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四零章 历史的痕迹(第一更)

第一三四零章 历史的痕迹(第一更)

  当年赤皇察觉到域外天庭的强大与恐怖,他为了给人族寻找的一条后路,在时空中穿梭,寻找未来的生机。

  他找到的便是此地,然而那时候的赤皇被这个危险的混乱空间重创,即将身死,于是他身化悬空界,放出自己的不灭神识去通知自己的族人。

  悬空界只是处在混乱空间的外围,而现在晓天尊则是陷落在中心。

  晓天尊四下看去,大皱眉头,他原本以为月天尊只是将他放逐到宇宙的深处,却没想到月天尊将他放逐的地方连他也没有来过,也未曾听过。

  这里的空间错乱,他站在一片奇异的时空之中,只见这里没有上下之分,没有左右之别,不远处又有其他空间飘来,晓天尊发出惊叹。

  他的身躯被空间扭曲,像是一条大蟒蛇弯弯曲曲,被拉得长达千百里,待到那个空间飘过去,他才恢复如常。

  “无论如何都要离开这里!”

  他正要迈开脚步,一个八棱锥形的空间从他的头顶坠落,晓天尊立刻感觉到无比的疼痛。

  他看到自己分成八个身体!

  八个完整的身体,甚至包括八个完整的元神,然而疼痛也从一个个身体里传来!

  “这世上,没有什么诡异能够伤到天尊!”

  他强行催动修为,硬生生将身体合拢,拄着元木漫无目的的走去。

  突然,他看到了自己的后脑勺。

  这是另一个空间的作用。

  他不仅仅看到了自己的后脑勺,甚至看到了自己的五脏六腑,自己的大脑,乃至于看到自己脑中的思维波动,像是浩瀚宇宙一般的思维意识,无数思维的光芒像是星空般闪耀!

  他的身体像是没有了边界,内部无比浩瀚。

  “没有什么能够困住天尊,困住朕!”

  他将修为提升到极致,身体又恢复正常,这一路上他经过了不知多少诡异事件,然而这片空间的迷宫却像是永远没有尽头,没有终点。

  晓天尊静下心神,突然催动元木,元木的一片片树叶飞起,飘向那些古怪的空间碎片之中。

  元木的一条条根须四面八方延伸,这株元木在元界中托起诸天万界,来到这里也威能丝毫不减。

  这就是晓天尊活着离开此地的本钱,就算是这混乱空间、放逐之地如何复杂,他也一定可以离开这里!

  这时,他突然感觉到元木的根须触碰到了实物,不由心中微动。

  他顺着元木的根须赶过去,一路上各种诡异的事情发生,几次三番险些将他葬送在这混乱空间中,不过天尊毕竟强横,还是硬挺过来。

  他来到元木根须触及的地方,那里是一片尚未完全破灭的陆地,并不算大,只有三五十里方圆,漂浮在这个混乱空间中始终没有破灭。

  那片陆地中弥漫着令人哀伤的死亡气息,即便是元木的根须来到这里,也突然枯萎。

  晓天尊感觉到这种哀伤,并非是神祇留下的,而是天地大道留下的哀伤,是大道在死亡时发出的哀叹。

  他收回元木,小心翼翼的降临到这片无比古老的陆地上,竭力压制心中的恐惧。

  这里大道死亡的气息让他也心生恐惧,哪怕他是先天五太中的太初,心中也难免对这里充满了畏惧。

  但他毕竟是曾经的天帝而今的天尊,还是强行压下心头的恐惧,克制心魔,继续搜寻此地的秘密。

  这种大道的感伤让他的道心也随之而感伤,不知不觉间双眸落泪。

  而这种大道的恐惧也让他恐惧,战战兢兢,如履薄冰。

  终于,晓天尊看到了大道感伤恐惧的源头,那是一株古老无比的树木,粗大,树冠惊人,然而已经完全没有了枝叶,只剩下了干枯的树枝树干树身。

  它被掀翻,斜倒在地上,根须也完全干枯了。

  它树枝断了不知多少,那些黑枯的枝条似乎轻轻一碰便会破碎,然而让晓天尊惊惧的是,即便这株树已经变成了这个样子,却还能守护着这片陆地!

  这片陆地之所以能够在混乱空间中保存下来,没有被这里古怪的空间碎片摧毁,正是这株枯树的作用!

  “还有比元木更加强大的宝树?”

  他定了定神,这时他注意到一根树枝上挂着一枚干巴巴皱巴巴的果实,那果实乌黑,上面有很多纹路,只是无法看清。

  晓天尊呆了呆。

  他见过这种果实!

  这是道果!

  太帝将自己的神识烙印在终极虚空时,大道形成了神识大罗天,那时的晓天尊还是太初,是太帝名义上的义子!

  太初见到了极为神圣的一幕,他看到了神识大罗天的形成,看到了大罗天中太帝的大道化作了一株道树。

  道树生根发芽,抽出枝条,缓缓生长,长成冠遮神识大罗天的一株参天巨木!

  并且,太初还看到了太帝的神识大道在树上开出了道花,结出了道果,虽然只是一枚青涩的果实,但还是带给他无以伦比的震撼!

  而眼前这株枯树,分明也是一位强横无比的存在烙印在终极虚空中的道树!

  那个干瘪皱巴的果实,便是那位存在的道果!

  “不对!不对!”

  晓天尊难以压制心头的震惊,失声道:“太帝是唯一一个将自己的大道烙印在终极虚空的存在,没有第二个人能够办到!终极虚空中,只有他的神识大罗天,怎么可能有第二个人在太帝之前烙印虚空,并且结成道果?”

  这枚道果应该是成熟的道果,即便干瘪萎缩了,也还是比太帝的道果大了许多。

  这样的存在,无声无息的死在这里,让他不寒而栗。

  晓天尊定了定神,向那道果走去。

  幽都。

  土伯与虚天尊的神器御天尊对峙,虚天尊显然是觉察到幽都的异动,发觉有机会对付土伯,这才驭使神器御天尊。

  幽天尊远远见了,皱了皱眉。秦牧笑道:“咱们现在也有神器御天尊,无需再怕虚天尊什么了。”

  幽天尊称是,把晓天尊的那尊神器御天尊身上的黄表纸揭开,控制神器御天尊,这尊神器越来越大,越来越高,与虚天尊的神器御天尊不相上下。

  虚天尊见状,立刻收敛气息。

  幽天尊打算将她的神器御天尊摧毁,土伯宏大的声音传来:“仁圣王,无需如此。”

  :。: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