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三七章 箭射天帝(第二更)

第一三三七章 箭射天帝(第二更)

  天地灵力灵气疯狂涌来,向秦牧拉开的那张神弓中汇聚而去,形成呼啸旋转的大漩涡,漂浮在众人的头顶。

  那漩涡越来越大,呼啸转动,与空气摩擦,顿时电闪雷鸣,咔嚓咔嚓的围绕漩涡劈个不停!

  漩涡如同笼罩百里的乌云,内圈转动速度快,外圈转动速度慢,让方圆百里黑压压一片,只有雷电霹雳时不时将黑暗照亮。

  而东方的旭日阳光投照过来,将这片灵气灵力的黑云照成灰色。

  突然,轰隆一声巨响,一道粗大的光芒照落下来,照耀在秦牧的神弓上,箭光成型!

  秦牧弯弓,那只箭羽越来越明亮,待众人几乎无法直视之时,突然咄的一声,箭光飞出!

  那道箭光划破长空,刹那万里,隐没无踪。

  而在此去向东不知多少万里的延康以及其他各族的领地上,无数人看到了空中划过的光芒。

  秦牧一箭射出,天空中的灵气灵力漩涡还未消失,他随即再度弯弓引箭,又是一箭射出。

  咻!

  咻!

  咻!

  一道道箭光如同长虹跨过天空,在空中留下一道道光芒的轨迹。

  秦牧连续射出十余箭,终于虚脱,双膝一软,急忙用神弓撑地,但还是单膝跪在地上。

  药师取来一粒灵丹给他服下,赞道:“你现在的修为比以前更强了。”

  秦牧摇了摇头,催化药力,声音沙哑道:“我的伤势还没有痊愈,你们也各自负伤,此地不宜久留,咱们去幽都避一避。”

  月天尊点头:“昨晚的大战如此猛烈,难保会惊动其他天尊,先去幽都避避风头。”

  她取出古琴,古琴膨胀,化作一片宫阙的遗迹,只见几个少女从宫阙的暗室中走出,向她请安问好。

  月天尊还是仁慈,即便是昨晚那场恶战,她还是竭力保护自己的侍女的安全。

  幽天尊也被晓天尊重创,伤势未愈,当即脚下轻轻一顿,众人天旋地转,下一刻便出现在幽都中。

  晓天尊的神器御天尊也被他带了进来,身上被贴满了黄表纸,亦步亦趋的跟在他们身后。

  幽天尊放出纸船,向幽都土伯驶去,月天尊四下看去,但见幽都中还有一艘艘纸船在各个世界中穿行。

  月天尊诧异,看了幽天尊一眼,低声道:“幽,你为何没有收回所有分身?”

  “我替土伯管理幽都的秩序,诸天万界到处都有死亡,职责所在,不得不留下一些分身前去各界接引亡故之人。”

  幽天尊摇头道:“而且,我不知道来者是晓天尊,也不知道晓天尊如此强大。”

  月天尊摇了摇头:“你应该多与人交流一些,不应该这么自闭。”

  幽天尊瞥她一眼:“你不也是如此?你隐居在桃林中,这些年与谁交流过?”

  秦牧加紧炼化灵丹,闻言笑道:“你们俩的心结都解开了,今后便多走动走动,比如说多去去延康学习交流。”

  幽天尊不再说话。

  月天尊犯愁道:“我倒是想去,但是我去延康,只会给你们延康带来灾难。现在十天尊容不得我了。”

  他们离开之后,道门的钟声响起,许许多多的道门道士下山,检查四周,但见万里桃林被完全摧毁,不复存在,桃林中的宫殿也消失无踪。

  古怪的是,只有桃林被毁,桃林之外没有留下半点神通波动的痕迹。

  “昨天晚上,我看到一道道空间壁垒竖起,如同光幕,将桃林四周完全封住。”

  一位老道人道:“桃林主人还是仁慈,即便是那样的恶战,还是没忘记守护外面的百姓……”

  “不要议论此事!”

  一位道门长老突然道:“天庭很快便会有强者前来调查昨晚的事情,倘若问到我们,我们如实说出昨晚所见即可!来者,很有可能是天庭十位天尊的亲信,甚至说不定有天尊会亲自前来!因此你们在说话的时候,万万不要夹杂着自己的猜测!明白吗?”

  众道人纷纷称是。

  一个年轻道人迟疑一下,还是忍不住问道:“严长老,刚才那十道流光,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位道门长老犹豫一下,摇了摇头:“不要有任何猜测。慎言,慎行。”

  延康,上京。

  延秀帝临朝,文武百官登朝,将各地大小事件一一汇报给皇帝,灵毓秀仔细倾听,一一处理,又问责办事不利的官员,雷厉风行。

  这时,有朝官上奏,道:“臣晓天机,有本上奏。”

  灵毓秀看向朝堂上的那位年轻神祇,笑道:“金紫光禄大夫不必多礼,你有何本要奏?”

  朝堂中的文武大臣都露出羡慕和欣赏之色,这位晓天机是年轻一辈中最为出类拔萃的人物之一,年仅十九,便早早的修成神祇。

  而且此人才华出众,超凡脱俗,对任何事务都很有见地,灵毓秀发觉他的才能,渐渐对他很是器重,而今已经提拔到金紫光禄大夫一职,官居正三品,虽然是文散官,没有实权,但地位已经极高!

  晓天机取出奏折,沉声道:“臣要奏江陵督造厂舞弊一案。江陵督造厂卫墉,仗着他是卫国公的子孙,又仗着他与国师牧天尊、前国师江白圭的关系,收受贿赂,用劣等神金神料替代上等,徇私舞弊。江陵督造厂锻造了许多劣等神兵送往天庭,被造父宫查出,造父宫震怒,发回重炼。”

  灵毓秀微微皱眉,道:“呈上来。”

  就在此时,突然一道箭光如同长虹贯入上京朝堂,射入晓天机的后脑之中!

  轰——

  无比恐怖的威能在晓天机的脑中炸开,晓天机当朝支离破碎!

  朝堂上文武百官震怒,纷纷飞身而起,一座座天宫飞出,护住灵毓秀,只见那道箭光将晓天机炸得粉身碎骨!

  但令人惊惧的是,晓天机的元神却还在,那根箭羽定在他元神的后脑上,竟然没能穿透他的元神!

  一股无比恐怖的悸动突然在朝堂中爆发开来,晓天机的元神越来越大,越来越伟岸,将金銮殿撑得四分五裂!

  那是滔天的帝威!

  文武百官急忙拥着灵毓秀后退,匆匆离开。

  “牧天尊!”

  晓天机的元神咬牙,气极而笑,突然第二道长虹贯入,射在第一支箭羽上,将第一支箭羽的威能激发。

  晓天机被两道箭羽带得飞起,飞出上京。

  然后是第三箭,第四箭,第五箭!

  连续五道箭光射在他的同一个地方,那就是后脑!

  文武百官刚刚拥着灵毓秀走到后宫中躲避,便见北方的天空突然变得无比明亮,半空中像是有万千颗太阳同时爆发!

  呼啸的狂风席卷天空,天空中原本有云彩,突然间便被一股恐怖的波动荡平得干干净净!

  灵毓秀脸色大变,震退百官,喝道:“立刻升起上京的防御大阵,抵挡冲击余波!”

  同一时间,地德天宫,闻道院。

  晓初觉带着一摞厚厚的典籍来寻村长苏幕遮,笑道:“院长,我有些疑难不解,就是这些典籍中记载的道境剑域,还有便是剑二十式,我始终参悟不透。”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