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八七章 自是极好的

第一三八七章 自是极好的

  天尊殿内,各位天尊都是心中一惊,龙虓竟然一直都在秦牧身边,随着秦牧一起潜入天尊殿内!

  而他们居然都不曾察觉,这个龙虓,的确有几分本事!

  鸿天尊脸色微变,突然想到自己在瑶池上,秦牧向他出手一事,显然,那时龙虓也是隐藏在秦牧身边的!

  也即是说,倘若龙虓偷袭他的话,他也肯定难以逃脱!

  虽说龙虓所修炼的本事都已经落伍了百万年之久,但他的修为还在,倘若被他偷袭得手,自己绝不会好过。

  秦牧居于高位,将一位位天尊的神态尽收眼底,心中不得不感慨坐在盟主的宝座上还是有些好处的。

  他的位置最高,坐在这里,将在场十位天尊的神态一览无余,有一种一切尽在掌控的感觉。

  当然,他目前还做不到掌控全局,不过,他已经可以作为一个棋手,与诸位天尊博弈。

  龙虓是他带过来的,而且必须要带过来。

  兽界一事,牵扯极大,龙虓不到场,天尊们都很难放心,因此必须龙虓亲自表态。

  另一点便是,他带着龙虓前来,也是一个护身符,毕竟龙虓答应了他三件事,如果真的遇到秦牧无法解决的凶险,龙虓还可以保护他。

  再者,龙虓与他一起前来,也是为了壮大他的声势。

  “龙虓道兄,兽界一事,你是否有意见?”昊天尊开口问道。

  龙虓九颗脑袋垂下,向诸位天尊见礼,道:“但凭各位天尊安排,我定然全力执行,不敢有任何违背。”

  他这话也是讨巧,借此机会向各位天尊表明,自己并非是秦牧的派系,而是十天尊派系。

  昊天尊轻轻点头,道:“祖庭背面事关重大,太古巨兽不适合在那里生存,我们几位天尊会合力开辟诸天万界的背面,让你与太古巨兽栖息。还要制定一个规则,那就是召唤巨兽,以及巨兽返回兽界一事。”

  众人纷纷点头。

  龙虓九颗脑袋四下张望,立刻察觉到天尊殿内众人各自的权势大小,心道:“这位昊天尊是天尊中的牛耳,基本上都是他来发话,众人表示赞同或者反对,但鲜有反对他的。他才是天尊之中掌握实权的存在!”

  昊天尊发话之后,又看了看秦牧,道:“盟主以为如何?”

  秦牧满面笑容:“这事自然是极好的。我并无意见。”

  龙虓心道:“至于牧天尊这个天盟盟主,就是一个摆设,充门面的,实际上并无做决定的权力。”

  昊天尊颔首道:“既然盟主点头了,那么便这么办了。”

  火天尊突然沉声道:“而今天庭铭崖太子反叛,有谋反作乱之心,投靠了邪无岐,与幽都天齐仁圣王联合,图谋不轨。天帝陛下不处理政务,天庭不可一日无太子,以我之见,应当早日确立太子。”

  他此言一出,琅轩神皇、祖神王纷纷点头附和,道:“陛下不作为,只能太子做事。应当早确立太子,安抚军心民心。”

  火天尊朗声道:“我保举昊天尊做太子殿下!昊天尊贵为天盟的元老,龙汉初年的天尊,有功于社稷,而且又是陛下年纪最长的儿子,成为天庭太子都是委屈他了!”

  琅轩神皇、祖神王纷纷点头道:“昊天尊做太子,的确是有些委屈,但非常之时行非常之事,只能委屈昊兄了。”

  昊天尊摇头道:“只怕其他道兄不肯。鸿天尊以为呢?”

  鸿天尊满面荣光,呵呵笑道:“我自然双手赞同!”

  昊天尊又看向嫱天妃、妍天妃等人,嫱天妃笑吟吟道:“先前是铭崖做太子,现在又昊天尊做太子,只怕辈分上有些不太适合吧?”

  她此言一出,殿内顿时安静下来。

  殿内除了龙虓之外,都知道铭崖太子是昊天尊的儿子,铭崖被削去太子之位,父亲继任太子,的确乱了伦理。

  昊天尊深深看嫱天妃一眼,淡然道:“天妃娘娘这话似有所指,不妨解释清楚。”

  嫱天妃连忙笑道:“我这人嘴笨,随口一说,昊天尊莫要放在心上。昊天尊做太子,我是赞同的。”

  昊天尊轻哼一声:“妍天妃娘娘以为呢?”

  妍天妃美眸闪动,笑道:“似乎坐上太子之位的都没有好下场,本宫有些担心昊天尊呢。”

  她意有所指,其实说的是昊天尊设计,让她的儿子邪无岐不得不反一事,当年虽然是天帝把邪无岐打落幽都,但实际上则是昊天尊在里面扮演了很不光彩的角色。

  昊天尊微笑道:“多谢娘娘提点。宫天尊,虚天尊,石天尊,三位有意见吗?”

  虚天尊摇头。

  云初袖欢呼一声,举双手赞成。

  宫天尊看了琅轩神皇一眼,缓缓摇头:“我没有意见。”

  昊天尊又看向秦牧:“盟主以为呢?”

  秦牧满面笑容:“此事自然是极好的,我没有意见。”

  龙虓心道:“牧天尊果然是个摆设。不过从这十天尊的表现来看,十天尊似乎彼此之间都有间隙,但又分成两大阵营,昊、火、琅、祖、虚是一派,鸿、宫、妍、嫱是一派,应该与那位没出现的晓天尊是一派。那个云初袖石天尊则是墙头草。”

  昊天尊叹道:“诸位抬爱,那么我也就不推辞了。第四件事,便是讨伐天公一事。天公,天道所生的神圣,却纵容地母元君为祸,屠杀玄都数以百万计的神魔,罪大恶极!”

