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八零章 这是战争!(第三更)

第一三八零章 这是战争!(第三更)

  与会者,万三千人。

  这应该是所有世界的首脑和领袖,都是天盟的成员,天盟,可以说是这世上最庞大的势力!

  即便天庭,也只是名义上的统治者,真正统治诸天万界的,还是天盟!

  百万年前,秦牧回到龙汉初年,向凌天尊提议创立天盟的时候,所想的是推翻天庭,让后天生灵,尤其是人族,拥有生存的权力,不再出现像御天尊这样的悲剧出现,让人们不再延续龙汉时代的悲惨生活。

  凌天尊、云天尊和月天尊创立天盟的宗旨,也是如此。

  而今天庭一直都在,没有推翻,而天盟却已经架空了天庭,成为了实际的统治者。只是这个时代与龙汉时代相比,并没有好多少。

  而天盟却已经演变成一个比当年的龙汉天庭更难对付更难推翻的统治者!

  他收起请柬,天盟的创始五老,云天尊已死,月天尊伤势刚刚痊愈,但已经成为叛逆,凌天尊在生与死之中轮回,开皇变成了乱臣贼子。

  只有他这位牧天尊,还可以出现在天盟。

  “因此无论如何,我都必须要去!”

  天河上,一艘艘楼船大舰从诸天万界驶来,赶往天庭,自从牧天尊设计出灵能对迁桥以来,天河已经很久没有这么热闹了。

  灵能对迁桥连接诸天万界,各大诸天,乃至于最远的四极天,都有着灵能对迁桥连接,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往来天庭,省去了不知多少时间。

  牧天尊设计出灵能对迁桥,让天庭对各大诸天的统治,也达到了史无前例的高度!

  从前天庭的神圣每次降临其他诸天,对那里都是一场破坏,强大的神威压垮世界壁垒,让诸天的灵力灵气流失。

  而现在,只需要灵能对迁桥便可以降临,而且更加迅捷,让各大诸天几乎没有背叛的可能。

  至于各大诸天往来也更加密切,商贸在短短的十来年,便达到了从前不敢想象的繁荣程度。

  可以说,牧天尊上天庭的这十七年来,各大诸天的商贸总量,便达到从前的十几万年的商贸总量。

  这次诸天万界的主宰从天河乘船赶往天庭,而并非直接走灵能对迁桥,主要还是为了炫耀身份地位。

  毕竟,有资格参加天盟会议的,都是诸天的主宰,自然要热热闹闹。

  不过,也正是因为商贸上的往来频繁,也导致了货币集中的现象,尤其是最近些年,资源财富开始向各大诸天主掌贸易的神祇世家手中聚集。

  而诸天万界的总体财富,则开始向元界聚集。

  天庭,瑶池,处处圣地,皆有船来船往,各路神圣,欢声笑语,各色珍馐佳肴,流水般上席,觥筹交错,美女如云。

  历次天盟盛会都是在瑶池上举办,而天盟殿也是在瑶海的海岛上。

  传闻那里是天盟成立的地方,据说当年凌天尊辞别牧天尊、秦天尊之后,在瑶池上遇到了月天尊和云天尊,几人就是在那里成立了最初的天盟,拟定了天盟最古老的规则。

  此时,天盟殿的偏殿中,第二天师孟云归正在翻阅各大诸天送来的卷宗。

  而在他下方,则是数以万计的天庭道门的道士,每个人身边的卷宗都堆积如山,每个诸天都有两三个精通术数的道人统计诸天送来近十年的商贸讯息,整理统计,再将统计好的资料送给孟云归查阅。

  孟云归身边的卷宗已经堆积得将他淹没,这位天师突然一分为八,分成八个身躯,接着摇身一晃,每个分身各自长出三颗头颅六条手臂,四头八臂,手掌翻飞,眼睛飞速阅读。

  数万天庭道门的道士和孟云归把自己关在偏殿之中,花费了十多日时间,这才将诸天万界送来的商贸往来讯息查阅一遍。

  孟云归拍了拍手,沉声道:“有劳诸位同僚,你们辛苦,下去休息罢。”

  道人们向他躬身施礼,鱼贯而出,殿内只剩下天庭道门的老道主和孟云归二人。

  老道主慈眉善目,笑道:“孟天师发现了什么?”

