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王饶命 > 528、卖韭菜的吕小鱼

528、卖韭菜的吕小鱼

  曾经有人因为杀人或者目睹战友的死亡而消沉,厌倦杀戮与争斗,这种事情即便在灵气复苏的时代里,天罗地网成员也有过许多例子。

  对于这样的情况天罗地网向来是以心理疏导为主,然而实在厌倦杀戮的便会安排转至后勤工作,绝不强求。

  事实上如果真逼着这样的一群人上战场,先不说会不会有逆反心理,就是聂廷和石学晋也有点不忍心,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选择,没必要强求。

  然而聂廷从来都没有担心过吕树会发生这样的情况,因为他知道那个少年在这乱世中活到今天本身就不容易,对方的坚韧程度比大多数成年人都好了太多。

  其次,他知道吕小鱼踏上了北上的路途。

  在吕小鱼挂了吕树电话的那一刻她就已经察觉到不对劲,然而吕小鱼觉得有些事情在电话里面说,不如跨越那上千里的距离去见吕树。

  吕小鱼从来都不认为吕树是一个坚强到不需要任何人去开解的存在,事实上吕树也有脆弱的时候,比如一开始卖煮鸡蛋的时候卖不出去,吕树每天一顿三餐都在吃煮鸡蛋,蛋黄干的噎人,刚刚走出福利院的吕树就一边吃一边哭。

  其实在那个时候的吕树,还只是个普通的男孩而已。

  如果以今日天罗的标准去要求那时候的他,那他必然是不合格的。

  吕树一直在成长,然而只有吕小鱼清楚,当吕树需要她的时候,她就有义务出现在吕树面前。

  就像她的人生吕树从不曾缺席一样。

  “你怎么来了?”吕树停止了和王阳的争论,吕小鱼慢慢走到吕树面前:“走,我请你吃火锅!”

  吕小鱼在家也没闲着,又是种韭菜又是卖韭菜的,收入不菲而且全都是她理直气壮的私房钱……

  她刚去卖韭菜的时候还有人瞎特么跟她开玩笑,一群糙老爷们混不吝的在文玩城摆摊卖东西,偶尔看到一个小姑娘肯定会说,小姑娘,你爸爸妈妈是不是不要你了?

  吕小鱼能怎么说?她压根懒得跟这种人废话,不在一个层次上好吗。

  当第二天吕小鱼带着小凶许来到文玩市场的时候,这些人全都闭嘴了……不能不闭嘴,小凶许给这群人全都揍了一遍。

  结果惹来天罗地网的时候小凶许都不见了,本来西吠他们是接到通知,说文玩城有人纵灵兽行凶,这事不能不管啊,现在治安序列不就是管的这种事情吗?

  天罗地网自己也养了灵兽,所以很清楚灵兽哪怕只有F级,对普通人也有很大威胁。

  自从正式的修行者治安部门成立以后,很多人遇到很奇怪的事情都会选择直接向天罗地网报警,比如家里的狗忽然发出猫叫声,家里的二哈忽然开始一个劲的学狼叫……他们坚持认为二哈这是变异的前兆……

  然而等西吠他们到了文玩城看到吕小鱼之后都懵逼了:“小鱼……所以刚才打人的松鼠……额……”

  这特么!

  不是说西吠他们不敢动吕小鱼,而是现在吕树在他们的世界观里刚刚为国牺牲,被神集暗杀,正同仇敌忾呢。

  这时候碰到吕小鱼,谁都不想为难她啊,而且谁不知道吕小鱼是北邙山基地里的常客,吕小鱼现在已经得到最受欢迎的编外人员的称号了好吗。

  西吠好奇:“小鱼,咋回事啊?”

  那几个跟吕小鱼开玩笑的本来就被小凶许揍的鼻青脸肿,原本觉得帮他们出气的人来了,可是现在一看状况不对啊,双方认识!

  这几个大老爷们忽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跟西吠一起来的有四个人,有个女孩也追问道:“小鱼,你给我们说说情况,要是受了委屈我们帮你出气!”

  旁边报警的大老爷们都懵逼了:“是我们报的警……”

  吕小鱼委屈巴巴的说道:“他们说我爸爸妈妈不要我了……”

  西吠他们一听眉毛都快竖起来了,但他不能听小鱼的一面之词,转头问道:“她说的是实话吗?”

  那几个大老爷们大大咧咧说道:“我们就是开个玩笑啊,总不至于开句玩笑就打人吧!”

  “揍他们!”西吠冷声道。

  这会儿整个洛城天罗地网都在为吕树的牺牲而难过,结果竟然有人对民族英雄的遗孤说这种话,能忍吗?不能忍!

  几个大老爷们又硬生生挨了一顿之后,西吠整理了一下衣服和领子:“走吧各位,都跟我回去领处分去。”

  天罗地网也不能随便打人啊,然而西吠等人已经做好了被处分的心理准备。

  为吕小鱼出气,就算是挨处分也值了!就算关小黑屋禁闭都行,他们乐意!

  西吠笑着跟吕小鱼打招呼:“小鱼,那我们先回去了啊。”

  旁边几个倒吸着凉气的大老爷们欲哭无泪,这特么都什么人啊?!

  吕小鱼乖乖道:“哥哥姐姐们再见,谢谢你们。”

  等西吠他们走了以后吕小鱼冷下脸来转头看着那几个大老爷们冷笑起来:“呵呵。”

  从这一天起,整个文玩市场都知道,这文玩城里来了个硬茬子,还是个极漂亮的小女孩!

  不过也正是这一出闹的,原本有些人不相信吕小鱼卖的韭菜是真的所以没有去买,但现在他们都相信了。

  毕竟天罗地网都出面支持她,这种感觉就像是天罗地网在亲自卖韭菜一样,吕小鱼那边的生意好到不行啊!

  所以,吕小鱼现在很有钱……

  吕小鱼打量着吕树,此时的吕树眼睛中都藏着疲惫与矛盾,然而她并没有说什么安慰吕树的话,而是小手一招:“走吧,请你吃火锅。”

  吕树笑了:“那可得吃点好的。”

  吕小鱼以前最大的心愿就是穿上舒服柔软的毛衣和厚重的外套,戴上中意很久的帽子和围巾,和吕树走在咯吱咯吱的雪地里,吸着鼻子满心欢喜的和吕树去吃火锅。

  走在路上吕小鱼忽然抬头问道:“你为啥纠结?”

  吕树愣了一下轻声道:“他们想让我当天罗。”

  “那你想当吗?”

  “我觉得……”

  “想不想我都支持你,”吕小鱼笃定说道。

  吕树乐了,吕小鱼的世界其实就这么简单。nt

  :。:

看过《大王饶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