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龙血宝树护神魂(第二更!)

第一千零七十二章 龙血宝树护神魂(第二更!)

  鬼船上,魏随风面色凝重,检查秦牧头脑受到的损伤,立刻十指翻飞,飞速连点,以大育天魔经的造化七篇封住秦牧的魂魄和灵胎,免得他的灵和魂离体。

  随即,他的身躯猛然化作一道细小影子,唰的一声进入秦牧的眉心灵胎神藏。

  大育天魔经是他从樵夫圣人石上传经中参悟出的功法,历代天圣教主修炼的都是他传下来的功法。

  身躯化作黑影,叫做魔影幻魔功,除了魔影幻魔功之外,还有镜像功,可以身躯化作镜像。

  魏随风来到秦牧的灵胎神藏,四下看去,心中吃了一惊,但见秦牧的灵胎神藏与其他任何人都大为不同,广阔浩瀚,如同宇宙洪荒!

  “难怪师弟这般强大!”

  他顾不得细看,只见秦牧的灵胎神藏处在崩塌之中,天象紊乱,地理倾覆,到处都是天塌地陷,这里的阴阳四相五行七星,都已经乱作一团。

  “天斗道功!”

  魏随风轻喝一声,将自己的天宫祭起,镇住涌动的地水风火,平息地理,伸手一挥,天象不再紊乱,群星归位。

  他旋即分阴阳,定五行,总算让秦牧的伤势不再恶化。

  突然,他看到秦牧灵胎神藏中的一个巨大豁口,那是一杆大枪刺穿这里留下的伤痕。

  “好厉害!”

  魏随风心中凛然,将那道枪痕中暗藏的神通抹去,这才松了口气。

  秦牧的灵胎和魂魄破破烂烂,一座座天宫也变得破败不堪,灵胎与魂魄奄奄一息。

  魏随风皱眉,这种伤势便不是他所能治愈的了。

  秦牧的神识波动,气若游丝:“大师兄,龙丕脖子上挂着一个玉瓶,瓶中有鸿蒙元液……”

  魏随风急忙从他神藏中飞出,取下龙麒麟脖子上挂着的壶天瓶,飞身进去,取出一些鸿蒙元液放在一口大金缸中,把秦牧的头泡在缸内。

  “魏大教主好像放太多的元液了……”

  龙麒麟看了看缸中的元液,心道:“他大概不知道这鸿蒙元液是用来浇灌地母元君的本体的,放这么多元液,不会出问题吧?”

  秦牧的头颅开始吸收鸿蒙元液,他的灵胎神藏像是重新掀起一场造物运动,破碎的星辰纷纷恢复,断裂的太极图也在急速复原,日月重新运行,断山拔地而起,天降甘霖,一尊尊古神虚影复活。

  秦牧的灵胎和魂魄也在急速恢复之中,血肉在飞速滋生。

  魏随风捏着壶天瓶,随时准备往缸里添加鸿蒙元液,只见缸中的鸿蒙元液一点一点的减少,每减少一些,他便往里面添了一些。

  他觉得还是不够,于是捏着秦牧的嘴巴,往秦牧肚子里咕嘟咕嘟的灌着鸿蒙元液。

  龙麒麟吓了一跳,连忙提醒魏随风,道:“大教主,鸿蒙元液不能多吃,会撑爆的。这是用来浇灌元木的宝物!”

  魏随风在他脑袋瓜子上重重捶了一记:“你是教主还是我是教主?我是老江湖,吃的盐比你吃的饭还多,我自有分寸……”

  他还未说完,却见金缸中秦牧的身体渐渐变大起来,很快个头比他还要高出许多!

  魏随风吓了一跳,龙麒麟道:“大教主,你吃的盐真的未必有我吃的饭多,我的饭是灵丹……”

  魏随风又在他脑袋上敲了一记,紧张兮兮的盯着缸中的秦牧,金缸足够大,但也渐渐容纳不了秦牧的身躯。

  “师弟!”

  魏随风额头冒出冷汗,爆喝道:“你新生的肉身不比从前的肉身,需要磨砺,快催动你的功法,免得大而不强!”

