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龙汉第一天师(第三更!)

第一千零八十一章 龙汉第一天师(第三更!)

  倘若是从前,幽溟太子和阴天子肯定以为他是在大吹法螺,然而龙麒麟轻而易举破了天河水师,便由不得他们不信龙麒麟的确有这个本事。

  龙麒麟忍不住趾高气昂,高声吟道:“博览群书无人识,一遇风云便化龙!今日便是我大展拳脚之日!”

  幽溟太子赞道:“贤弟真是高才!足以称为龙汉的天下第一天师!”

  烟儿更是一脸崇拜。

  即便是阴天子,也不得不称赞两句,心里很是难受,心道:“待这小子挡住了天庭的大军,我便寻个机会,盗了琉璃青天幢便走!”

  天帝削蕃,古神四御的四极天都落入天帝的掌控,四御帝被控制在天庭中,没有领地,也就没有了神魔大军,只有各自的子嗣来镇守天宫。

  龙麒麟能够凭借一件琉璃青天幢和玄武天宫的腾蛇神女和玄龟神人便将天河水师打得丢盔弃甲,的确称得上是奇才。

  要知道,神武二卫北落师门和天河水师联手,别说踏平北落师门,就算是当今世上的所有帝座强者联手,也能轻易趟平了!

  倘若他能挡得住水师神武二卫以及北落师门的围攻,天下第一天师之名当之无愧!

  三支大军将玄武天宫团团围住,试图拖住这座天宫北上,然而拖住这座天宫极为困难,幽溟太子乃是北帝之子,他的修为已经是帝座。

  再加上北帝是天河中诞生的神圣,玄武天宫从天河北上,四周又有琉璃青天幢守护,根本无法用船挡住这座天宫。

  用船来挡,只会被这座天宫碾碎。

  用锁链锁住天宫也不成,琉璃青天幢中的宝物众多,威能极大,锁链前的钩子勾住天宫,便见操控各种宝物的天宫子弟激发宝物威能,将锁链斩断。

  玄武天宫的速度虽然不是很快,但是挡不住这座天宫也是无可奈何。

  “操控琉璃青天幢的,是一位阵法大宗师!”

  北落师门的第一天师名叫商平隐,也是龙汉初年时的一位奇才,只是锋芒被九天尊遮掩,他在术数上的造诣极高,然而没有道祖的名气大,但也非同小可。

  他更精通阵法,精研古神的肉身构造和大道符文,开创出许许多多阵势,天庭各路大军,都是修炼他的阵法,排兵布阵,是龙汉时代的第一阵法天师。

  直到后来,道祖的弟子岳亭歌崛起,岳亭歌才华绝代,这才将他替代下来。

  商平隐围绕着玄武天宫转了一周,查看各种阵势,面色凝重,道:“给玄武天宫布阵的,智慧过人,许多阵法连我也是看不太透。倘若能够与这位阵法大家交流一番,足以快慰平生!难道是幽溟太子?他倒是深藏不露!”

  他激动起来,热血澎湃,哈哈大笑道:“我来控制各军破阵,与这位阵法大家对垒!”

  他衣袂翻飞,慷慨激昂:“这世间最美的语言便是术数!用术数构造的阵法,便是世间最壮丽的诗章!用最优美的语言,最壮丽的诗章,以术会友,此生足矣!”

  他放声大笑,调动各路大军阵势,攻入琉璃青天幢!

  玄武天宫的兵力不值一提,宫中的玄武血脉弟子修为境界也不是很高,但是有琉璃青天幢这件第一至宝在,数百万神魔也难以攻入其中。

  然而想要完全发挥出此宝的威能,还需要一位智慧通天的人物。

  龙麒麟在秦牧的指点下,立刻调动改变阵法,以阵破阵。

  天庭第一天师商平隐热血沸腾,正所谓棋逢对手将遇良才,这一战让他大有逢知己之感,他驾驭天河水师、北落师门和神武二卫,以阵破阵,将龙汉时代的阵法发挥到极致!

  然而玄武天宫却像是一个巨大无朋的术数运算灵兵,各种阵法交错,移动,不断变幻,在天宫中的那位阵法大家竟然如此厉害,智慧如此之高,将他布下的各种阵势悉数挡下,悉数破去。

  天庭大军中,最强的便是十卫,天庭十卫中的神魔,随便拉出一个人都可以放在各军中做统帅,然而即便是如此强大的一支大军,杀入琉璃青天幢中也是死伤惨重!

  商平隐愈发激动,神态愈发高亢,大脑飞速运转,不计较各路大军的死伤,一心要与玄武天宫中的那位高人一决高下,印证彼此的修行。

  天河之水被无数神魔的尸体染红,几乎变成一条流淌在无尽星空中的红河,这场厮杀从早上持续到夜晚,又从夜晚持续到白天。

  连续几个昼夜,商平隐依旧亢奋无比,改变各种阵势,鼓舞大军杀入琉璃青天幢。

  他的智慧极高,竟然连续破开一重重诸天,从第一重天杀到二十六重天,即将破开琉璃青天幢的二十八重天,杀入玄武天宫!

  而在此时,各路大军已经伤亡过半!

  玄武天宫中的子弟也是死伤惨重,龙麒麟毕竟不是秦牧,虽然得到秦牧的指点来临阵应变,但毕竟要迟一线。

  而且秦牧的神识伤势太重,时而昏迷,时而清醒,因此玄武的后代也不可避免的折损陨落。

  秦牧调动神识,与商平隐这位龙汉第一天师对垒,对神识的消耗极大,让他的状态越来越差,随时有神识湮灭的风险。

  即便是幽溟太子也被他调动,屡次上阵厮杀,硬撼神武二卫,几次险些被神武二卫斩落。

  “龙丕,让这位第一天师绝望罢。”

  秦牧神识传来:“今日,我成就你的威名。祭琉璃青天幢,逆转二十八重天。”

  龙麒麟闻言,向琉璃青天幢躬身一拜,但见琉璃青天幢的二十八重华盖层层收拢,随即再度张开!

  商平隐已经破到了第二十六重天,眼看便要杀到玄武天宫中,突然只见空间转换,一层又一层的诸天向外扩张,将第二十六重天化作第一重天!

  无数天庭神魔大军眼看胜利在望,却突然间又回到了琉璃青天幢的最外围,青天幢内部一重重诸天阵法森严,他们刚才用性命堆积,才破开的一重重诸天,此刻又恢复完整,变成一座座杀阵!

  天河水师、神武二卫和北落师门的将士顿时崩溃,再无战意,绝望弥漫在各路大军之中。

  “哇——”

  商平隐脸色涨红,突然一口鲜血喷出,噗通一声跪在河面上,头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得花白,没多久,一头乌发变成白发,竟似步入老年。

  他的道心崩溃瓦解,再也提不起与天宫中的那位阵法大家较量的念头,战意全消。

  “退兵!”他抬起头来,厉声叫道。

  四周传来将士们的欢呼声,各路大军纷纷退去。

  商平隐白发苍苍,口中一口又一口的鲜血喷出,跪在那里,声音沙哑道:“到底是哪位高人布阵,可否现身一见,让商某输得心服口服?”

  龙麒麟越众而出,站在玄武天宫的宫门外,与他对视,朗声道:“便是龙某。”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