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我真傻,真的(第三更!)

第一千一百零九章 我真傻,真的(第三更!)

  昊天尊走上前来,淡淡道:“牧天尊这些日子似乎很忙,这些年都不曾回天庭。前些日子天盟会议,天尊与天盟的子弟都到了,惟独你没有来。”

  “天盟会议?”

  秦牧心中微动,他只知道十天尊是天盟元老,道祖、大梵天王佛也在天盟之中,但是天盟中的其他人他却不曾见过,笑道:“是我的错,被琐事绊住。下次天盟会议,我必不会缺席。”

  琅轩神皇走上前来,打量秦牧的天龙宝辇,似笑非笑道:“陛下赐给牧天尊的宝辇,怎么连脚力都换了?那九条天龙呢?”

  秦牧叹了口气,道:“我此次出行,颇为凶险,那九位天龙壮烈了。”

  琅轩神皇看着宝辇,看到了修整过的痕迹,冷笑道:“牧天尊又去拆房子了?难怪宝辇会被人打成这样!”

  秦牧笑眯眯道:“是啊。早知道我便去拆道友的琅轩神宫了,也不会被人穷追猛打。”

  琅轩神皇哈哈大笑:“谁敢拆我琅轩神宫?真是笑话!”

  秦牧也是哈哈大笑,心道:“你的琅轩神宫,我拆过两次!”

  妍天妃走上前来,怀里抱着一只白猫,笑吟吟道:“牧天尊一路舟车劳顿,可见艰辛。”

  秦牧看着她怀中的白猫,心中纳闷:“这白猫竟然还没死?”

  那白猫见到他,眼中露出恐惧,慌忙往妍天妃怀里钻了钻。

  秦牧笑道:“天妃,你这猫儿能不能借我玩两天?”

  妍天妃噗嗤笑道:“那可不成呢。前些年小七为了搜寻盗走陛下祖地宝物的贼人,受了惊吓,到现在还没有好,见到仇家便心生恐惧。那贼人好生可恶!”

  秦牧叹道:“可惜了。”

  嫱天尊上前见礼,好奇道:“牧天尊这些年都去了哪里?”

  “那就多了。”

  秦牧还礼,感慨道:“元界,四极天,来来回回的跑,见了许多人,累得半死。”

  嫱天尊同情道:“天尊好生休息。我炼了些补血养颜的药,给天尊送去一些?”

  秦牧哈哈笑道:“糙汉子,臭皮囊,不值得打理。”

  火天尊来到他跟前,秦牧冷哼一声,淡漠道:“你我已经割袍断义,无话可说。”

  火天尊面无表情,脑后火光旋转,气势滔天,淡淡道:“我与你也无话可说。只要你不挡我的道,我可以留你性命。但是你倘若挡我……”

  “晓道友!”

  秦牧充耳不闻,向晓天尊见礼,笑道:“地德元君一事,我深感歉意。”

  晓天尊慌忙还礼,笑道:“地母元君造反作乱,一直是天庭的心腹之患,而今没有了这个心腹大患反倒有一位贤良淑德的地德元君,这是元界的幸事啊。”

  秦牧心中微动,其他天尊都没有提及地母元君,惟独他提及,可见秦牧在延康京城用计除掉地母一事,并没有瞒过他。

  他的话中有话,也有警告秦牧的意味在其中。

  祖神王迈步走来,然而却从秦牧身边走过,趾高气昂,目中无人。

  秦牧笑了一笑,没有理会,虚天尊走来,道:“牧天尊与我父土伯走的很近,我父身体还好吗?”

  秦牧似笑非笑道:“土伯道兄身子还算结实,只是年纪大了,总想着自己的儿女,只是儿女不在身边难免寂寞。”

  虚天尊道:“年纪大了,便不要总是惦挂着权力,早点退下来,免得死在任上。”

  秦牧满面笑容,道:“我会转告他的。”

  他的目光落在宫天尊身上,躬身道:“宫道友。”

  “牧天尊。”宫天尊还礼。

  秦牧上下打量宫天尊,这是个不苟言笑的女子,待谁都是冷冰冰的,不假颜色,于是正色道:“我与其他九位天尊都碰过面,交情深重,诸位道友爱我敬我,如同家人一般,惟独与宫道友没有聊过。宫道友是否有时间坐谈论道?”

  “没时间。”宫天尊很是冷淡,转身离去。

  其他天尊纷纷笑道:“牧天尊不要介意,宫天尊就是这个脾性,对谁都是如此冷淡。”

  秦牧干笑两声,掩饰自己的尴尬。众人纷纷告辞离去,道:“牧天尊不要太操劳了,有空去我们那里坐一坐。这几日天庭的大军便要开拨,带着四御神器去镇压太虚,牧天尊万万不可错过这场好戏!”

  秦牧称是,目送他们远去,目光闪动:“他们制造四御神器,应该是打通一条安全通道,让没有思维意识的四御神器镇住心魔星路上的各种诡异。不过,太虚星路的心魔连古神天帝都能显化出来,仅凭四御神器应该还不行。他们肯定还会寻找大师兄的弟子……”

  “牧天尊,你要的云罗天宫地理图。”

  那神官唤了一声,秦牧回过神来,那神官将地理图交给他,笑道:“前往云罗天宫的路线,小臣也画在了地理图上。”说罢,他并没有走,而是看着秦牧。

  秦牧心知肚明,又取了一袋子天币,那神官揣在袖筒中,躬身告退。

  秦牧返回宝辇,展开云罗天宫地理图,看了一番,不由失笑。他也取出一张地理图,对照一番,竟然一模一样!

  这幅地理图是魏随风留给他的,显然云罗天宫也是魏随风的一个藏宝地,只是不知道藏这些什么。

  那神官交给秦牧的地理图中详细的写着那座灵能对迁桥通往云罗天宫,秦牧卷起地理图,地理图燃烧,化作灰烬,只留下魏随风的地理图。

  “大师兄让我循图救他,也好,那就循图,但是救他么,估计还得迟些日子……烟儿,去西天门。”

  烟儿和龙麒麟拉着天龙宝辇驶往西天门,秦牧目光闪动,心道:“西天门琼花宫白玉琼,天庭的第三天师,南帝的神魂转世,这次先与她接触一下,看看她死了多少次,然后再尝试解开阴天子的神通。”

  他这次回到延康,询问酆都的下落,然而延康中所有人都不知而今的酆都到底藏在何处。

  秦牧原本打算去酆都见帝译月,从她手中的冥都天门着手,破解阴天子在白玉琼身上设下的胎中之迷。寻不到酆都,他也只能作罢。

  宝辇来到西天门,秦牧唤来龙麒麟,取出朱雀翎羽,道:“龙胖,你去琼花宫,让门卫将这根翎羽交给白玉琼。”

  龙麒麟称是,过了片刻折返回来,道:“已经送去了。”

  秦牧轻轻点头,道:“去西落师门的灵能对迁桥,前往云罗天宫。”

  琼华宫中,天庭第三天师白玉琼捏着朱雀翎羽,目光幽幽,突然长身而起,向宫外走去,却见她起身之后,宝座上还有一个白玉琼,与她一模一样,以假乱真!

  “龙汉年间,那个哄骗我看大宝贝儿的少年,又出现了!还有那个用玉佩骗走我的翎羽的大胖丫头,也出现了!”

  白玉琼美眸眨动,暗自磨牙,心道:“我那时真的很傻,不过他们的宝贝儿倒是救了我。我倒要看看,他们到底是谁,为何要救我,又为何要骗走我的翎羽……”

  :。: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