  火天尊冷冰冰道:“天公负责监察诸天运行,而今诸天却多有灾祸,天灾不断,天公视若无睹,不配做天公,当诛!”

  祖神王咬牙切齿道:“老贼虽是我父,但我嫉恶如仇,当大义灭亲!”

  众多天尊你一言我一语将天公的罪过说了一遍,昊天尊看向秦牧,道:“盟主以为呢?”

  “这是自然极好的,我并无意见。”秦牧笑眯眯道。

  他身后,龙虓翻了几个白眼,心道:“果然还是这句话。”

  昊天尊道:“那么明日天盟大会,便由盟主公告天下,举起义旗,讨伐天公!”

  秦牧试探道:“那么这征讨檄文……”

  “我们已经替盟主拟好了。”

  祖神王将征讨天公的檄文送来,道:“盟主只需要在天盟大会上照着念即可,黑锅要背稳,顶结实,可不能掉了。”

  秦牧看了一遍檄文,只见檄文上历数天公罪状,言辞激烈,很有煽动民心的效果。

  秦牧将檄文收起,笑道:“这自然是极好的。”

  下方,十位天尊对视一眼,昊天尊笑道:“既然大事已定,那么我们便各自散去,准备明日的天盟大会罢。”

  众人起身,向秦牧躬身,随即化作一道道流光而去。

  殿内只剩下秦牧、龙虓、云初袖和昊天尊。

  昊天尊瞥了云初袖和龙虓一眼,云初袖蹦蹦跳跳离去,龙虓也隐遁起来,消失不见。

  秦牧站起身来,从高位走下。

  昊天尊转过身来,向殿外走去,来到殿门前,他站住身形,秦牧来到他的身边,与他并肩而立。

  两人向前方看去,瑶海碧波荡漾,岛上都是来自各大诸天的主宰,数量极多,人来人往,熙熙攘攘。

  “天下英豪,皆在此地!”

  昊天尊背负双手,目光扫视,淡淡道:“这一幕与龙汉初年的天庭盛会瑶池盛会相似,但当年的天庭盛会,是巨头们平定了造物主之乱,开始分割利益,瓜分财富。瑶池盛会,不过是那时后天生灵和半神的一次聚会罢了,对于那时的巨头们来说,微不足道,根本不被他们放在心上。”

  秦牧接口道:“而现在,瑶池上的这次盛会,才是决定天下命运的盛会,至于天庭,已经变成一个空壳了。”

  昊天尊微微一笑,悠然道:“牧天尊,你可曾想过,这一切都是我促成的?我这一生,击败了多少敌人?强大如邪无岐,如天帝,如云天尊,如月天尊,如凌天尊,如太帝,无不败在我的手下。强如开皇秦天尊,也只能东躲西藏。古神四帝只敢偏安一隅,我要他们何时死,他们便不能多活一个时辰。而现在……”

  他胸中豪情涌荡,朗声道:“我开始诛天公,除土伯,扫平造物主,做到真正的大一统!史上,有哪个帝皇能够做到这一步?能够有与我并驾齐驱的丰功伟业?”

  他不等秦牧回答,径自道:“太帝不成。太帝残暴,而且有三王割据,做不到真正的一统。我父皇太初天帝也不成,他太怀柔,他分割势力,交给天公土伯地母等诸天神圣。云天尊不成,他连元界也没有统一。赤皇、明皇、历代上皇,乃至于开皇,他们的功绩都不成,给我提鞋都不配!”

  “真正能够做到这一切的,只有我!”

  “牧天尊,只有我才能降服你们这些野心勃勃之辈,成为统治天地的正主,明主!”

  他豪情万丈:“我知道十天尊之中有许多竞争者,他们来自古老的时代,各怀心思,各怀鬼胎,但是他们的心思太多,鬼胎太多,失去了霸主的气概。这是他们不如我的地方!即便是狡诈如你,而今还不是被我安排得服服帖帖?”

  秦牧露出笑容,道:“倘若御天尊还活着呢?他是否会比你做得更好?”

  昊天尊如同被一盆冷水从头顶浇到脚底,面色转冷,冷冰冰道:“没有倘若。他锋芒太盛,不懂隐藏,我若是父皇,我也会杀他!牧天尊,你比御天尊高明的地方,便在于你懂得循序渐进,一步一步图谋,一步一步渗透到天庭的权力中心。但只要你进来了,你便只能与我们为伍,成为我们!”

  秦牧沉默下来,过了半晌,这才道:“倘若我不会成为你们呢?”

  “那么你将一无所有。”

  昊天尊冷冰冰道:“你会死,你的延康会灭,你的一切都将不复存在,你死后还要背负骂名。后世人每次提起你的名字,将破口唾骂!”

  他露出一丝笑容,悠然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我的对手只有当年的御天尊,可惜一开始,他便败了,便死了。你将会看到我铲除强敌,将会看到我君临天下,将会看到万界臣服,跪拜我的场景。”

  他迈步走下天尊殿的石阶,微笑道:“火、虚、琅、祖、宫、嫱、晓、鸿、妍、石,他们都不是我的对手。将来你会看到,他们或者臣服,或者死亡。倘若你不臣,你也一样……”

  “昊。”

  秦牧唤住他。

  昊天尊停了下来,秦牧站在台上,微笑道:“我反你,并非是为了野心,而是为了人族,为了理念。无敌如你,倘若没有对手,你不会寂寞吗?”

  昊天尊转过身来,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秦牧露出灿烂阳光的笑容:“我来做你的对手。”

  昊天尊怔了怔,哈哈大笑,转身离去:“不需要。你若是敢反我,我便干掉你。”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