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二七章 万道一统(第三更)

第一三二七章 万道一统(第三更)

  火天尊的火之道,只需要移开一个基础的火焰符文,便可以导致功法神通大改,从而出现魂魄上的破绽!

  而从南天的人族神通者和神祇的表现来看,无人知道火天尊的功法中存在了这一个火焰符文!

  也即是说,除了火天尊自己,没有人意识到,火天尊非但没有魂魄上的弱点,相反,他的魂魄极为强大!

  魂魄强大,也就意味着他的元神极为强大!

  倘若有人想通过魂魄来对付火天尊,那么肯定会吃个大亏!

  “不知道火天尊是否将他的功法传给昊天尊?”

  秦牧怔怔出神,倘若火天尊把自己的功法交给昊天尊,那么这个破绽会跟随昊天尊,让昊天尊也无法通过这门功法把魂魄炼到极为强大的程度,甚至意识到火天尊有这个弱点。

  当然,昊天尊有其他功法神通可以炼到魂魄,但关键在于,昊天尊如果自认为拿捏到火天尊的弱点,那么他肯定会吃个大亏。

  “十天尊中,没有一人是简单人物!”

  他不禁感慨,十天尊中看起来最简单的便是火天尊与祖神王,火天尊嫉恶如仇,祖神王脾气火爆,他们都是性格单纯的人物。

  然而单纯的人,又怎么可能成为十天尊?

  “单纯的人,都已经死了。”

  他静下心神,为药师讲解火天尊造成的道伤中的道纹序列,药师听得很是认真,一丝不苟的记录下来,然后筛选自己所需要的灵药。

  秦牧忍不住道:“药师爷爷,你从前给我配药时可从没有这么小心谨慎过!”

  “你皮粗肉厚,而且是从小就泡着各种灵药长大的,耐药。”药师对他漫不经心道。

  秦牧沉默片刻,回忆童年,想到残老村其他人,都是充满了快乐的记忆,然而一回忆到药师,总是各种试药之后的惨痛经历。

  那时自己根本没有皮粗肉厚,相反因为营养不良很是瘦弱,司婆婆抱着他四处去其他的村落蹭奶吃,后来才把镶龙城主夫人掳来变成母牛给他喂奶。

  而那时,药师已经把他放在药桶里试药了,美名其曰强壮肉体,让小家伙更容易存活。

  他摇了摇头,把这些不堪回首的往事抛之脑后,道:“那么下一个便是晓天尊的那一剑了吧?”

  晓天尊的剑是第二道攻击,速度快,断去了月天尊的腰椎,将她刺穿!

  秦牧细细查看,晓天尊剑中蕴藏的神通并非是先天一炁,而是来自云天尊的功法,紫霄碧落功。

  秦牧从云渐离那里见识到了云天尊的紫霄碧落功,这门功法最大的特点就是包罗万象,有着极强的可塑性!

  紫霄碧落功与秦牧的霸体三丹功虽然有着极大的不同,但都有一个相同的特性,那就是擅长吸收其他流派,吸收其他功法的所长为己所用。

  秦牧能够这么快便融合了十八座天宫,将霸体三丹功提升到大天庭的层次,与霸体三丹功的基础有关。

  紫霄碧落功同样拥有这种奇异的特质,晓天尊这一剑中蕴藏的帝座功法数量很多,不同的帝座功法之间运行起来没有任何涩滞感!

  他检查良久,沉吟不决,脸色阴晴不定。

  药师在一旁静静等候,秦牧站起身来,走来走去,突然停步,道:“月天尊,我需要两个人相助。一个是云罗帝魏随风,一个是云天尊的后人云渐离,他们此刻都在延康。”

  他神识波动,将魏随风

  月天尊道:“你稍候片刻。”

  过了不久,月天尊唤来一个宫女,吩咐道:“外面的桃林中来了两位贵客,正在搜寻路径,你去宫门前摘下一盏灯笼,将他们请来。”

  那宫女称是,走出宫去,摘下一盏灯笼来到桃林中,只听桃林里传来两个男子的声音,惊诧道:“古怪!古怪!这里是什么地方?我怎么突然来到了这里?”

