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指压红唇(第四更!)

第一千零九十八章 指压红唇(第四更!)

  将来,他肯定要踏上刀道的斩神台,承受两口神刀的斩杀!

  能否扛得住,他心中着实没有底。

  秦牧定了定神,元神步入刀道天宫的南天门,径自从南天门中穿过,感受南天门的刀道之威。

  他的修为再度提升,真神境界又自巩固一分,脑海中各种关于刀道的领悟纷沓而来。

  过了良久,秦牧吸收了刀道的感悟,张开眼睛,道:“我这次回来,带来一些宝物,屠爷爷你们自己看看是否有用的到的地方。”

  他手掌一挥,笼罩天穹,形成一个密闭空间,将自己在昭阳殿盗取的各种祖庭异宝取出。

  众人吃了一惊,看着这些靠着自身的力量悬浮在空中的一件件祖庭异宝,哑巴更是激动不已,颤巍巍的抚摸一颗明珠,那明珠嗡的一声震动,映照出珠内的山峦河流。

  哑巴喃喃道:“牧儿,你这是把天帝的宝库搬空了吗?”

  “嗯!”秦牧欢快的应道。

  “有出息!”

  三个老者竖起大拇指,齐声称赞:“不愧是瘸子教出来的!”

  “我这里还有一些地母元君的根须,元木之根,也是非同小可,不比这些宝物逊色。”

  秦牧取出诸多元木之根,道:“元木也是祖庭中的宝树,炼制成帝座神兵也不在话下。三位爷爷需要哪些便径自拿走。对了,你们有没有遇到幽溟太子?”

  “幽溟太子?”

  屠夫等人思索片刻,秦牧画出幽溟太子的画像,他们这才认出,道:“原来他便是幽溟太子。这是个老实巴交的人,先前来到延康京城,对皇帝说是奉北帝之命前来投靠。北帝还送来些男男女女,长相怪异的人,带着三百多口五雷壶。”

  秦牧笑道:“就是他!他是北帝的儿子,帝座境界的存在。而今他在何处为官?”

  “皇帝考验他一番,觉得他没本事,虽然修为境界很高,但懂的东西都过时了,太陈旧。”

  瞎子取来一根元木之根,很是满意,道:“皇帝于是便让他去各个学院学宫修撰抄录各种功法典籍,现在不知道他到了哪座学宫了。”

  幽溟太子乃是龙汉时代为数不多的帝座境界强者,然而到了灵毓秀这里,却变成了没本事的人物,让人啼笑皆非。

  不过也是理所当然。

  幽溟太子的天分虽然极高,但是被镇压了六十万年,没有与外界接触,他的神通还是六十万年前的神通。

  尽管他的境界很高,是延康修为境界最高的存在,对于延康来说他的用处却不大。

  倘若幽溟太子能够将延康变法的成果吸收,那么他的修为实力必将有一场巨大的飞跃,那时才能成为延康的中流砥柱。

  瞎子将元木之根与腰间的龙拓神枪放在一起,龙拓神枪立刻匍匐在元木根须上,汲取元木中蕴藏的力量,瞎子继续道:“北帝派来的神人而今都在我的门下,我平日里调教他们,也是不堪大用。”

  他不禁摇了摇头,道:“阵法上,北帝玄武的阵法已经落伍太多了,我还需要从头开始教导他们,费心费力。于是便把他们发落到小学,与那些小娃子一起去求学。”

  秦牧眨眨眼睛,道:“玄武神族中,有许多漂亮女孩。”

  瞎子老神在在,催动龙拓炼化元木之根,道:“都是武族的腾蛇,长得也没有婆婆漂亮,庸脂俗粉而已。”

  秦牧无语,又询问西帝是否派来神人,哑巴从箱子里组合出一口神斧,试图把一座神山劈开,道:“是有这么一些女子,衣着暴露,甜得腻人,我让她们去督造厂里干活去了。”

  秦牧试探道:“西极天的女子这么美丽,哑巴爷爷没想过娶一房妻子什么的?”

  “女人很烦的。”

  哑巴有些不痛快,摇头道:“那些白虎神女虽然长得很强壮很漂亮,但也很烦,我教导她们如何锻造便已经够头疼了,还要娶一房?我没时间,也没这个精力!”

  秦牧错愕,劝道:“哑巴爷爷应该为繁衍天工神族做努力才是。”

  哑巴冷笑道:“天工神族也是人族,掌握铸造之道的人便是天工!你也是天工,生几个便是。休要拿这些琐事来烦我!”

  烟儿向龙麒麟道:“我知道公子为何一直没有成亲了。”

  龙麒麟连连点头:“你觉得还有救吗?”

  “没救了!”

  “我觉得也是。”

  哑巴是延康第一天工,对材料的要求极高,他不像魏随风那等夯货直接选择一座祖庭宝山,而是每一件宝物都取了一块,打算配合不同的材料来炼制神兵。

  组合材料,他是行家,他曾经去拜见上皇剑神白璩儿,从她那里得到一些上皇时代的典籍。

  ——上皇时代,元界的神金神矿把持在地母元君手中,南上皇天庭所掌握的矿脉稀少,因此在材料配比上有着过人的造诣。

  “再好的材料,也需要明白每一种神金的属性,甚至要把握到神金不同的个性,才能锻造出上乘的神兵。”

  哑巴将许多神金神料配在一起,瞥了秦牧一眼,道:“你的那辆破车,让白虎天工们去修理,这几日你随着我,我要为残老村的老家伙们炼制一些宝物,顺带教你一些东西。瞎子会给我搭手,一起用微观铸造,锻造绝世神兵!你的剑丸也需要重新炼制一番!”

  秦牧迟疑一下,道:“在此之前,我还要办一件事情,恐怕没有时间……”

  哑巴问道:“需要多久?”

  秦牧笑道:“后天,这件事便可以办成。”

  哑巴把诸多材料装入箱子里,提着箱子便走,道:“办成之后你来督造厂找我们。杀猪的,你去通知村长、婆婆他们,一起来这里,为他们炼制绝世神兵,没有他们在场可不行!”

  屠夫离去。

  秦牧把破破烂烂的天龙宝辇交给督造厂里的白虎天工们,那些活泼的女子顿时兴奋起来:“牧天尊,你的车又被打坏了?上次便是我们修的呢!真好,坏得真快!”

  秦牧黑着脸离开,返回京城去见公孙嬿。

  公孙嬿住在下京城中,见到他的到来很是开心,提着水壶便迎了上来。

  秦牧任由她给自己浇水,道:“从现在起,你不要说话,即便遇到任何事情也不要问,不要说,一切有我。”

  公孙嬿正要张口,秦牧伸出食指按在她的小嘴上,公孙嬿眨眨眼睛,不再说话,脸蛋微红。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