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二二章 豢人者终被豢之(第二更)

第一三二二章 豢人者终被豢之(第二更)

  秦牧走到他的跟前,解下衣袍披在他的肩头,笑道:“我也需要一位敢于拼搏厮杀,甚至敢于为造物主一族献出性命的勇士。留下来吧,太古时代已经过去了,造物主还有未来。”

  叔钧看着他,目光有些茫然,喃喃道:“牧天尊,你并非是真正的造物主……”

  秦牧爽朗笑道:“任何不畏艰险,敢于改天换地,敢于创造新事物,遇山开山,逢河搭桥的人,都是造物主。叔钧,而今的延康,而今的人族,与造物主有什么区别?”

  叔钧心灵大受触动,跟着他折返回来。

  宝印中,太帝冷笑道:“叔钧,造物主一族的罪人,你已经祸害了自己的种族,你还要祸害人族吗?”

  他哈哈大笑:“太古时代,你面对我时就是一个失败者,你面对古神时也是一个失败者,你失去了所有的东西。你将来还会是个失败者!”

  叔钧嘴角动了动,没有说话。

  秦牧悠然道:“太帝,真正将太古造物主送上灭绝这条路的,其实是你。换做任何人面对当年的局面,都无法改变结局。我欣赏叔钧的是,他没有像你一样逃走,而是选择留下来继续战斗下去。他有担当,而你没有。”

  太帝微微一笑:“活下来,就是胜利者。牧天尊,你什么都不懂!”

  秦牧放声大笑,元气将这块宝印卷起,送到叔钧手中,道:“你们是叔侄,你们好生叙旧,我还有事需要处理。”

  叔钧抱着这块宝印,目光又落在被困的太帝头颅上。

  太帝脸色微变,冷笑道:“叔钧,你刚才打过我了,现在我们应该两清了吧?你要知道,你也是罪人,你根本没有资格指责我,更没有资格折辱我……牧天尊!你答应过我的,不会把我当成宝物,也不会折辱我!”

  秦牧回头,笑道:“我何曾折辱你?不过,你叔叔要折辱你的话,我也不便阻拦。”

  太帝大怒,暴跳如雷,只是跳不出那块宝印。

  秦牧来到十万黑山的外围,只见延康的神人们正在试着开采另一条矿脉,不禁摇了摇头:“延康的家伙跟谁学的这么邪气?一副不怕死的样子……”

  他来到矿区边,询问一番,一位神人连忙道:“我们只是开采外围的矿脉,里面的史前神兵是万万不敢动的。瞎老爷精明,已经给我们画好了可以开采的区域,避开矿脉中心的神兵。哑巴老爷说,等我们把外围开采出来,留着中心地带让国师前去送死。”

  秦牧很是满意,笑道:“还是瞎爷爷和哑巴爷爷了解我,当然我不是要去送死,而是我有十足的把握降服那些史前神兵!”

  他嘱咐一番,却见初祖人皇等人率领着江云间等年轻一辈从外面赶了回来,这些年轻人捕获了几头太古巨兽来做坐骑,骑在巨兽身上喜气洋洋,很是威风。

  “或许延康可以弄一支巨兽大军……”

  秦牧盘算一下,去见龙麒麟和烟儿,取出那枚虚空兽卵,道:“太虚中的虚空兽未必还活着,这枚卵有可能是最后的虚空兽,倘若孵化,便是一头母兽!你们一定要小心保护,不要灭绝了。”

  龙麒麟大喜过望,连忙把兽卵收了,烟儿抢了过去,笑道:“我上次给那个圆坨坨的大圆卵搭的鸟巢还在,正好可以孵化这枚虚空兽卵!”

  秦牧目送她急匆匆的离去,又看了看龙麒麟,道:“龙胖,你要给我看的东西呢?”

  龙麒麟慌忙献宝,引领着秦牧来到十万黑山的中心,那里已经搭建起了一座座宫殿,有着各种封印封禁。

  龙麒麟来到一座宫殿前,开启封印封禁,推开门户,笑道:“教主请看!”

  秦牧走入殿中,不由目光呆滞,只见这座大殿中各色宝光晃花人眼,一堆堆产自各个矿脉的神金神料堆积如山,各种神金神料分门别类,归类齐整!

