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七六章 九狱锁心道长存(第三更)

第一三七六章 九狱锁心道长存(第三更)

  秦牧能够动用的修为实力渐渐增强,行走的速度也渐渐加快,九狱台这个境界的奥秘也被他一点一点的开发出来。

  他的天宫之中,九狱台也渐渐浮现出来,他以自身对九狱台狱锁道心的理解,在重新架构天庭的天狱,将天狱化作一个境界。

  以他自己的聪明才智,肯定难以将这个境界的所有奥秘开发出来,他还需要其他神祇以及后世无数人的努力,才能将这个境界变成一个成熟的境界。

  不过,而今他可以先将这个境界确定下来。

  而且他自己亲身经历九狱台,亲自解开九狱台的封印,要胜过今后的神祇不知凡几。

  九狱台实在太危险,太凶险,很少有人能够做到进入九狱台重聚道心而不死,今后的道路,便是秦牧开发出这一境界,将如何开辟九狱台传授出去,让世人可以开辟这一境界。

  基本上,所有神祇都是在他的基础上继续开发九狱台的奥妙,因此在领悟上,是不如直接进入九狱台来的精妙。

  当然,倘若有能力进入真正的九狱台,也可以像他一样参悟,以此来磨砺自己,成就并不会比他低。

  但是能够做到这一步的人寥寥无几,即便是十天尊中,有能够踏入九狱台并且得到九狱台奥妙的,恐怕也不足五人。

  更有可能是九狱台锁不住十天尊,他们进入此地,而后离开,并无所得。

  九狱台,对道心的要求实在太高,稍有不慎,便很有可能永远的在狱中沉沦。

  活着走出九狱台,需要有着对道境修为有着极高的造诣,最低也需要道境二十四重天!

  但道境二十四重天也不足以保证一定能够活着走出来,秦牧能走出来时因为他的际遇使然,其他人未必有他这种际遇。

  目前的神祇都是神藏天宫体系,神魔只注重力量,在道境上的造诣不高,因此落入狱中也只有死路一条。

  随着时间推移,秦牧解开的封印越来越多,他的灵胎神藏中,祖庭已经完全恢复生机,大道昌隆。

  十九座天宫也各自恢复,一尊尊元神屹立在天宫之中,神通广大。

  而神藏玄都幽都元都等诸天万界也在慢慢的解封之中。

  秦牧修为越来越纯,道心运转越来越通透明亮。

  他陷入一种奇妙的境界之中,九狱台的道妙化作道音道韵,道音道韵又随着他的元气、大道的一步步破封而化作奇异的道纹,在他的各座天宫中结成天狱九狱台。

  不仅如此,秦牧甚至还调动自己新增的修为,准备除了天宫中要开辟九狱台之外,还要在自己的祖庭背面开辟九狱台!

  他的野心不止于此,他还要在自己的祖庭中树立起四座天门,经营瑶台瑶池,打造自己的斩神台,玉京城!

  小小的方寸之地中,他的修为越来越雄浑,走动的速度越来越快!

  方寸之地,在他眼中却像是磨砺道心的无尽路程,他的体内传来噼里啪啦的爆响,被封印的神识、大道不断破封。

  他的气血如同狂潮,从第九狱涌出,填满第八狱,第七狱,第六狱!

  过了片刻,突然九狱台中传来潮水般澎湃的声响,一声赛过一声,一浪高过一浪,惊天动地的巨响声中,一片气血汪洋涌出,将天狱填满,化作气血海洋!

  轰——

  一座天宫从九狱台的气血汪洋中跃出,坐落在海面上,道光万道,从天宫之中四面八方射去。

  与此同时,又有一座座天宫纷纷跃出,镇压在气血之海上,连成一片天庭,千宫万殿错落有致!

  秦牧的身影从气血之海中冉冉升起,身躯伟岸,身姿矫健而沉稳,缓缓的走出气血之海。

  他的体内,近两千尊古神烙印居住在他的肉身各窍之中,神清道明,大道纯粹如一!

  这是他从前没有过的现象。

  他对古神的大道理解主要是来自守藏阁的记载,再加上微观术数的解析,以及太帝的大罗无上神识。

  他因此炼就古神烙印近两千尊,藏于肉身各窍之中,提升肉身力量,不过这些烙印都不完整,大道不纯。

  尤其是大罗无上神识,他并没有得到太帝的传授,而是炼化太帝的神识强夺其记忆,而且他并未见过那些消失在历史中的古神,无法把肉身炼到太帝那等层次。

  而这次狱锁道心之后道心重铸,将这些古神烙印中蕴藏的大道也洗礼一遍,各种领悟更深,对道的感悟更纯。

  他的肉身尽管依旧远远比不上巅峰时期的太帝,但是他已经有了与太帝并驾齐驱甚至超越的潜力潜能!

  他的主元神升起,广大无边,坐镇在天庭之中,一尊尊附属元神飞出,落在各自的天宫之中。

  主元神统御各大附属元神,如同统御天地的大帝统帅着镇守各种大道各方天地的帝皇!

  气血之海沸腾,渐渐升起,融入到他的肉身之中。

  秦牧低头向九狱台看去,只见第九狱中空无一物,然而在他的眼中,他却看到了自己从前被锁的道心。

  第九狱在他脚下,然而在他心中的第九狱中,自己正在那里孜孜前行,脚步沉重,一步一步丈量自己的方寸之心。

  他的心中有所明悟,自己虽然跳出了九狱台,但自己的道心还在狱中,不断磨砺。

  “人世间是一个大囚笼,每个人都在狱中,砥砺前行。九狱台中的刺,是生活中所要面对的砥砺,是锋利的刺,将自己肉身刺得千疮百孔,将自己的道心刺得千疮百孔。”

  “弱者痛苦,哀嚎,然而强者却努力向前,永不退缩。弱者蜷缩于狱中,不再前进,强者则尝试着跳脱。”

  他的佛道天宫突然间变得完整,佛道元神宝相庄严,白衣赤足,面带经历了无数苦难之后的微笑。

  佛,是没有功法的,大梵天没有传给他功法,马爷也没有传授给他佛道天宫。

  佛是一种心学,悟到了,佛道天宫便自然而然的修成。

  他看着九狱台,虽然他跳出来了,但自己的心却依旧在狱中。

  而自己虽然跳出九狱台,但人世间何尝不是另一个九狱台?

  他长声一笑,道心练达,在悟道的状态中,不由自主的施展出自己所参悟出的道境第二十五重天。

  九狱锁心道长存!

  他脚踏九狱,九狱台无数岐山道刺,疯狂旋转,大大小小的刺,狱锁敌人道心!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