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杀几个古神(第二更)

第一千一百一十六章 杀几个古神(第二更)

  “那么就从白帝天宫那里离开。”秦牧断然道。

  余初度迟疑一下,打量秦牧的脸色,试探道:“师叔修炼过造化功没有?小侄随老师修炼天斗道功,其中有造化七篇,可以改变容貌体型,甚至变化成半神的样子,或许可以躲开天庭的眼线,免得留下踪迹……”

  龙麒麟在一旁摇身一变,化作一只龙雀,笑道:“造化功是这样子的吗?”

  余初度吓了一跳,连连点头,道:“这位兄弟也学过天斗道功?不过,老师说天斗道功是他创立的,你们怎么也会?”

  龙麒麟吭哧吭哧的笑道:“这不是天斗道功,而是大育天魔经中的功法。天斗道功是从大育天魔经中脱胎而出的功法。”

  余初度愕然,脑中魏随风的伟岸形象顿时崩塌,喃喃道:“老师说是他创立的……那么这大育天魔经,总该是老师创立的吧?”

  龙麒麟笑道:“大育天魔经是开皇时代的第一天师,樵夫圣人所创。”

  余初度脑海中魏随风的形象再度崩塌,失魂落魄,他对魏随风敬为天人,是他心中最为高大的形象,没想到无论是天斗道功竟是出自大育天魔经!

  “师侄不必听他瞎说。”

  秦牧笑骂一句,道:“天斗道功虽然是出自大育天魔经,但大育天魔经太杂,功法太多,每一种功法都是浅尝辄止,没有深入。所以大育天魔经只是一门能够成神的功法。而天斗道功却是大师兄魏随风结合自身的际遇与领悟,以及其他各种帝座功法而开创出的强大功法。”

  他顿了顿,道:“只是过时了。”

  余初度听到这话,正欲替魏随风反驳,但想起秦牧仅仅以真神境界便将昊天尊的弟子京百川斩杀,京百川与他一样是玉京境界,将他一招打翻。

  照这样来看,自己千辛万苦修炼的天斗道功,的确已经过时。

  他心中魏随风无敌的形象再度崩塌。

  秦牧瞥他一眼,赞道:“余师侄,你的资质悟性真是不坏,短短片刻,你便破除了心中神,道心修养大增!”

  余初度闷哼一声。

  秦牧率领众人向下方的九州中的白土飞去,叹道:“正是因为你师父的天斗道功出自大育天魔经,我才不能学他的功法。我与他的功法可谓是同源所出,修炼天斗道功并不能让我再多出一座天宫。”

  余初度见他们都没有改变样貌,提醒道:“师叔,咱们最好改头换面……”

  “不用。”

  秦牧笑道:“我拥有帝座般强大的神识,任何人眼中的我们都不是我们。就算是帝座强者,不加以留意的话也看不到我们的真面目。”

  余初度惊疑不定。

  冀州白土是九州世界中的中州,位于九州中央,从上空往下看去,这白土神州的山峰是白色的,大地也是白色,很是奇特。

  白土中多有白兽,毛色雪白,没有一根杂毛,这里的异兽潜藏在山林之间,很难被发现。

  不过,白土中也是战火连天,数以万计的神通者在神魔的率领下攻城略地,四处抓捕凡人和神通者去做奴隶。国家与国家之间的战争也是常事。

  他们身上穿着雪貂裘,一身白衣胜雪,沙场中鲜血染红了衣裳,染红了白沙,尸体遍地。

  秦牧甚至还看到龙汉时代的风俗也被保留下来。

  两大势力开战,交锋,往往会把奴隶押到阵前,搭建起简陋的祭坛,将这些奴隶血祭,引来古神或者强大的半神助阵。

  秦牧没有看到白土的古神降临,但是却看到许多长着翅膀或者独眼四臂的半神降临,在战场中厮杀,宣泄着神威。

  “这里为何会变成这样?”秦牧皱眉,询问余初度道。

  “这里一直都是这样。”

  余初度摇头道:“不止白土,其他八州世界也是如此。我听老师说,这里的规矩与龙汉时代一样,都是靠血祭,请神下凡助战,抢劫土地,搜刮财富。等到神通者成了神,便会飞升到九州的祖星里去,等着别人用血祭请他下界。老师想改变九州和三柱天,但始终没有多大成效。他老人家还在世时……”

  秦牧面色古怪,提醒道:“云罗帝还未死。”

  余初度吓了一跳,失声道:“老师竟然没死?亏我还哭着送丧连哭了十几天!”

  他不禁又一次摇了摇头,道:“我们师兄弟都以为老师被押上了斩神台,万劫不复,因此伤心了很久,索性离开云罗宫落草为寇。只是现在,师兄弟都死了……”

  他脸色黯然,随即振奋精神,道:“老师在这里做云罗帝的时候,打算改变九州和三柱天的传统,九州的九位古神和三柱天的三位古神便找到他,说,万古以来的规矩不可改,念在老师是人族,那就把人族从祭品中剔除出去,给老师一个面子。老师不肯,打了一架。”

  秦牧问道:“后来呢?”

  “那十二位古神被打服了,答应废除血祭。”

  余初度顿了顿,道:“然而他们转过身便去白帝那里告状,白帝把老师斥责一番,说整个西天都是这种规矩,难道云罗帝要坏了西天的规矩?老师这才知道,嘿嘿,这西天还是龙汉时代,从未改变过。”

  他长长吁了口气,道:“老师便低了头,向九州和三柱天的古神认错,把人族从祭品里剔除。那十二古神却也没有为难他,只是冷嘲热讽几句,老师赔笑不已,回来之后哭了很久。”

  秦牧心神悸动,徐徐道:“云罗帝也会哭吗?”

  余初度别过头抹了下眼睛,道:“我们师兄弟都是老师捡来的孤儿,没有资质好的,也就是我资质好一点。这云罗宫都被人嘲笑说是孤儿宫,嘿嘿,我那些日子跟着老师很是快活。后来老师事发,被天庭捉走了,我们以为老师死了,便一股脑都下界去了。”

  他仰起头,涩声道:“老师走了之后,九州与三柱天便又恢复成从前的日子,每当各大势力国家之间开战,还是要拿人族当成祭品,祭九州和三柱天的古神半神。我们师兄弟就是因为不服,所以才造反,没想到……”

  秦牧拍了拍他的肩头,道:“不必伤心,你的师兄弟们他们在天有灵,会看着你,庇佑你的。走吧,哪里是九州的那九位古神的祖星?”

  余初度怔了怔,疑惑道:“师叔,咱们不是去灵能对迁桥前往白帝天宫吗?为何又要去见古神?”

  秦牧看着天空,目光温润如玉,道:“我与古神是天然的联盟,古神需要我,我也需要古神。但是九州和三柱天的古神显然已经投靠了天庭,是白帝的走狗。所以……”

  他收回目光,露出如春日里的阳光一样灿烂的笑容:“我带你去杀几个古神。”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