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牧云昊再聚五明宫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牧云昊再聚五明宫

  天庭剧变,南帝朱雀从朱雀天宫中走出,抬头看向正在天庭中拖动着巨大的世界,缠绕着无数大道枷锁一步一步前行的阿丑,脸色漠然:“太子岐做的太过分了。不过,倘若没有那位的纵容,太子岐敢做出这种事来?”

  她冷笑一声,遥望天庭的权利中心:“你想做什么,陛下?”

  “天庭成立,你已经把我们诸神的权力收拢到你的手中,你还不放心我们?”

  她低声自语:“是啊,土伯和天公太强了,他们不受你节制,只要抓到他们的把柄,你便能控制他们了吧?天公已经被你教训过了,现在轮到土伯了。”

  她神色萧索,黯然道:“只怕很快便会轮到地母,轮到天阴,轮到我们四御帝了吧?但是我,不会坐以待毙!”

  这一日,天庭中风云诡谲,阿丑杀上了天庭,造成了一尊尊古神和半神的陨落,天庭的大军死伤无数。

  最终,他来到玉京城,随即被天帝打落,坠入幽都。

  天帝伸出手掌,接住了土伯肩头跌落的女婴。

  这时候,正是昊天尊、云天尊相继从昭阳殿内逃出的时刻,两人刚刚逃出这座宝殿,便各奔东西,没有看彼此一眼。

  之后便是落后一步的秦牧也冲出昭阳殿,一路连连变化,躲避后宫的宫女,潜入玉京城中,随后又化作罗霄的模样,向城外走去。

  而在同一时刻,青鸟背负着宫殿冲入幽都时,却还是迟了一步。

  宫鋆神王看到土伯醒来,张开眼睛在地狱中仰望天庭,三只眼睛中没有任何情感流露出来。

  土伯的眼睛并未看向他们,却抬起手掌,冥河激荡澎湃,向青鸟和宫阙扫来。

  他的目光落在天帝的手上,那是他的女儿。

  宫鋆神王心中悚然,正要抵挡,突然只见大鸿身上的束缚悉数崩开,这妖人挣脱束缚,化作大鸟振翅而去,哈哈笑道:“爱妻放心,有我在,土伯不敢伤你!”

  宫鋆硬抗冥河一击,被打得灵魂震荡,却在此时,一股恐怖的力量袭来,挡住冥河,正是太帝真身出手,只是他并未现身。

  宫鋆知道事不可为,迫不得已,只得在太帝真身的帮助下逃出幽都。

  “明明是世间最强大的魔神的女儿,却没有出生在幽都,而是出生在阳间。”

  天帝的声音高高在上,却清晰的传入土伯的耳中:“幽冥之女为虚。那么,便叫她为虚吧。幽都魔气阴气太重,让虚留在天庭,道友,你觉得怎样?”

  土伯低下头来,看着自己转世身阿丑不断坠落,坠入更深的黑暗。

  “陛下圣明。”他说道。

  天帝露出笑容。

  玉京城中,太子岐看到天帝击退阿丑的那一幕,心中悚然:“看来要除掉父神,我现在还没有这个实力。不过,我对土伯下手,惹出这么大的动静,只怕父神不会容忍我了,我不得不反……我还有半神一族,还有母后,还有许多古神支持我!我未必会败给父神!”

  此时,秦牧迈着轻快的脚步行走在天庭中,向朱雀天宫走去,天空中下起淅沥沥的小雨,是天庭的雨师神降雨,冲刷天街上的血迹。

  街道上未死的神祇们在搬运尸体。

  阿丑土伯调动了土伯真身的力量,让天庭遭受了极大的破坏,然而秦牧的心情却是不坏,富贵险中求,他求的并非是富贵,而是得到了太帝的太初原石。

  说不定可以用这些原石拼凑出完整的太初原石来!

  现在,只要去见南帝朱雀,得到她的一件宝物,或者提前告知她分出一魂转世,便可以避开将来的死劫了。

  他越走越快,走过五明天宫时,宫门后靠着一个人影,淡淡道:“罗霄,好久不见。”

  秦牧心神俱震,转过身来看向那人:“云天尊,好久不见。”

  云天尊哼了一声,向五明天宫内走去,道:“进来吧,五明天宫是五曜古神所居的天宫,他们五位古神已经死在牧天尊之手,这里早已空了。”

  秦牧按下心头的欢喜,跟着他走入五明天宫,正打算现出真身,就在此时,他无意中瞥见了昊天尊吊在他的身后。

  秦牧心中微动,按捺下来。

  两人走入五明天宫,秦牧来到云天尊身边。

  “我亲眼见到你死的,你死在天河上,尸体被天河冲走。”

  云天尊突然停步,道:“你不可能活下来,然而我又看到了你。”

  秦牧感应到昊天尊也进入这座天宫中,道:“我被人救起了。”

  云天尊道:“你托付我将你的眼睛和神识带到太虚,我在那里见到了你的族人,见证了你成为先灵。我想不通你的神识成为先灵,肉身怎么可能还活着。”

  秦牧道:“我们造物主与你们不同,灵魂死亡对我们来说不是真的死亡,神识湮灭才是真的死亡。”

  “或许吧。”

  云天尊点了点头,道:“我去过你族人那里,见到了他们的修炼法门,的确很奇异,与我们不同。你们的族人不懂阴谋诡计,不懂人心狡诈,他们不懂得欺骗,人们交流都是用神识触碰,轻轻一碰,便知道彼此的心意,像是一片净土。我时不时去那里一趟,可以让我内心宁静。不过你却不同,你会欺骗我。”

