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四七章 载极虚空(第四更)

第一三四七章 载极虚空(第四更)

  宫殿中,月天尊与秦牧交流彼此修行的心得,秦牧把自己对于各种大道的领悟毫无保留的传授给她。

  从宏观术数到微观术数,从古神大道烙印到造化之道,从天河神藏到祖庭五太。

  以及灵胎神藏宇宙布局,领域上的见解,道境体系的感悟,秦牧都毫无保留。

  上皇时代可以说是神藏天宫体系的集大成的时代,月天尊作为那个时代的领袖,自然也有着自己的各种不凡感悟。

  两人躲在桃林中交流,只觉时光短暂。

  秦牧与月天尊一起入梦,在梦境中延长时间,两人在一个个梦境中交流,彼此都觉得很是充实。

  不知不觉间又是数月过去,元界大局势是太平的,只有小规模的动乱。

  诸天万界的种族太多,各方势力鱼龙混杂,天庭十天尊各自派来自己麾下的亲信,各自建立势力范围,彼此间有着小范围的冲突和试探。

  而诸天的各大种族也趁着动乱各自选择立场,支持不同的天尊与势力,诸天与诸天的战争渐渐多了起来,规模也慢慢变大。

  秦牧与月天尊躲在小楼成一统,对外界的变故充耳不闻,视而不见。

  月天尊走的路径也是神藏天宫体系,她汲取的是上皇、龙汉时代的各种不同的帝座功法,也打算走上修炼成天庭的道路。

  上皇时代有着十五位南上皇天帝,很多是她与凌天尊的弟子,她集合众家之所长,修炼自己的天庭,而今也有着非凡的成就。

  只是她没有进入天庭,导致她不如天庭十天尊在帝座功法上的积累雄厚。

  这次与秦牧交流,也是补上她的不足之处。

  但是想要开创出自己的大天庭功法,集合各种帝座功法之所长,还是需要时间和自己的琢磨磨合。

  她的功法叫做载极虚空经,这门功法之所以叫做载极虚空,是因为载、极、虚空都是数字,载极是极大数,载是万亿亿亿亿亿,极是亿亿亿亿亿亿。

  而虚空是极小数,零后十八位数。

  月天尊的功法以载极虚空命名,说的是空间之大和空间之小,大可诸天万界载极之地一步跨越,小可化作微尘粒子,甚至变成不可分割的虚空,藏迹其中。

  她的一身成就,都是以载极虚空经为基础,以虚空天宫为中心,四周建立不同的天宫,形成自己的天宫体系。

  秦牧学习她的载极虚空,试图参悟出空间之道的奥妙,让他发觉到很多有趣的东西。

  月天尊的功法中有许多符文,与虚空兽的符文竟然出乎意料的一致,不仅如此,延康的传送神通中的许多术数符文,也与载极虚空的空间符文相似。

  “当年与云天尊凌天尊一起前往太虚时,我见到了那头虚空兽,因此抄录了许多虚空纹。”

  月天尊笑道:“这些虚空纹对我的空间之道很有启发。不过我收获最多的地方,还是混乱空间,我被困在那里百十年之久,让我参悟出空间大道的高深道理。”

  秦牧大是羡慕,道:“混乱空间中都有些什么遗迹?”

  “古怪的空间碎片,还有些腐朽之物,我一时片刻间也无法说清,好像不是这个时代的东西。”

  月天尊回忆往昔,摇头道:“具体是哪个时代的遗物,我便不知道了,那里面太凶险,连我也不敢进入最深处,而是找到路径便早早的离开了。”

  空间之道极为难学,难练,秦牧这几个月也不过是初初入门,粗通一些空间神通,想要做到月天尊那样可以无视距离与空间,则还需要更多的努力。

  他甚至还难以炼就虚空天宫,无法空间入道。

  “难道说,我也需要进入混乱空间一次,才能参悟出空间的奥妙?”

  他不禁摇了摇头,混乱空间极为危险,而且晓天尊被流放到那里,现在并非是去那里参悟空间之道的最佳时间。

  “元界诸侯割据,现在是最安全的时候,但是也不能掉以轻心。”

  秦牧向月天尊借了一盏灯笼,向她辞别,道:“十天尊中,鸿天尊可以信赖,其他天尊都不值得信赖,不知何时便会突袭元界。月,你精通空间之道,十天尊想吞并元界,必会先除掉你。你要当心!”

  月天尊送他出桃林,有些不舍,待到他即将走出桃林时,突然笑道:“牧,你当年为我画过一幅画,今日可以再为我画一幅吗?”

  秦牧停下脚步,取出笔墨纸砚,抬头看去,桃林中花儿争艳,难掩女子之美,月天尊站在桃树下,手中抓着一根桃枝。

  桃枝上花儿三两朵,遮住她的樱唇,她显得有些拘谨,有些羞涩,又显得有些期待。

  秦牧抓住她这一瞬间流露出的美,提笔落笔,一卷美人图很快完成。

  月天尊凑上前来看去,画中的自己的神态让她有些羞涩。

  这时,秦牧继续落笔不停,画出了第二幅画。

  画中,秦牧正在提笔落画,月天尊在他身后俯身,目不转睛的看着他的画作,长发垂下,落在秦牧的脖子上。

  画中的他们都只露出侧脸,神态很是认真,都有些羞涩。

  月天尊看得入迷,突然醒悟过来,秦牧画的,不正是现在的他们吗?

  “我要这一幅!”

  月天尊抢走了第二幅画,卷起来飞速的返回桃林,转身挥手道:“牧!”

  秦牧正在卷起第一幅画,闻言抬起头来,与她遥遥招手。

  “牧!”

  月天尊大声道:“活下来!我等你再回桃林!”

  “好!”秦牧大声回应。

  他转身走出桃林,走向延康,月天尊倚靠在宫门前,她神通广大,可以看到秦牧提着她送的灯笼迈步前行的姿态。

  “牧天尊并没有我印象中的帅气,是我把他想象得太英俊了,但很实在。”

  她低声笑道:“更加有趣。”

  秦牧似乎察觉到她的目光,回首看来,月天尊急忙转移目光,心里怦怦乱跳:“他的感官太强了,能够看到了隔着空间的目光!差点便被他发觉是我在窥视他!”

  秦牧摇了摇头,回到延康,先去闻道院转了一圈,闻道院建立在地德天宫中,村长是闻道院的院长,向他说起晓初觉被射杀一案,道:“天帝分魂转世延康,一次竟动了二魂,幸好被不知哪位天尊射杀了。此事不得不防,除了天帝之外,焉知不会有其他天尊也分魂转世到延康中来?”

  秦牧道:“那就动用生死簿,将每一个神祇都盘查一遍,找清每一尊神祇的根脚。只要这些天尊没有混入延康权力中心,那就随他们去学。”

  村长冷笑道:“倘若混到权力中心呢?我们去哪儿寻一位天尊出手,再度将他们射杀?”

  秦牧取出神弓,似笑非笑道:“村长爷爷看一看,射杀天帝二魂的,是否便是这张神弓?”

  村长瞪大眼睛,看了看神弓,又看了看秦牧。

  秦牧一手拄着大弓,一手叉腰,洋洋得意。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