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六八章 相互钳制(第一更)

第一三六八章 相互钳制(第一更)

  “人言可畏,流言如矢,可以射杀人。”

  魏随风毕竟还是更为成熟一些,向幽溟太子低声道:“太子,这件事还是不要说出去,我知你感念地母元君之死,也知道你明白牧天尊的心意,理解他的作为。但将来天下太平时会有更多的人非议牧天尊,终究要坏他的名声,毁其名誉。这件事,最好瞒住天下人。”

  幽溟太子迟疑一下,点了点头。

  秦牧摇头道:“大师兄,瞒不住的,此地有我们战斗留下的痕迹,也有龙虓、嫱天妃、宫天尊和琅轩神皇,他们岂能不说出去?不必如此紧张,我做了,又何惧人说?”

  魏随风皱眉,话虽如此,但当英雄之举不被人理解时,当后世人的思维观念与战时不符时,还是会评论前人,非议前辈先贤的作为。

  前辈们光芒太耀眼,但越是耀眼的人物,身上的污点也越清晰,哪怕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污点,也会被人放大,宛如苍蝇发现了勇敢的战士身上的伤口,便要嗡嗡叫唤舔上两口。

  对于这种情况,魏随风看得多了。

  幽溟太子经历的世事太少,不理解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秦牧对此则无所谓,然而魏随风却有些替秦牧感到委屈。

  “天尊之战,已经到了尾声了吧?”

  秦牧来到附近最高的一座神山,登上高处,远远眺望,幽溟太子和魏随风来到他的身边,三人看向远处。

  那里,宫天尊、琅轩神皇、嫱天妃和龙虓还在恶斗,原本嫱天妃落入下风,但是有了太帝的头颅和拳头相助,顿时占据上风,突袭之下将宫天尊、龙虓和琅轩神皇打得连连吐血。

  太帝头颅虽然没有多少实力,被秦牧消磨得一身修为所剩无几,只相当于一个帝座境界的存在,但他的神识却是强横。

  他的拳头也是太帝肉身仅存的肢体,并非是观想出来的,因此威力极强。

  但是嫱天妃很快便吃了大亏,被宫天尊龙虓和琅轩神皇针对,三位天尊级的存在一起攻击她,导致她再度被重创。

  于是,现在形成了一种古怪的局势,谁的实力强,谁的伤势轻,其他人便会联手攻击谁。

  但是这样的结果便是四败俱伤,最终谁都无法获得最终的胜利!

  “我们有可能捡漏吗?”

  魏随风心头怦怦乱跳,喃喃道:“倘若他们四位四败俱伤,实力都所剩无几,那么我们三人联手,是否能够除掉他们?”

  他此言一出,幽溟太子也不禁心头怦怦乱跳,有些道心不稳。

  秦牧摇头道:“倘若四败俱伤,那么最终的获胜者将会是龙虓,宫天尊琅轩神皇和嫱天妃都是从太古时代活到现在的人物,不会给龙虓这种机会的。”

  魏随风微微一怔,随即明白他的意思。

  幽溟太子却还是有些不明白,魏随风解释道:“这里是祖庭背面,龙虓就算受伤,还是有无数巨兽听他调遣。倘若宫天尊他们伤势太重,龙虓便可以控制那些太古巨兽攻击他们,就算是磨,也能把他们磨死。”

  幽溟太子恍然大悟:“十天尊精明无比,不会让自己陷入这种局势之下。”

  “不过还是陷入过。”

  魏随风瞥了秦牧一眼,道:“太帝与昊天尊两败俱伤,便被人捡了便宜。我听人说,师弟曾经追杀昊天尊六十万里,杀得他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

  秦牧心里很是舒坦,笑道:“其实怪不得昊天尊,那时他与刚刚复生的太帝以命相搏,不得不绽放自己所有的力量。倘若他赢了,挟击杀太帝之威,谁还敢与他作对?十天尊都将臣服于他,不敢有二心,他的地位便稳了。”

  魏随风道:“祖庭炼化太帝之首呢?”

  “那是太帝被四天尊碾压。别说太帝并非是巅峰状态,就算是巅峰状态,也会被四天尊碾压。他若非逃得快,连颗头也不会剩下。”

  秦牧笑道:“捡漏,没有那么容易的。”

  正说着,突然轰轰轰数股剧烈的波动传来,龙虓被重创,腾空而起,呼啸而走,远远遁逃。

  他伤势很重,九颗脑袋脖子被折断了七条,无力的耷拉下来,身上的龙鳞几乎破碎的干干净净,不得不遁走。

  再战下去,便会伤到他的本源。

  他刚刚逃走,嫱天妃突然咯咯一笑,撇开宫天尊和琅轩神皇,飞速远去,她的身形越飞越高,人在空中便结出逆向召唤祭坛。

  秦牧脸色微沉。

  嫱天妃能够学会逆向召唤神通,肯定是叔钧和龙麒麟的作用。叔钧背着秦牧镇压太帝头颅的大印,被太帝的神识影响。

  龙麒麟传授叔钧逆向召唤神通时,便被太帝学了去。

  “还请两位不要暴露我的身份!”

  嫱天妃越升越高,逆向召唤祭坛启动,将她的身形拉向祖庭的正面,娇笑声从天上传来:“因为你们若是暴露我的身份,我也会把你们的身份抖出去!昊天尊一定会乐意干掉他的同父异母的哥哥,古神们也一定乐意除掉造物主中的漏网之鱼!你们母子之间慢慢聊罢!”

  宫天尊和琅轩神皇脸色微变,不过嫱天妃所言对他们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了,十天尊之中谁能没有点不可告人的秘密?

  十天尊中没有人是清白的,包括火天尊,包括昊天尊,大家都有秘密,即便是掌握了对方的秘密也可以以此为威胁,并非一定要抖落出来。

  宫天尊与琅轩神皇各自停手,各自看向彼此,目光复杂。

  “母后,我常恨你为何是造物主。”

  琅轩神皇身形后退,周身符文翻飞,同样也是逆向召唤神通。

  他并非是从秦牧这里学到的逆向召唤神通,而是从地母元君那里弄到召唤神通,自己推导出来。

  “倘若你不是造物主,天帝便不会杀你,我便不是私生子。”

  他的逆向召唤神通与秦牧的神通稍有不同,但也是极为神妙,他的符文组成道链,道链像是无数结拜的鹅毛将他淹没。

  “我这一生虽然明知道自己有着无比尊贵的身份,但是因为你的身份,我不得不隐瞒自己的身份,因为我暴露了,便只能死!”

  琅轩神皇的身形消失,声音却留了下来:“我原本应该是皇太子,这天下原本应该是我的!什么昊天尊、邪无岐,统统都是弟弟,只有我是正统太子!就是因为你,我只能隐姓埋名做个私生子……”

  宫天尊沉默,目送他远去,并未阻止。

  “真不应该生下你。”她拂袖,同样也是逆向召唤神通,从祖庭背面离开。

  她回到十万黑山,只见沙漏中的沙子尚未落完。宫天尊收了沙漏,在蓝御田、虚生花等人的目光中飘然远去。

  ————祝星际雨霖生日快乐!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