  他突然心有所感,显然也感应到昊天尊潜入五明天宫。他的神识没有秦牧强大,却也不弱。神识强大,可以预感预知。

  秦牧对他说的那个太虚也很是向往,不过那个太虚已经被太帝毁了,而自己也不是那个不会欺骗人的罗霄。

  “我死在天河上,跟在我身边的那头巨兽呢?”他问道。

  云天尊道:“我送到太虚中去了。”

  秦牧暗叹一声,太帝终于还是知道了太虚的位置。

  他神识波动,传入云天尊脑海,道:“我不能回去了,那就劳烦你带着太初原石交给我的族人,助他们打造虚空桥和彼岸世界。这太帝印和太帝祭坛,你应该也知道来历和用途。我借给你,将来你再把它们还给我。”

  他猛然转身,目光扫向昊天尊藏身之地,神识爆发。

  昊天尊猛地呆住,眼前一切景致消失,只剩下一尊伟岸无比的古神天帝屹立在他的面前。

  昊天尊毛骨悚然,随即意识到这是幻境,猛地一咬舌头,一口鲜血喷出。

  他的血液中蕴藏两大古神的血脉,顿时将秦牧的神识幻境烧熔,破去秦牧的神识神通!

  与此同时,云天尊手中多了一块太初原石,以及太帝印和太帝祭坛。

  他手掌一翻,将三件东西收起,再抬头看去,秦牧已经离开。

  云天尊的目光中充满疑惑和不解,这个罗霄,与天河上战死的那个罗霄似有不同,这个罗霄的神识尽管也非常强大,但是与那个罗霄不像是一个性格。

  昊天尊走来,东张西望,也没有寻到秦牧的踪迹,心中纳闷。

  “我知道殿中的第三个人就是你,云天尊。”昊天尊悠然道。

  云天尊淡然道:“我也知道其中一人是你。”

  昊天尊目光闪动,好奇道:“那么另一人是谁?能够精确无比的抓到阿丑土伯大闹天宫这个机会的,除了你我,竟然还有第三人,不能不让我感觉到好奇。”

  “世间奇人异士数不胜数,多半是一个奇人。太子岐与土伯之争,是你做的局?很漂亮。”

  云天尊由衷赞叹:“既暗算了土伯,也暗算了太子岐,又暗算了天帝的宝库,昊天尊,你非常了不起。”

  昊天尊微微一笑,悠然道:“我只是顺水推舟罢了,元界的半神我是领袖,但诸天万界的半神,他们领袖是太子。我不过是一个小小的诸侯,与你一样。我只需要让一些半神告诉太子,土伯转世,他的机会来了,他自然会动手。更何况……”

  他露出玩味的笑容:“天帝陛下其实也不太希望太子活着。这些年,太子的野心越来越大了,与其他古神走得太近。”

  “这次事件之后,太子岐不得不反,然而他反了就会死,再也没有人能够与你争夺太子之位。不过你的计谋做得再好,也只是小打小闹。”

  云天尊看向凌霄宝殿的方向,道:“你无法与那位抗衡。”

  昊天尊心有同感,与他并肩而立,看向凌霄宝殿,轻声道:“我每次见到他,总有一种无力抵抗的感觉。我深知他的可怕,对他知道得越多,我便越知他是何等无敌。他只有一个弱点,倘若连这个弱点也没有的话,那么……”

  他连打几个冷战。

  云天尊目光闪动,道:“这个时代,值得入我法眼的,只有你一人。你出身看似高贵,其实却是无名无分的私生子,又经历了毁灭道心的打击,却又能够站起来,主动舍弃天庭中看似高贵奢华的地位,甘愿进入下界成为草莽。”

  他背负双手,道:“我从你身上看到了无穷的野心,看到了无尽的欲望。你结交半神,结交火天尊阴天子,甚至连琅轩神皇、祖神王都对你赞誉有加。而龙霄天庭与霄汉天庭的一场场战争,我也看到了你才智。天下英雄,只有两人。”

  他抬起手,指了指昊天尊,指了指自己。

  昊天尊哈哈大笑,笑声落下,道:“我们有共同的敌人,你需要我的力量来对付他,我也需要你的智慧才干来克制他。云,这世上,我最佩服的人除了蓝御田和牧天尊,就是你。我可以拉来一批最为强大的半神,你可以拉来一批最为强大的人族,我们要细细筹划一番。”

  云天尊点头,脑海中不由浮现出那个叫阆涴的造物主少女的身影,道:“我心中已经有了一个想法,只是还需要许多年的忍耐,等到你们都修成帝座,我准备充分,便可以动手。他的弱点只有一个,我们也只有一次机会。无论如何都要万无一失!”

  他目光深远:“而在此之前,我还需要对付另一个人,另一个极为强大的存在,不逊于你的父亲!”

  昊天尊心中微动,想起一个可怕的存在:“你要对付的是?”

  “太帝。”

  云天尊转身离去,道:“只有先除掉他,才能保证除掉你父之后,他不兴风作浪,否则太帝便会成为另一个天帝,我们反而只会给他做嫁衣裳!太帝,必须死在你父亲之前!”

  昊天尊目送他远去,不禁赞叹。

  “云天尊,的确是我的劲敌,我能想到的,他也能想到,我不曾想到的,他也想到了。不过,谁能笑到最后,是要看势的。”

  他走出五明天宫:“人族的势,比半神差了十万八千里,太子岐死后,半神归我掌管,我的势比你大,那么最后获胜的人便是我!”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