  秦牧浑浑噩噩,张开眼睛看了他一眼,又闭上眼睛。

  魏随风皱眉,围着金缸走来走去,道:“他肉身无伤,灵胎神藏和天宫的伤势也基本痊愈,那么为何还不醒来?”

  思索之间,秦牧的个头又暴涨几丈,如同一尊少年造物主。

  魏随风立刻把金缸中多余的元液取出来,只是被他灌入秦牧肚子里的元液他便无可奈何了,而且秦牧的伤势太诡异,让他拿捏不准秦牧到底伤在何处。

  “他与谁交手,伤的这么重?”魏随风急忙问道。

  龙麒麟连忙道:“大鸿,疑似太帝的借生之躯,应该是后世的鸿天尊。”

  “太帝!那么伤势最重的地方在神识,神识我并不强,只怕无法帮他治疗。”

  魏随风尝试着催动神识,与秦牧的神识触碰,两人神识触碰之间,魏随风立刻察觉到秦牧的神识极度紊乱,立刻道:“师弟,神识的伤势如何治愈?”

  秦牧勉强清醒片刻:“寻到宫神王,她欠我一个情面……”说罢,他眉心中一株龙血宝树飞出,落在金缸旁边。

  龙血宝树枝条翻飞,阵阵悦耳的道音传来,魏随风见状松一口气,秦牧仅存的神识飞出,寄托在龙血宝树之中,借宝树的道韵来让自己暂保清醒。

  而金缸中的秦牧也不再变大,身体四周道道光晕围绕他旋转,近有两千个光晕,每个光晕中都有一个小小的古神虚影。

  这些古神虚影住在秦牧的肉身各处,一起炼化消耗体内多余的鸿蒙元液。

  魏随风见状,啧啧称奇,秦牧从天帝昭阳殿盗取的龙血宝树,恰恰可以维持秦牧的一点神识不灭。

  “在哪里可以找到宫神王?”魏随风询问道。

  他元气飞出,把秦牧从金缸中托起,放在龙血宝树下,秦牧身体上没有衣物,衣物也被大鸿毁掉。

  魏随风脱下身上的衣袍,龙麒麟慌忙给秦牧穿上。

  秦牧跌坐在哪里,一动不动,继续催动霸体三丹功守住肉身,龙血宝树中传来他的神识波动:“六十万年前,龙汉天庭分家,这件大事,宫神王应该不会错过。”

  烟儿问道:“为何不能回到阿丑土伯大闹天庭的那一刻?那时宫神王把大鸿绑起来抽,方便寻到她。”

  魏随风摇头,催动鬼船,鬼船外迷雾重重,道:“那时候你们也在那里,不可能同时存在两个自己,除非一方消失。回不去的。”

  他正打算将秦牧和龙血宝树送到宝辇上,突然光芒晃动,一个巨大的华盖出现在宝辇上,却是守护霄汉天庭的那个华盖到了夜晚,便径自回到鬼船。

  这宝辇承受了秦牧与大鸿的拼死一战,华盖砸过来,宝辇顿时再也撑不住,四分五裂。

  魏随风皱眉,双手轻轻一划,无数符文大道化作一个大圆,将龙血宝树和秦牧收入园中。

  他伸手轻轻一拍,这个圆环落在烟儿的脑后,像是古神赐福所形成的光晕。

  魏随风又唤来林枭,道:“再摘一个灯笼来!等一下,多摘几个,免得又被人打碎了!”

  一头鸡婆龙奔来,鸟喙上挂着九盏灯笼。

  魏随风取下灯笼,六条天龙和龙麒麟、烟儿每人拿了一盏,还有一盏挂在龙血宝树上,嘱咐龙麒麟道:“我们已经化作不易物质,无法离开鬼船,我也不知道外面是否便是六十万年前,是否有危险,你们一定谨慎!”

  他沉吟一下,道:“倘若是六十万年前,你们便去见北帝之子幽溟,把他的琉璃青天幢偷来,足以自保!”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