  “是哪位神圣出手,将我们摄到此地?恳请神圣现身一见!”

  那宫女挑了挑灯笼,灯光照在两人脸上,外面已是黑夜,魏随风与云渐离站在桃林中,露出戒备之色。

  ……

  片刻后,魏随风与云渐离跟随那宫女来到宫中,两人见到秦牧和药师,心中都是一惊,却没有说话。

  秦牧道:“云兄,大师兄,这位是月天尊,有伤疾在身,需要两位帮忙。”

  云渐离急忙上前,叩拜一番,道:“家祖遗训中,倘若遇到月天尊,须行叩拜大礼,叩谢天尊当年舍生忘死鼎力相助!”

  “起来吧。”月天尊幽幽的叹了口气,又回忆起从前。

  魏随风也上前见礼,道:“月天尊开辟七星神藏,对后世所有人都有大恩大德!”

  月天尊笑道:“我不过是看出了御天尊、昊天尊和凌天尊的不足之处,稍作修补罢了,没有这么大的功德,云罗帝不必多礼。”

  秦牧将晓天尊造成的剑伤说了一番,道:“大师兄收集的帝座功法最多,云兄则是云天尊的正统传人,破解晓天尊这一剑中蕴藏的道纹你们最适合!”

  魏随风与云渐离早已在延康中相识,互视一眼,魏随风咳嗽一声,道:“师弟,我留给你的那些地理图,你去搜寻过了吧?难道你没有搜寻出我藏下来的那些帝座功法?”

  秦牧脸色微红,想要蒙混过去,魏随风冷笑道:“你果然没去!那些帝座功法,都被我自己寻回来了!我的羽林军将士需要有更高层次的功法,因此我才拼了暴露的危险,跑去那些地方四处乱刨,刨了老半天才刨出我藏下的宝贝儿!你根本没有去过!”

  秦牧讷讷道:“我有更重要的事,我把祖庭弄出来了。”

  魏随风面色稍缓,不跟他计较这事,道:“那些帝座功法我交给延秀帝了,延秀帝寻了一些才智过人之辈,建立闻道院,打算修缮这些功法,将其中的神桥换做天河。我也在其中,云老弟也在其中。有空的话,你回去一起修缮。”

  秦牧连连点头,目光飘忽不定。

  魏随风哼了一声,知道他先麻烦,事实上魏随风自己也嫌麻烦,延康改革变法,不仅仅是废除神桥神藏那么简单,还有建木先天神桥,以及帝座功法的所有神通,都需要大改大修!

  更要命的是,最近些年延康变法之后,各个神藏也都有细微的改变,需要修订的细节极多。

  而且连帝座功法中的天宫也需要进行很大的改动!

  自从开皇一剑劈开天庭,延康有些胆大包天之徒竟然对天宫体系也动了怀疑之心,想要改良天宫的各个境界,最近也出了许多成果。

  闻道院就是这样建立起来的,里面都是些无法无天之徒。

  “晓天尊留下的道伤,用的大道符文都是后天大道符文!”

  云渐离此时已经在查看月天尊的道伤,脸上的惊讶越来越浓,失声道:“晓天尊修行的不是先天之道吗?为何他的紫霄碧落功融合的都是后天之道的帝座功法?”

  “因为他是天帝。”

  秦牧在一旁道:“他的先天一炁统御天底下所有的先天大道,他无需用紫霄碧落功融合先天大道。”

  魏随风与云渐离脸色大变:“你的意思难道是……”

  秦牧沉声道:“没错!天帝太初想要在这一世,将天底下所有的先天大道和所有的后天之道一网打尽,做到万道一统!”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