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二七八章 惊世一箭(第四更)

第一二七八章 惊世一箭(第四更)

  哑巴、瞎子和药师得意洋洋,不住地看向秦牧等人,瞎子笑道:“境界高有个屁用?面对这等诡异,还是要靠我们!”

  哑巴阿巴阿巴的点头不已。

  药师也难掩自得,捋着下巴的胡须。

  初祖脸色微红,他原本嫌弃这三人修为实力低,排不上用场,只会拖他们后腿,不曾想事到头来竟是这三人搭救了他们。

  那只枯骨大手被敲断,神弓周围的光芒顿时收敛,渐渐现出本体。

  秦牧手掌发力,将这口神弓摘下来,只见神弓渐渐缩小,但也有丈二长短,弓上古怪的纹理极多,这些纹理像是符文印记,然而他却看不懂。

  众人围上来,但对这上面的符文印记也一无所知。

  秦牧询问卵中太始,太始也不认得。

  秦牧尝试拉开神弓,神弓很轻易便被拉开,但随着弓弦被拉得越长,秦牧便只觉自己的元气法力呼啸被拉入神弓之中!

  与此同时,神弓内神光大放,数以亿万计的毫光聚集,化作一支箭!

  众人毛骨悚然,这神弓的威力极为强大,放在帝座之宝中也是了不起的宝物。

  秦牧缓缓收力,弓弦慢慢恢复,却见那支箭又分解为道道毫光,回到弓内,而弓内的力量则又化作元气返回秦牧的体内!

  他开弓收弓,竟然没有耗费任何法力!

  秦牧将神弓交给初祖,初祖也尝试一番,啧啧称奇。

  众人各自尝试,都惊叹不已。

  哑巴眼睛一亮:“倘若能将这种奇特的法门融入到炼器之中,神兵对法力的损耗便会小了许多,可以战斗更久!”

  秦牧把神弓交给他,打量树根中的断臂,纳闷道:“这只手是从哪里来的?”

  哑巴摇了摇大锤,锤头化作大斧,铮的一声砍在漆黑的树根上。

  只见大斧落在树根上,火光四溅,哑巴黑着脸提起斧头,只见斧刃折了。

  秦牧催动残剑,一剑斩下,被震得手臂酥麻,却也未能将树根切开!

  “这个人,是生长在树根里的。”

  初祖人皇试了一下,也未能劈开树根,道:“适才我触碰到神弓时,那人对我说话,他应该还活着!”

  众人各施手段,想要劈开树根看看那人是否真的长在树根里,然而无论他们施展什么神通,催动什么神兵,都无法劈开树根。

  哑巴突然笑道:“咱们糊涂了,放着神弓不用,还要用自己的宝物。”

  他取出神弓,奋力拉开弓弦,但只能拉开一半便没了法力。

  秦牧接过神弓,奋尽一切力量将弯弓拉成满月,全力元气几乎全部被抽入弓内!

  一支神箭飞速成型,箭光疯狂汇聚,聚集在箭头之上!

  就在此时,突然间漫天光芒纷飞,呼啸而来,唰唰唰向箭头的剑光依附而去。

  那些光芒是祖庭的星光,一颗颗星辰竟似被要被这口神弓拉来,距离祖庭似乎越来越近!

  秦牧顿时只觉神弓内的力量越来越强,双臂难以承受这股力量,禁不住两条粗壮手臂颤抖。

  “糟糕,威力有些太强了!”

  他正要收力,然而星光还在汇聚,祖庭天地间的力量竟然也似要被牵引而来,在这个谷地上空形成一个个大大小小的漩涡!

  “你们快走!”

  秦牧额头冒出冷汗,发现自己竟然无法收回元气,只得咬着牙关死死坚持,嘶声道:“神弓威力放开的时候,我控制不住威力爆发时的走势!”

  初祖闻言,脸色大变,正要出言保护秦牧安危,却见残老村的三位老者很不讲义气的转身就跑,瞎子一边跑一边还叫道:“牧儿,再坚持一会,等我们跑出这片谷地!”

  哑巴声音如雷:“初祖,烟儿,风紧扯呼——”

  初祖迟疑一下,烟儿已经提着灯笼远遁而去,他也只得放下太始之卵,道:“牧儿,要当心自己,用这颗卵保护你!”

  众人一股脑向谷外奔去,只见谷地上空大大小小的漩涡疯狂旋转,一道道天地灵力涌来,轰向谷底秦牧手中的神弓!

  此时,秦牧的身躯已经化作二百多丈高,如山般的巨人,周身神光灿灿,令人难以直视。

  然而,这尊巨人却在颤抖。

  他手中的弓威能越来越强,强到超出了他的掌控!

  这一箭射出,箭头与大黑木的根须碰撞,箭中的威能必然是四面八方爆发,他身处在爆发的中心,危险可想而知!

  现在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已经由不得他了!

  就在众人即将飞出山谷一刹那,谷底中心,无比炫目的光芒爆发!

  一个巨大的光球在谷底旋转,膨胀,很快将这个山谷填平!

  刚飞出山谷的众人顿时人仰马翻,被这股恐怖的力量席卷,四面八方飞去!

  药师尽管修成了医道天宫,但修为还是最弱的那个,顿时被这股恐怖的威能射得千疮百孔!

  这光芒中,竟似有无数箭羽一般!

  好在医道天宫的妙处不可思议,他的伤口很快雨愈合,只是随即身上又多出更多的伤!

  终于,风波平息,众人各自落地,狼狈不堪。龙麒麟快步奔来,却发现烟儿没有受到任何伤,这才松了口气。

  “教主还在下面!”龙麒麟没有寻到秦牧,不由惊声道。

  谷底。

  一片山崖上到处都是光芒组成的箭支,这些箭支深深插入坚不可摧的崖壁上,惟独有一个人形区域没有任何箭支。

  而在山崖前方,秦牧站在那里,手持神弓,正面插满了箭光,即便是脸上也满满都是一支支箭羽。

  至于太始之卵,则不知何时溜到了秦牧后方,并没有挡在秦牧身前。

  噗通。

  秦牧仰面倒下,满身箭羽微微晃动。

  这些箭羽是由光芒组成,很快光芒渐渐黯淡下来,一支支箭羽缓缓消失。

  太始之卵骨碌骨碌滚了回来,小心翼翼的试探道:“牧天尊,还活着吗?”

  “还没死,只是缓不过气来……”

  卵中太始放下心来。

  过了片刻,秦牧又站起身来,看着手中的神弓,突然脸色大变抖手把神弓丢在一边。

  这口神弓太妖异了。

  不过神弓丢出去之后,他又后悔了,把神弓捡了起来:“远距离射杀别人的时候倒可以用上,但近距离用,绝对是死路一条。”

  他定了定神,看向前方,只见那埋藏着枯骨手臂的大黑木根须已经被神弓炸开,露出一具骷髅的上半身,缺了一条手臂。

  那神弓的主人,果然是生长在大黑木的根须之中。

  古怪的是,大黑木的根须内部竟然是新鲜的!

  这株难以想象的大树,根须竟还活着!

  突然,那具根中骷髅仰起头,直勾勾的看着秦牧:“夺我宝物,坏我复生,今晚,我来取你性命!”说罢,骷髅也与根须融为一体,消失不见。

  ————到上海了,参加年会也要继续码字,争取不断更,不少更!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