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牧神记 > 第一三九零章 我为天下杀此贼!

第一三九零章 我为天下杀此贼!

  月天尊含笑看着他,低声道:“过了,收一收罢。”

  秦牧心中凛然,连忙收敛一些。

  月天尊落座下来,环视一周,将众天尊的神态尽收眼底,清声道:“诸位道友,天盟是我们三人与云天尊、凌天尊创立的,你们反秦天尊可以,难道还要反我吗?你们反我可以,难道还要反云天尊、凌天尊吗?那么我们这创始五老,你们还有何人不反?”

  琅轩神皇冷笑道:“月天尊,我们不反牧天尊!你与凌天尊合伙,诛杀地母元君,地母德高望重,却惨遭你们毒手!牧天尊便一身清清白白,没有做过这等恶事!我们为何不能反你?”

  秦牧好心提醒道:“琅轩神皇,咱们适才还在说地母逞凶,屠杀天庭百万天兵天将一事,祖神王都快哭了。大家都道,地母元君罪大恶极,与秦天尊一样是天公的帮凶,神皇怎么反倒替这凶徒说话了?难道你是天公的党羽?我不信你是这样的人。”

  “你!”琅轩神皇张口结舌,说不出话来。

  倘若强行把杀害地母元君一事归罪在月天尊头上,那么开皇便会脱罪,变成无罪之人。

  倘若不归罪在月天尊头上,那么月天尊身上的污点实在太少,让他们无从抓到把柄,秦牧便会顺顺利利的把月天尊安插到天盟中去。

  月天尊分割他们的利益是小,关键的是分割人心。

  秦牧与开皇善于蛊惑人心,刚才两人一番说道,便已经让他们焦头烂额,倘若让开皇与月天尊混入天盟的领导层,只怕要不了多久,诸天万界便有许多世界不属于十天尊,而是属于他们了!

  他向下看去,只见下方,第二重天庭和第一重天庭的诸天神圣交头接耳,议论纷纷,而今天盟三大元老齐至,让天盟人心动摇。

  天盟五大创始元老,而今到了三位,秦牧容易拿捏,毕竟修为不高,实力尚弱,势力更是无法与他们媲美。

  但是秦天尊却是坐拥无忧乡这个大势力,而且与史前造物主联盟,又与天公土伯等存在暗通款曲。

  倘若他再得到诸天万界的某些势力的支持,有着诸多天尊级的存在扶持,便可以与十天尊分庭抗礼!

  秦牧面带难色,犹豫了一下,慨然道:“而且,琅轩神皇有所不知,地母元君那罪大恶极之徒,已经被我格杀了。”

  此言一出,一片哗然,万界的各位主宰更是纷纷议论。

  秦牧朗声道:“没有错,地母元君并非是死在月天尊、凌天尊之手,而是被我所杀。倘若月天尊凌天尊杀了地母,地母岂能去玄都造反作乱?我正是感念玄都的天庭将士死在地母之手,为这些将士的性命而不忿,因此不顾生死,主动挑战地母元君!”

  他眼中似有泪光闪动,慷慨激昂,高声道:“百万天庭将士,尸骨未寒,不能让他们就这样白白死掉!血债,须得血来尝!祖神王不能为他们报仇雪恨,天庭不能为他们报仇雪恨,但我秦牧,天盟盟主,甘愿背负杀害地母元君的骂名!地母元君,被我格杀在祖庭背面,宫天尊可以作证,嫱天妃亦可以作证!琅轩神皇,你亦可以为我作证!”

  他愤声道:“我天庭将士的血,不能白流!琅轩神皇,你若是要追究月天尊杀地母元君的罪行,你无需找她!你尽管来找我,一切罪责,我秦牧,一力承担!”

  琅轩神皇脸色涨红,张口结舌,半晌说不出话来。

  宫天尊咳嗽一声,淡淡道:“牧天尊所言属实,我可以作证。”

  嫱天妃迟疑一下,笑道:“我也可以作证。神皇,当时我们都在祖庭背面,见证了牧天尊格杀地母一案。”

  琅轩神皇彻底说不出话来,默默退回原处,落座下来。

  火天尊冷冷道:“就算地母与月天尊凌天尊无关,但上皇时代,民不聊生,南北上皇相互征战,死伤不知多少民众!南上皇北上皇都有莫大的权欲,意图翻天,意图造反,其罪可诛!”

  秦牧突然道:“听闻第一任南上皇,便是晓天尊。火天尊,南上皇天庭是否是造天庭的反,你何不问问晓天尊?”

  “你!”

  火天尊猛然向他看来,眼中火光大放,目露凶光,杀气腾腾!

  “够了。”

  昊天尊抬手,顿时四周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的聚集在他的身上。

  昊天尊面无表情,枯坐在那里,淡淡道:“够了。倘若只逞口舌之能,就算我们吵上三天三夜,吵上三年五年,可能还是会吵下去,永远不会有个结果……这世界,靠的不是嘴皮子,而是实力。”

  他缓缓站起身来,淡漠道:“史书,由胜者书写。无论谁是谁非,千百年后,都难逃史官一笔。我十天尊掌控天下权势,掌控天庭神器,掌控最强武力!”

