,心里想着,这里面的人都是土鳖。”

  秦牧哈哈大笑,站起身来。

  龙麒麟也站了起来,抖了抖身上的鬃毛和鳞片,站在他的身边:“那时,你当我是门前的石狮子,你的眼睛里充满了朝气和智慧,意气风发。我在太学院的门前见过许多人,但从未见过你这样的少年。我那时饿的发昏,却从你身上看到了另一个祖师,看到了另一个江白圭,也看到了另一个延丰帝。”

  “这并非是豢人经,而是肺腑之言!”

  他笑道:“我并非完全是因为你会炼制灵丹这才跟着你,死皮赖脸的讨要灵丹吃,天底下会炼制灵丹的药师多了去了,但天圣教的少年教主,只有一个!我看到你身上有一股子闯劲,有一股子天不怕地不怕的精神。”

  “别人是天最大老子第二,你是老子最大天老二。你的信心之强,让所有人为之侧目,你就是霸体!”

  龙麒麟道:“你永远是那个意气风发无所畏惧不会被击倒击垮的少年教主!”

  秦牧脸上的愁容一扫而空,喃喃道:“没错,我就是霸体,我不会被击垮,我的心不会老,我还是那个少年教主……”

  天龙宝辇轻轻一顿,外面传来烟儿欢快的声音:“公子,龙胖,到南极天了!”

  秦牧精神焕发,走出宝辇。

  龙麒麟露出笑容,快步跟上他。

  ————推荐一本当红的小说,老鹰吃小鸡的力作,《全球高武》!目前很火的!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