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五五章 大黑山朝圣(第四更)

第一三五五章 大黑山朝圣(第四更)

  天公、土伯和秦牧看向四周,他们每个人见到的景象听到的道音各不相同。

  天公看到的是更深层次的天道,自己不曾领悟到的更高境界,听到的是天道的声音,比他这位天道所生的天公领悟的更深。

  土伯看到的则是幽都大道,也如同天公所见一般惊人,听到的声音也是如此动听,让人忍不住有一种闻到而歌的感触。

  秦牧所见所听又是与他们不同,他见到的听到的是一片混沌,模糊不清,不知所谓,但又觉得玄妙难解。

  三人各有各的感触,天公和土伯很少激动,但此刻却激动异常,各自亘古不动的道心也难以压制。

  秦牧倒是早就习惯了太易,因此倒没有激动。

  这一路向上走去,终于来到了这座大殿的门户前。

  他们向殿内看去,只见霞光缭绕,如水母的触手飘荡,如云气缓缓舒展,说不出的神圣。

  大殿已经不像是大殿,倒像是所有大道的起源地,即便是秦牧走入其中也像是头一次来到这里。

  这座大殿是他建的,是他的宫殿,虽然秦牧没有来过几次,但也知道大殿绝非现在的样子。

  “山不在高,水不在深,我的宫殿里有了太易这位真正神圣,也变得与众不同超凡脱俗了。”他心中暗道。

  贵不在大殿,贵在殿中人。

  天公土伯心中的惊讶更多,秦牧修为境界尚低,看到的东西没有他们看得深,看得远,他们看到的景象更加惊人!

  在秦牧的眼中,万道环绕的太易老人像是一个枯木,里面蕴藏着些许生机,但是在天公和土伯眼中,那就非同小可了。

  他们仿佛看到宇宙的起源,大道的缘起,一位坐在大道巅峰的存在,永恒的烙印在这个宇宙的过去、现在与未来!

  天公与土伯上前,躬身见礼,毕恭毕敬道:“道兄。”

  “两位道友不必多礼。”

  老者太易微微点头,道:“两位的来意,我都已经知晓。”

  天公和土伯古井无波的思维也不免起了道道涟漪,土伯道:“当年大道告诉我们,要把造物主从祖庭清除出去的,是道兄么?”

  太易点头。

  天公与土伯对视一眼,天公道:“上天有好生之德,为何道兄要除掉造物主?”

  “我并非是要除掉造物主,而是请你们把造物主清除出去。”

  太易道:“我的愿望是好的,但是你们在清除造物主的途中,却诞生了各自的野心,欲望,最终要对造物主赶尽杀绝。而这,并非是我想见到的。”

  天公和土伯各自沉默下来。

  私心。

  他们的确在铲除造物主的过程中生出了各种各样的私心,有的变成了野心,有的变成了对权力的渴望,有的演变成对外物的欲望。

  于是,古神开始奴役半神和后天种族,于是古神开始以半神和后天生灵为食,享受他们的祭祀。

  于是,古神统治诸天万界,高高在上,失去了原来的本心。

  他们中有些古神原本是造物主所创造,服务于造物主的,有些是天地所生,养育着万千太古巨兽的,维持秩序,有些则是天地大道所生,掌管生老病死星空运行以及创造毁灭的。

  也有的是秉承着天地意志所生,从卵中降世,要守护世间的。

  然而,在清除造物主的途中,一切初始的愿望都随着他们的权力的增加而渐渐变了。

  在他们除掉造物主之后,他们成为了另一批造物主,更加残暴的造物主。

  天公和土伯沉默了片刻,天公躬身道:“道兄,我会成功吗?”

  太易道:“你的愿望是什么?”

  天公道:“摆脱天道的束缚。”

  太易点头道:“你会成功。”

  天公脸上露出喜色。

  土伯也躬身道:“道兄,我会成功吗?”

  太易道:“你的愿望又是什么?”

  土伯道:“摆脱幽都大道束缚,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

  天公皱眉,向他看来,有些不解。

  太易道:“你会成功。”

  土伯露出喜色。

  秦牧跃跃欲试,举手道:“太易道兄,我会成功吗?”

  太易不答。

  秦牧兴奋道:“我的愿望是推行圣人之道,神为人用,限制神的权力!让人神谐和,让后天之道发展,胜过先天,让人们富足,才有所用,学有所成!让十天尊这等腐朽者被淘汰,让不断的新人新鲜血液涌现!能成功吗?”

  太易还是不答。

  秦牧皱眉,还待再问,太易已经闭上眼睛睡着了。

  秦牧瞪大眼睛,太易鼾声渐起,秦牧朗声道:“道兄为何不说话?道兄,你住在我大黑山,地租不交不说,我问你你也不答……”

  天公和土伯向太易躬身,一左一右架起秦牧向外走去,天公埋怨道:“牧天尊,你岂能用这种语气对太易道兄说话?他是成了道的人,超脱的人,怠慢不得!”

  土伯也道:“他不与你计较,但你也不能放肆了。传扬出去,世人都要唾骂你,连我也要在小册子上再记你一笔!”

  两人不由分说,把秦牧架出这座圣殿,秦牧手足冰凉,犹自向殿内发问:“太易道兄,我的愿望能成功吗?是否能成,对你来说不过是点头摇头的事,你为何不说?”

  那座大殿突然间丧失了所有的霞光和道光,太易已经走了。

  秦牧怅然若失。

  天公笑道:“牧天尊,太易道兄就住在你这里,今后你有的是机会问他,何必急于一时?土伯道友,你是怎么回事?你摆脱幽都大道束缚,我能理解,为何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活生生的人?人有七情六欲,有悲欢离合,有生老病死痛,我等古神摆脱大道束缚,求的是超脱,而不是用人的情感把自己束缚住!你的道,走偏了!”

  土伯放下秦牧,丑陋的面孔上露出一丝笑容:“道兄,你高居在上,看世间众生时,是俯视众生。我在幽都之中,看众生时是仰视众生。你期待超脱天道,我期待成为众生。”

  天公皱眉。

  土伯道:“牧天尊给我们机缘来见太易,向他问道,而今我们已经问道了,该是给牧天尊他应有的东西了。牧天尊,本源之角,我已经为你准备好了。”

  天公见无法劝动他,只得将这件事暂且放下,道:“牧天尊,你要炼世上最强的神瞳,我也为你准备我的神眼中的天道晶体,可以化作你神眼的前房!你准备好了吗?”

  秦牧依旧直勾勾的看向那座大殿,过了片刻才收回目光,木然道:“准备好了。”

  :。: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