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四二章 土伯期待死亡(第三更)

第一三四二章 土伯期待死亡(第三更)

  土伯转过身来看着他,似乎是不明白他的意思,头顶的双角如同岩浆河流,泛着火焰。

  秦牧面对这位伟岸存在的注视,心中没有丝毫的慌张,微笑道:“咱们既然是盟友,那么有些事情不应该对盟友隐瞒吧?天公有他的手段,跳出桎梏。作为幽都之主,与天公并驾齐驱的存在,土伯不会没有自己相应的手段吧?”

  土伯元神沉默片刻,道:“你觉得我应该有自保的手段?”

  秦牧笑道:“不是我觉得,而是你应该有。你倘若没有,才会让我惊讶。”

  土伯又沉默片刻,道:“我有。”

  秦牧精神一震,双眸炯炯有神的看着他,等待他继续说下去。

  然而土伯又沉默下来,并没有继续说下去。

  秦牧被他引起了好奇心,试探道:“土伯的手段是什么?”

  土伯这才继续道:“我与天公一样,用的都是跳出幽都大道束缚的手段。”

  秦牧等待了片刻,然而土伯却没有继续说下去,不由勃然怒道:“你这个人……这尊神,说话怎么像个锯嘴葫芦,每次只能倒出一个籽儿?土伯,你是跟幽天尊相处太久,也自闭了吗?”

  土伯看他一眼,慢吞吞道:“你真急性子。我与仁圣王相处的很好,我们经常坐在一起喝茶聊天。”

  秦牧想象不出那种情形。

  两个锯嘴葫芦在一起聊天,你一个字我一个字的往外嘣,怎么才能聊得下去?

  “你随我来。”

  土伯元神走入那片宫阙,秦牧又被他勾动好奇心,急忙跟上他,宫阙中,药师还在为幽天尊震断。月天尊看到他们,连忙跟上来,悄声道:“幽天尊的伤势很麻烦……你们这是去哪里?”

  秦牧悄声说了一番,月天尊也动了好奇心,道:“土伯神通广大,手段一定惊人无比。”

  两人跟着土伯走入宫殿内的岩浆池边,土伯元神走入岩浆池中,两人也跟着走了进去。

  岩浆不热,不像是岩浆,反倒像是一种奇异的液体。

  秦牧心中纳闷,土伯这种神圣极为奇特,他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肉身,他的身躯是由无数死亡的世界组成,没有生机。

  这对有着肉身的人们来说,很难理解这种生命体,然而土伯又偏生存在。

  事实上,天公也是如此。

  天公的身体是由无数太阳和光芒组成,也没有传统意义上的肉身。

  而道生古神中这两位最为奇特,其他道生古神,如天阴娘娘和帝后姊妹,都是有肉身的,秦牧对天阴娘娘和帝后姊妹的肉身研究都很深,很透彻。

  他们走过了无尽的岩浆,来到土伯的体内,空间突然变得空旷起来,虽然里面依旧是无尽的黑暗,但是却可以看到一处处亮光,只是这亮光实在太多了。

  秦牧张开眉心竖眼看去,看到的景象令他感觉到奇怪。

  他看到的那些亮光是无穷无尽的生灵,被业火包围的生灵,数量极多,比天上的繁星还要多出不知多少!

  那些亮光所在的地方,是一个个世界,数之不尽的世界,元界的诸天万界已经是极多,但是比起他现在看到的世界来说也仅仅是九牛一毛。

  更为古怪的是,这些世界的生灵,他们的业火并不稳定,一缕缕业火从他们的身上飞起,向黑暗中飞去。

  在黑暗中,这些业火汇聚在一起,形成了一条条业火的洪流。

  业火洪流像是蛛网,在黑暗中三五道合并在一起,不断合并,来到土伯体内的中心位置,便完全汇聚起来。

  那里业火弥漫,极为浓烈,即便是秦牧的目力也无法看穿!

  那里的业火,形状像是一个巨大的火球,又像是一个业火组成的圆卵!

  一个正在孕育生命的业火之卵!

  月天尊打量土伯体内的空间,目光落在业火汇聚之地,不禁轻咦一声。

  土伯道:“月道友看出来了?”

  月天尊露出疑惑之色,道:“是看出了一些端倪。你汲取众生业火,在孕育什么东西。不过我看到那业火之卵中没有任何生命的迹象!”

  秦牧也在向那里看去,他现在的目力无法看穿业火之卵,远不如月天尊的目力,但也看出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土伯凝聚众生业火,众生犯下的过错太多,业火焚烧魂魄,土伯将众生的过错取来,让业火不焚烧众生之魂,而是在自己体内燃烧。

  古怪的就是这一点,土伯的身躯就是幽都,然而此刻的土伯真身,竟然只剩下一个外壳,里面是空的!

  也即是说,土伯只剩下外层的大陆作为皮肤,里面的土伯真身不翼而飞,只剩下这一团业火之卵!

  “我没有真身。”

  土伯道:“我是在用众生业火为我铸造真身,以备将来摆脱古神的身份,成为独立的生命。幽都的大道成就了我,但也束缚了我,幽都让我拥有无边的力量,也让我被束缚在此,不能体会喜怒哀乐爱恨情长。我嗅不到香味,吃不到美味,没有触感,没有痛觉,甚至我连亲情友情爱情也完全感受不到。不过……”

  他沉默片刻,道:“我曾经感受到过。”

  秦牧心中微动,低声道:“阿丑。”

  “是阿丑。”

  土伯继续道:“阿丑经历了我未曾经历过的事情,阿丑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爱恨情仇,相比他,我根本不算是一个生命。我只是一个幽都大道的载体,是阿丑杀上天庭,而并非是我。我羡慕他。我期待着一场死亡。”

  秦牧与月天尊心神大震,难以置信的看着他。

  土伯呆板的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你们没有听错,我羡慕阿丑,期待着一场死亡,期待自己变成阿丑。这业火铸真身,是我为阿丑准备的,我在等待着阿丑的女儿杀死我,等待着她杀死我之后,我变成了阿丑。那时……”

  他丑陋的面容充满了温柔的微笑:“我们又是一家人了。我是一个父亲,她是我的女儿。”

  月天尊沉默下来。

  秦牧忍不住道:“虚天尊会认你这个父亲吗?土伯,你是在拿自己的命在开玩笑!”

  土伯低头看着他,丑陋呆板的脸上有着越来越多的人情味儿,道:“牧天尊,你不是我,也不是一个父亲,你永远也无法明白我在成为阿丑时,我在女儿出生时的那种心灵上的悸动。你不是要看我隐藏的手段吗?你看!”

  他的手掌叉开,轻轻一挥。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