  孟云归揉了揉猩红的眼睛,舒了个懒腰,面色凝重道:“一场大灾祸。”

  老道主惊讶不已,笑道:“现在太虚已平,无忧乡与造物主被压制在虚空桥尽头的彼岸虚空之中,再无卷土重来的可能,形势一片大好,孟天师为何出此悲言?”

  孟云归瞥他一眼,正色道:“老师,你是我的启蒙老师,术数通天,我尚且能看出来,你会看不出来?”

  他衣袖一拂,无数卷宗飞上空中,哗啦啦展开。

  天庭老道主向那些卷宗看去,只见无数卷宗上皆有孟云归用朱砂红笔画出的痕迹。

  他细细看去,只见被孟云归标出的地方,都是天币在各大诸天中的流动趋势。

  天币是天庭货币,由天庭的货殖天宫发行,每一个天币都有着独到的天庭印记,他人模仿不来。

  天币的总量并非是固定的,尤其是近些年,各大诸天商贸往来,货殖天宫发行更多的天币,从各大诸天购买各种神材神金神料,以及灵丹妙药,神兵利器,楼船大舰,甚至购买奴隶。

  而各大诸天之间的商贸往来,用的也是天币。

  “老师,你看出来什么了吗?”孟云归问道。

  天庭老道主笑眯眯的摇了摇头。

  “诸天万界的天币流动,大多数都有同样一个现象,那就是天币流出。”

  孟云归沉声道:“从前也出现过各大诸天天币流出的现象,那是天庭打造的天币数量太多,各大诸天从天庭赚了太多的天币,让各大诸天中的天币价值贬值。”

  天庭老道主笑道:“于是我们推高天庭的地价房价,不断炒高,吸引来各大诸天的天币,让诸天中的神魔以天币购买,这样各大诸天的天币便少了。而财富聚集在天庭的手中,各大诸天中的天币少了,天币便又值钱了。”

  孟云归点头,道:“天币聚集在天庭手中,货殖天宫销毁一部分天币。流通的天币越来越少,天庭的房价地价有价无市,自然而然的下跌,如此一来这些房子和地便会飞速贬值,各大诸天几百年几千年积累的财富化作乌有。”

  天庭老道主笑道:“各大诸天再度变穷,货殖天宫再度打造更多的天币,从各大诸天购买神材神金神料,灵丹妙药,神兵利器,楼船大舰,甚至买下各大诸天的矿山,土地,人口!于是各大诸天都要再度为天庭的天币忙碌。我们只需要用这种办法,千百年一次洗劫各大诸天积累的财富,便可以让各大诸天不断的为天庭工作。”

  “而天庭不需要付出任何东西,最多是制造天币,销毁天币。”

  孟云归叹了口气,道:“然而现在,这种办法行不通了。”

  他挥了挥手,只见各大诸天的卷宗上一列列文字变得明亮起来:“老师请看。这些卷宗便是各大诸天的财富每年流往元界延康国的数字。而这些数字,则是从元界延康国流出的天币。”

  天庭老道主凝眸看去,过了片刻,这才笑道:“元界的延康国在赚各大诸天的钱,他们从各大诸天采购原料,然后将炼制好的日用灵兵出售给这些诸天,赚了不少。”

  孟云归调出另外一批卷宗,道:“这是延康国从天庭赚的天币。”

  老道主凝眸细看,沉吟道:“延康每年从天庭也赚了不少天币。不过,解决不难。孟天师只需要如法炮制,吸收延康的天币,便可以洗劫延康的财富。”

  “这才是最难的一点。”

  孟云归叹了口气:“延康的土鳖,根本不买我天庭的土地和房子!”

  他激动得脸色涨红:“这十几年来他们只买了一次房子,就是给土鳖牧天尊购置房产!这是战争,一场针对天币针对天庭的战争!这些土鳖,想利用天币,打垮天币,打垮天庭!”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