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一面之缘(第二更!)

第一千零八十四章 一面之缘(第二更!)

  有琉璃青天幢的帮助,龙麒麟和烟儿带着六条天龙很快逃出玄武天宫,回头看去,玄武天宫中依旧迷雾未散。

  龙麒麟和烟儿抱着琉璃青天幢又亲又跳,欢欣鼓舞,那六条天龙也是围绕着这件天下第一至宝载歌载舞,欢快异常。

  突然,龙麒麟停了下来,道:“好像少了一个人……糟了,教主还在玄武天宫!”

  众人面面相觑。

  那六条天龙咳嗽连连,东张西望,吹着口哨。

  烟儿跺脚道:“我们只顾着打阴天子和偷东西,把公子忘在了玄武天宫中,现在公子重伤未愈,不能动神识,如何是好?”

  龙麒麟也是脸色阴晴不定,走来走去,道:“我们盗取琉璃青天幢的目的,便是因为教主受了重伤,借用此宝的神奇来保护我们。而今东西偷到手了,教主却丢了……”

  年轻的天龙打断口哨声,悄声道:“别吹口哨了,我快吓尿了……”

  口哨声停止。

  众人僵在天河上,河面下一只乌黑的大鱼悠然自得的从他们脚下游过,发出呱呱的怪叫。

  “教主一定会没事的。”

  龙麒麟向玄武天宫看去,只见玄武天宫中的诸多玄武族人纷纷追出天宫,向这边杀来,当机立断道:“教主一向机灵,都是他照顾我们,我们很少照顾他。我们先走,他自己一定能逢凶化吉!”

  烟儿和那六条天龙连连点头。

  众人仓皇离去。

  “你把龙血宝树留给教主了吧?”

  “嗯。”

  “树上有灯笼?”

  “嗯。”

  “那就好,再不济教主也可以灭灯回鬼船。”

  ……

  而玉京城的客房中,秦牧听到外面的喧哗,心中还有些纳闷:“发生了什么事?难道是龙丕和烟儿他们在盗琉璃青天幢?”

  又过了片刻,秦牧纳闷道:“烟儿和龙丕怎么还没有回来?”

  过了良久,秦牧终于可以确定:“这些家伙,盗走了琉璃青天幢之后,便丢下我跑掉了!两个白眼狼!”

  他现在无法与人动手,倘若跑出去被人发现,肯定当成贼人捉起来,只能忍耐。

  幽溟太子终于从宿醉中醒来,得知琉璃青天幢失窃的消息,不由目瞪口呆,失声道:“谁偷的?”

  待他听到是龙山散人和南帝家的公主,更是目瞪口呆,半晌说不出话来。

  他沉默片刻,才回过神来,吩咐道:“让族人不必追了,各自返回天宫。琉璃青天幢虽好,但族人性命更加重要。我们立刻返回北极天,不能再有任何耽搁了!”

  玄武族人返回天宫,幽溟太子稳了稳道心,全心全意的驾驭着天宫沿着天河赶往北极天,只是琉璃青天幢毕竟是自己父母毕生积蓄打造的异宝,一想起此事,便不由心痛如绞。

  “这对狗男女!”幽溟太子骂出声来,恨恨不平。

  秦牧小心翼翼的调整一下灯光,留在原处,继续催动霸体三丹功恢复神识,借助太初原石来使自己尽快恢复到巅峰状态。

  期间,几个腾蛇神女前来打扫房间,秦牧迫不得已只得用神识蒙蔽她们,这才糊弄过去。

  只是每当到了夜晚,客房里便自动传来灯光,这件事还是引起了更多的玄武族人的注意。

  然而他们走进去查看,却什么也看不到,也看不出灯光从何处而来,不免闹得人心惶惶。

  渐渐地,客房闹鬼的消息便在族人中传播开来。

  十多日之后,秦牧终于感觉到神识稳固,而且体内的鸿蒙元液也消耗得七七八八。

  他内视自己的肉身,只见这次重生的肉身筋肉如玉,血液醇红,气血两旺,稍稍一动,体内各处霞光蒸腾,近两千尊古神虚影从肉身各处浮现出来,道音缭绕。

  “大师兄果然见识不凡,用这么多鸿蒙元液为我重塑肉身,对我的肉身提升很大!”

  他欣喜不已:“不愧是大师兄,老江湖,见识比我高了许多。我日常修炼,最多只敢动用一滴鸿蒙元液,不敢像他这样用满满一缸原液来重铸肉身!”

  秦牧再看自己的灵胎神藏,只见经过重铸的日月星辰也更加明亮,天悬如镜,群星璀璨,幽都幽暗,深邃难探深浅。

  一座座天宫铮亮如新,各座天宫中道韵悠长,各种道音汇聚在一起,如同一阙合奏的大道妙曲,蕴藏着万千道妙。

  “还是大师兄见多识广啊!”

  秦牧再度赞叹,这次劫后余生,他的灵胎神藏竟然比从前庞大了许多,神藏再度向外开辟,元气雄浑如熊熊烈火席卷荒原,如滔滔大水弥漫天地,沛然而澎湃。

  他的神识倒是没有多少提升,只是比从前更加坚韧。

  秦牧舒了口气,站起身来,收回寄托在龙血宝树中的神识,然后来到窗边,打开窗户看了看外面。

  外面正是白天。

  他神识波动,将龙血宝树和灯笼一起收入自己的眉心,藏在秦字大陆中,打开房门向外走去,心道:“天帝死后,天尊争夺天帝肉身,我还要去看一看,见一见云天尊……”

  他悄然离开玄武天宫,来到天河上,突然,他看到玄武天宫下面水流湍急,一头龙首玄龟正背负着玄武天宫沿着天河背上。

  秦牧哈哈大笑,朗声道:“幽溟太子,认得牧青否?”

  那玄龟正是幽溟太子,自觉失了宝物,因此主动惩罚自己,背负玄武天宫赶往北极天,闻言连忙放慢脚步,失声道:“牧青?难道是牧天尊?”

  秦牧面带笑容,颔首道:“正是。我被仇家追杀,暂借宝宅躲避仇敌,修养伤势,不曾禀告此间主人,恕罪。”

  幽溟太子连忙道:“天尊不必自责,说起来,我还要叫你一声师父呢!若是没有你传下成神法,我哪里有今日成就?天尊容我变化一番,咱们去天宫里,我命人殷勤招待!”

  秦牧见他古道热肠,摇头道:“我那仇家厉害得很,因此我不能在你玄武天宫露面,免得连累你们。”

  幽溟太子试探道:“敢问天尊的仇家是?”

  “太帝!”

  秦牧面色有些凝重,沉声道:“你未必听过,不过你回头遇到北帝,他们会告诉你太帝的来历。”

  幽溟太子迟疑一下,道:“天尊,我丢了我家的宝贝,想请天尊留下几日,在我父母面前替我求情,免得我父母责罚……”

  秦牧似笑非笑道:“太子,我留下来便是害你,也是害了北帝夫妇。至于你丢了宝物要被责罚,将来你我再会时,我会替你求情。”

  幽溟太子不敢挽留,送他离开玄武天宫,挥手目送他远去,高声道:“天尊一定不要忘记了,要替我求情啊!”

  :。: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