  他走在这些宝物之间,还看到还有十几个坛子,坛子里放着的应该是鸿蒙元液,元液的气息难以遮掩,散发了出来,让旁边的神金神料显得无比润泽。

  他又看到了产自太始矿脉的太始神石,虽然数量不多,但也有二百多块!

  随即他的目光又被太素神石吸引过去,太素神石的产量较多,约有三百多块!

  最多的还是太极神石,堆积如山!

  龙麒麟站在太极神石前方,得意洋洋,尾巴竖起,如同长满鳞片的旗杆!

  秦牧哭笑不得,道:“龙胖,这些太极神石都是假的,没有一块是真的。”

  龙麒麟呆了呆,急忙转过身去查看,不过这些神石的确与真正的太极神石一样,看不出有什么区别。

  “琅轩神皇的占据的矿脉是一条假太极矿脉,真矿脉你也见过。”

  秦牧走上前去,捏起一块太极神石,心念微动,太极神石突然化作一缕阴阳二气消散:“这是太极矿脉中的古神弄出来的障眼法,用来骗骗琅轩神皇倒也罢了,骗不了我。”

  龙麒麟瞠目结舌。

  秦牧笑道:“你抢到的东西里面,价值最高还是太始神石和太素神石。不过以后没有必要这么做了,我与宫天尊有点旧情,可以从她那里分到一成的太素神石,又与妍天妃有过协定,从她那里弄来了矿脉的五成神石。今后她们会主动送到我这里来。”

  龙麒麟垂头丧气,竖起的尾巴慢慢垂下。

  秦牧笑道:“不过,你也解决了我一个很大的难题。我亲自去抢宫天尊的矿脉,肯定是拉不下脸的。你去替我抢了,而且宫天尊知道虚空兽是被太帝所控制,栽赃嫁祸给太帝,一举两得!”

  龙麒麟又自得意起来,垂下的尾巴慢慢竖起。

  秦牧赞道:“尤其是你洗劫了祖神王的太古瑶池的产出,这一点让我很是欣慰。祖神王这厮,总是不给我好脸色看,屡屡与我作对。你做得很好!”

  龙麒麟尾巴竖得笔直,呼呼舞动两下。

  秦牧继续道:“只有一点做的不好,鸿天尊是天公,他占据的大泽是天河的源头,他的矿产你便不用抢了。你可以瞒得过其他天尊,但是瞒不过喜欢偷窥的天公,他肯定知道是你做的,但是碍于我的面子,没有揭破你。”

  龙麒麟的尾巴再度垂下。

  秦牧很是满意,将太素神石和太始神石收起,放在自己的神藏之中,心道:“这豢人经果然神妙莫测,连龙胖自己都抵挡不住。不过龙胖的确立了大功……”

  “龙胖,我打算回延康去寻月天尊,为她治疗伤势,你要与我一起回去吗?”秦牧问道。

  龙麒麟迟疑一下,摇头道:“这里很好,我还是留在这里,毕竟虚空兽还要孵化。倘若母兽孵化出来,烟儿一个人肯定降不住。”

  秦牧摇了摇头,心道:“烟儿多半也看过龙胖的豢人经,已经被豢得死死的,无法逃脱。”

  他寻到药师,药师沉吟道:“给天尊疗伤?我还没有试过……天尊的道伤是否能够以医道来治愈,的确是个很大的挑战……你等我三五日,我寻一些药材!”

  秦牧等候几日,药师终于准备妥当,道:“可以出发,给月天尊疗伤了。”

  秦牧很是期待:“药师爷爷有没有把握?”

  “十足的把握没有。”

  药师淡淡道:“治疗天尊的道伤对我来说也是头一次,对我来说也是一个很大考验。我需要亲自看到月天尊的伤口,才能有所决断。我这次寻到了祖庭中的许多剧毒之物,或许可以在月天尊身上试一试。”

  秦牧脸色微变。

  药师自信满满,哈哈笑道:“放心放心,我自有分寸。我又不像你是个半吊子郎中,我每次下药都很有把握的!”

  秦牧想起自己的遭遇,连打几个冷战。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