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二六三章 削其名,毁其形(第一更)

第一二六三章 削其名,毁其形(第一更)

  昊天尊触碰到这些光线,如遭雷击,神识大罗天内的元神不断颤抖,被七魂草抽走更多的能量。

  这株七魂草乃是造物主的圣物,此刻竟然差不多吃饱,通体散发出乳白色的光芒,再也吃不下了。

  这株七魂草飞出神识大罗天,从昊天尊眉心中钻出,唰的一声钻入地下,消失无踪。

  “小草,你真没用!”

  秦牧所化的土伯大步走来,周身魔气苍茫,手一提,幽都大道化作冥河,冥河变成长鞭,啪的一声抽在昊天尊身上,将昊天尊抽得陀螺般旋转,在这座幽都大阵中转来转去,接二连三的碰撞在一道道魔光上!

  神识大罗天中,昊天尊灵魂冒着黑烟,这鞭子是抽灵魂之鞭抽元神之鞭,这魔光也是炼化灵魂元神的魔光,秦牧显然是在借幽都的地利,来炼化他的元神、魂魄!

  秦牧挥鞭,不断抽下,昊天尊根本无从躲避,元神的伤势越来越重,他的元神在太帝的神识大罗天尚可以坚持,但是再加上秦牧针对元神的攻击,他便感觉到自己的元神在飞速衰弱!

  秦牧的目的并非是凭一己之力灭掉他的元神,秦牧也灭不掉他的元神,哪怕再来十余株七魂草,也无法将他元神中的能量吸干。

  秦牧的目的,是削弱他的元神,让太帝的神识大罗天灭掉他!

  昊天尊深深感觉到恐惧,秦牧的智慧太可怕太深沉了,借用一切能够借用的力量,就是为了置他于死地!

  更大的危机是他的道行难以压制。

  继续下去,他体内紊乱的能量,势必会将他炸得粉身碎骨,魂飞魄散!

  呼——

  他又散去一座天宫,接着又散去一座,短短片刻内,昊天尊便直接散去十座天宫,不再不舍那些道行。

  散去这些天宫之后,那种随时爆开的感觉稍稍好了一些。

  他的心在流血,散去这些天宫,不知何时才能修炼回来,不过也正是因为散去这些天宫让他有了些许喘息之机。

  只听轰隆一声巨响,他撞碎一片巨大的黑柱,从幽都大阵中强行逃脱出去。

  在他身后,秦牧提起如山般大小的拳头,一拳砸在他的后心上,将他砸翻在地,连翻带滚向远处飞去。

  啪——

  冥河长鞭扫来,昊天尊人在半空中被抽中,被抽得七窍流血,疯狂旋转,七窍中血浆绕着身体飞了一周又一周。

  秦牧抽鞭,再起一鞭的同时,巨大的脑袋向前探出,眉心的土伯竖眼张开,无数绚丽的蝴蝶翅膀状道纹从眉心竖眼中四下溢出。

  嗡——

  一道粗大如柱的魔光笔直射去,洞穿昊天尊的身躯,将他钉在地上,压着他的身躯向前滑行数百里,撞穿一座座大山。

  那些大山被魔光照射,直接被切成两半!

  突然,昊天尊的身形再度消失,却是调动先天一炁从太虚幽都中逃到太虚之地。

  “逃?你能逃得出我的手掌心?”

  秦牧所化的土伯迈步向前狂奔,几步之间从太虚幽都中冲撞到太虚之地,身躯从土伯化作天公,双手高举,天空中群星突然间便浮现出来!

  星辰越来越大,似乎距离太虚之地越来越近,星辰大如斗,在天空中排列组合,结合成斗、伞、印、晶、扇、勺、盖、驱等各种天道之宝形态,向还未止住身形的昊天尊轰去!

  四十九种天道之宝不断轰下,大地震动,一朵朵蘑菇云接连升起,每朵蘑菇云相隔数百里,极为壮观。

  天庭大营中,一尊尊天眼神族的神人纷纷张望,不由得脸色大变,急忙通禀各城的城主,叫道:“大事不好!牧天尊在追杀昊天尊!从幽都杀到太虚之地,连战数千里!”

  镇守一座座神城的都是天庭中的顶尖高手,有天师、天王,也有四帝,闻言纷纷笑道:“又在说昏话!牧天尊,小儿也,不过仗着身份招摇撞骗,哪里有实力去杀昊天尊?昊天尊一个喷嚏也将他打死了!”

  “是真的!”

  天庭阵营的诸将纷纷登上城楼或者浮在高空观望,遥遥看到秦牧追杀昊天尊的情形,不禁面面相觑,只见众人面色如土。

  那场面,的确是秦牧在追杀昊天尊!

  秦牧与昊天尊的修为差距,何止千里?然而现在,昊天尊竟然在秦牧的追杀下毫无反抗之力,只有一路逃命逃亡的份儿,甚至还无法逃脱!

  天庭诸将骇然,不知所措。

  看到昊天尊被秦牧暴打,是要死人的,因为昊天尊在天庭大营面前丢了颜面,只怕比杀了他还要难受,可想而知,知道这个秘密的人会面临什么下场!

  “封锁消息!”

  天庭诸将心里同时生出同样的想法,务必要封锁消息,不能传遍全军。昊天尊是天庭的颜面,昊天尊被打,其人的道心受到折辱事小,天庭的士气事大!

  倘若各军生出对秦牧的恐惧之心,昊天尊为了颜面对各军生出抹杀之心,对天庭来说都是莫大的打击!

  “这件事必须上报火天尊和虚天尊!”

  他们心中的第二个念头刚刚生出,便立刻各自动身去通报火天尊和虚天尊。不过这两位天尊因为身受重创,此刻都在各自疗伤,闭关不出。

  众将等待片刻,没有得到火天尊和虚天尊的召见,急得像是热锅上的蚂蚁,走来走去。

  “咱们应该先搭救昊天尊才是!”

  突然西天白帝失声道:“任由牧天尊下手,昊天尊怕是在劫难逃!”

  东天青帝瞥他一眼,道:“好主意!白帝道友,你速去搭救昊天尊,我们稍后便去!”

  白帝迟疑,有些犹豫:“这厮是晓天尊一脉,为何如此热衷让我去救昊天尊?是了,我去救昊天尊,我知道昊天尊被牧天尊打得这么惨,我便死定了!”

  他不再说话,其他天王、天师也是面面相觑,各自沉吟。

  过了片刻,第二天师孟云归咳嗽一声,道:“我们各派出一员大将,去追杀牧天尊,至于其他的,我们一无所知。”

  众人对视一眼,默默点头。

  就在此时,突然天眼神将急匆匆来报:“大事不好!昊天尊被牧天尊劈到城里来了!”

  各位天师、天王和青帝白帝失声惊呼,心头一片冰凉,昊天尊的名声,只怕要完全毁了!

  “这如何是好……”孟云归喃喃道,心中只觉深深的无力。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