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生死狙杀 > 第023章 遭算计的阴谋里

第023章 遭算计的阴谋里

  “你是谁?”江彩蝶经过沈佩云的提醒,稍微定下心神,仔细打量了下周围,然后充满迷惑的询问道。

  “我是法国留学回来的医生,你身上的伤就是我帮你处理的,你先不要乱动,不然你的伤口又该裂开了。”沈佩云基于一个医生对待病人的负责态度,尽可能的提醒对方。

  要知道在给沈佩云处理伤口的时候,她发现有几道遭鞭子抽打的伤口肌肉开裂,于是她给缝上并且上了一些简单的消炎药水。

  但因为距离她处理伤口的时间不到两天时间,伤口的恢复没有多少进展,这个时间要是再来个剧烈运动,那伤口很有可能会再次裂开。

  这二次裂开后,伤口的恢复将继续增加难度,她实在是不知道该怎么样帮助对方了,因此她尽可能的控制这种事情不要发生。

  江彩蝶听完,似乎也感觉到了自己身体上某处传来隐隐做痛,于是既没有说一句话,也没打算和王四这个老熟人打什么招呼,直接起身就朝着山神庙门外走去。

  “你要回去找你们的人对吗?”王四见到她的举动立刻询问道,一副有话要和江彩蝶说清楚却不知道该怎么说的样子。

  江彩蝶听到王四的话只是停下了一会,在等到王四将一句话给说完她依旧没有半点留恋的朝着门外迈出了脚步。

  “站住!”王四有些着急了,立刻冲着江彩蝶吼叫道,然后一个箭步跑到了江彩蝶前面,挡住江彩蝶的去路,“就你这站都站不稳的样子,你想出去干么?”

  “不用你管!”江彩蝶见王四挡在自己面前,不让自己出去,于是一副毫不客气的样子就要去推开王四。

  可是这一推没有将王四给推开,倒是将自己的伤口拉开,疼痛感立刻由伤口处传遍了全身,肌肉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尽管江彩蝶想要尽可能的掩饰住,不让王四察觉到她脆弱的一面,可那疼痛的自然反应根本就没有办法骗人。

  “痛就在这里休息,沈家大小姐可以帮你处理下伤口,打鬼子的事情不差你这一会,用得着这样逞英雄么?”王四已经看出了伤口给她带来的折磨,可他却一直表现的态度冰冷。

  他向来就这样,除了猎户大哥对谁都这样冰冷,让人感觉遇上了冰块一样,找不到半点温暖。

  “你知道什么叫做纪律、知道什么叫做信仰吗?”江彩蝶听到王四的话,强忍着伤口带来的疼痛对着王四说道,“你什么都不知道,有什么资格在……在这里教训人?”

  “对,我是不知道你所说的信仰是什么,也不清楚纪律是什么东西,但我却知道你只要走出这道门,就一定不会活着见你们的人。”王四看着江彩蝶说道。

  江彩蝶说的那些话自己听不懂,可他不管这些,而那些自己弄明白了而别人又不难懂的话,却又不知道该不该对着江彩蝶说。

  “你这话什么意思?”江彩蝶听出王四那话里有话的意思,立刻追问道。

  越是不明白王四那话后面的意思,就越想知道,她丝毫没有犹豫就询问王四。

  “没什么意思,反正该说的话我都说了,你爱听不听!”王四见江彩蝶追问,一副不肯告诉她的样子说道。

  然后握着自己手里的枪转过身,不再看江彩蝶。他冷酷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温暖的心,不愿意让江彩蝶知道被行动队出卖的事实。

  “大男人的,干么这样小气,有什么话不能说的,说一半藏一半,是个人都会跟你着急!”沈佩云见江彩蝶询问王四没有任何结果,立刻帮着江彩蝶对王四说道。

  她可是什么都不知道,只是她自己觉得不该隐瞒江彩蝶,所以也就本能的认定王四必须说出来。

  “你知道什么呀?什么都不知道就敢跟着参合?你可真够行的!”王四听到这话,立刻冲着沈佩云说道,看那架势是不希望沈佩云参合这里面的事情。

  “算了,沈小姐,既然人家不肯说,咱又何必强人说难呢!”江彩蝶没有想到王四这样固执,居然什么话也不肯多说,于是来了个以退为进,“感谢沈小姐对我的照顾,我先走了!”

  “走什么走?都被人算计了你自己还傻乎乎的什么也不知道,知道不知道你现在回去就等于送死!”王四知道自己没有办法再继续隐瞒了,否则真要出事不可,于是将这些话给说了出来。

  “什么被人算计了还不知道,你把话给我说清楚!”听到王四的话,江彩蝶满脸的疑惑显得格外凝重起来。

  “我不知道具体什么原因,但我在救你的时候,却见到你们的人正在朝你开枪!”王四见自己已经说了个开头,索性一股脑将自己知道的都给说了出来。

  王四说着将自己在巷子里面听到行动组组长和馒头他们的对话内容全都给说了出来,丝毫没有一丁点保留。

  “既然是这样,我想你回去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的,倒不如先证明了你没背叛你的组织再说!”沈佩云听到这里,也觉得王四之前的做法没有错,“而且你也可以借这个机会好好养伤!”

  “沈小姐,谢谢你!”这一番话让已经无路可走的江彩蝶看到了希望,于是她握起沈佩云的手,感激的说道。

  而这个时间的王四见到江彩蝶没有打算离开了,于是坐在一个发霉的坐垫上,一边拉开枪栓,一边用一块大棉布擦拭着那支步枪,摆出一副不打算理会她们的样子。

  “现在都学会用枪了?看来进步不小哈!”听到王四擦去的声音,松开沈佩云的手,走到王四身边,“看起来还真是孺子可教哈!”

  王四哪里肯理她,一个转身背对这她,继续去了擦自己手里的枪。但能他的仇人不出现,他绝不会轻易离开这郓城县。

  “你要找的王福顺前两天被掉去了沧州执行扫荡任务,不在郓城,所以你这枪还是暂时先收起来吧!”江彩蝶拍了拍王四的肩膀,就像是王四肚子里的虫一样,知道王四心里想的是什么。

看过《生死狙杀》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