  他的目光杀气森然,缓缓移动目光,从秦牧、开皇、月天尊等人脸上扫过,从其他天尊的脸上扫过。

  “我十天尊掌控的大军,何止百万?”

  他的目光移到道祖、大梵天身上,移到少尉、上辅、少辅、七公、三师、四帝、四天师等人身上,移到诸天万界的主宰身上。

  “我十天尊掌控的世界,掌控的子民,掌控的财物,无可计量!我十天尊掌控着这个宇宙的一切,我们的大军所指,诸天星辰熄灭,我们的大军投鞭,可让天河断流!我们麾下的力士,可以扛起元界!”

  “我们手指所向,可让天帝退避!可让天公授首,可让土伯藏头缩尾!”

  “而我们十天尊的战力,足以摧毁一切!”

  昊天尊重重握拳,他的声音如同黄钟大吕,震撼人心:“拥有我们这等权势,力量,大军,神器,还在乎区区的名声?史书,是按照我们的意志书写,青红皂白,由我来说!”

  他的目光陡然落在开皇身上,落在月天尊身上,冷冷道:“两位,你们想要拿走属于我十天尊的权力,想要拥有与我们一样的地位,想得到诸天万界的拥护,想得到天下人心,别用嘴皮子,拿命来搏!”

  他的话霸气霸道,让人慷慨激昂,让人热血沸腾!

  同时,这话也让诸天万界的主宰们警醒。

  这世界,有时候道理并无作用,真正起作用的是权力,是武力,他们这些主宰尽管是一个个世界的统治者,但是倘若他们追随道理,追随正义,那么丢掉的便是自己的性命!

  都说舍身取义,但是说出来容易,真正事到临头,能够做到的人还是不多。

  “说得好!”

  秦牧啪啪鼓掌,激动得脸色通红,赞不绝口,高声道:“说得真好!昊天尊这话说得我恨不得脱掉衣裳,光着膀子与人搏命!说得真好,我嘴笨,不懂得怎么夸你……”

  昊天尊脸色铁青,目光落在他的身上,冷冷道:“不会说便闭嘴!”

  秦牧连忙闭嘴,过了片刻又忍不住赞道:“说得真好。”

  昊天尊额头冒出青筋,突突跳动。

  秦牧连忙闭嘴。

  昊天尊额头上青筋消失,哼了一声,缓缓落座,淡然道:“今日是天盟盛会,无关人等,清除出去。”

  开皇哈哈大笑,苍啷一声无忧剑出鞘,剑指昊天尊,笑道:“既然道理没用,那么唯有手上见真章。昊天尊,我服御天尊,服他开创修炼之路,开辟成神法,服他有成为天帝的气度,惟独不服你。你,不过是徒有虚名,你杀御天尊,夺其成神法,窃取御天尊的名声荣誉,其罪可诛!”

  昊天尊挑了挑眉毛。

  开皇剑气盈霄,剑道勃然欲出,战意熏天:“来,我以你性命,祭我剑道!”

  “你还不配。”

  昊天尊淡漠道:“诸君,此獠交给你们了。”

  开皇大笑,剑道陡然爆发,无忧剑剑鸣,天庭所有神兵都在震动,无数神兵顿时失控,浮空!

  剑乃君子,百兵之王,开皇的剑,是帝者之剑。

  帝者之剑,以神城为锋,以神山为锷,诸天为剑脊,以众生为力,以天下为战场,以人心为剑德!

  持剑者,是绝世的大帝,其人出剑,剑道中可见江山,可见日月星河,可见其人胸怀气魄!

  胸中有沟壑,沟壑见于剑道中,胸中有天地,天地见于剑道中,胸中有天下苍生,苍生见于剑道中。

  开皇的剑,第一剑便是太皇平天剑,一剑刺出太皇天。

  这是他入道的第一剑,仅凭此剑,他的胸襟气魄便无人能比!

  村长号称剑神,他的剑道第一剑是剑履山河。

  剑履山河,神可伐与?

  然而山河组成不了太皇天,论胸襟气度,村长比开皇逊色远矣。

  因此村长见到开皇的剑,才会如敬神明,称其为剑道的一座不可翻越的巅峰!

  昊天尊端坐不动,任由开皇这一剑直奔自己而来,眼看他便要被开皇的平天剑磨灭,突然一个高大身影一横,出现在太皇平天剑前。

  火天尊脑后火焰轮疯狂旋转,手掌抬起,无比雄浑的火系大道迸发,硬撼开皇的剑!

  “史上剿灭人族起义,火天尊总是第一个冲在前锋!”

  开皇冷笑,太皇平天剑直接化作玉清境剑域!

  他的战力,直接提升到极致,三十五重天道境迸发!

  火天尊怒喝,身后一座座天宫跃出,接着南极天南帝朱雀的道火祖地浮现开来,厉声道:“我为天下杀此贼!”

看过《牧神记》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