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王饶命 > 547、无法努力的感情

547、无法努力的感情

  李一笑暴躁的站起来:“打也打了你还想怎么样?”

  “我只问你为什么不告而别?”纳兰雀像一座火山似的随时准备爆发。

  “你咋不去问你妈呢,”李一笑吐槽道。

  纳兰雀挑起眉毛:“不准说我妈坏话!”

  旁边的吃瓜群众一会儿看看李一笑,一会儿看看纳兰雀,这咋说着说着跟骂人一样呢,不过内心毫无波动甚至还想来瓶汽水……

  李一笑怒道:“你让大家评评理,你娘当时要是嫌我穷就算了,我还能努力一下,我是真羡慕那些被丈母娘嫌弃穷、没能力的人,起码他们还可以努力一下吧?但你娘就不一样了,她只看生辰八字、面相、手相,这你让我怎么努力?!”

  吕树当时差点笑出声,旁边的吃瓜群众全都是全力憋笑的模样,这就过分了啊老铁。

  纳兰雀憋了半天:“那你也不能不告而别啊!”

  “你娘说我八字克你,我特么能有什么办法?!”李一笑不乐意了:“赶紧的你说怎么办吧,要打咱就打,我李一笑还没怕过谁!”

  “好好好,”纳兰雀气笑了:“打就打,咱俩今天只有一个人能活着从这里出去!”

  吃瓜群众们倒吸一口冷气,这么狠的吗?

  这个时候已经有人开始偷偷往外挪动了,就刚才随便贴山靠一下的动静就够吓人的了,这要认真打起来他们这些小散修还不是顺手捎带一下就没了?

  这特么不光是吃瓜群众们准备闪人,吕树赫然发现那位高仓高总都在偷偷往门口挪动……

  就在吕树准备收拾自己摊位上的韭菜跟着大家一起往门口挪动的时候,忽然!一只脚竟然慌乱中踩在了他的韭菜上!

  那只脚僵住了,吕树缓缓抬头看到王喆一脸尴尬的表情:“大兄弟我赔你韭菜……”

  “赔韭菜就完事了?”吕树不乐意了:“你给我的韭菜道歉!”

  “来自王喆的负面情绪值,+666!”

  王喆当时整个人都不好了:“大兄弟,这眼看里面就要打起来了你可别犯混啊,拳脚无言,那两个B级真要是捎带上咱们,谁都落不了好。”

  “不道歉就想走?可能吗?”吕树冷笑,王喆想要直接离开,结果被吕树拉着胳膊又给拽了回来,一时间吕树用劲有点大,王喆差点没摔在地上。

  “来自王喆的负面情绪值,+999!”

  然而王喆也是个能屈能伸的人,眼瞅着小命要紧,竟是恭恭敬敬的给地摊上的韭菜鞠了一躬:“对不起。”

  只是这个时候他再想走,已经晚了……

  只见李一笑和纳兰雀两个人打着打着就朝吕树他们这边过来了,一个虎宗拳,一个八极拳,俩人都是大开大合的路数,要说八极拳其实是短打为主,可架不住这拳术刚猛啊!

  防空洞下面不停的震荡,灰尘不停的落下,两个人有来有往的将防空洞墙壁上打的坑坑洼洼。

  王喆一回头看去差点就尿了,只见两个人已经近在眼前!

  李一笑的猛虎法印骤然出手,而纳兰雀不慌不忙应对,行步如趟泥,脚不过膝!

  这一时间她竟是连消带打的向后退来,两人的能量碰撞荡出一圈圈波纹,防空洞里的吃瓜群众门被吹的东摇西歪,刚才吃瓜吃的开心,现在却苦不堪言。

  纳兰雀怒吼:“李一笑,你竟然敢打我!”

  李一笑闷不吭声自觉理亏想要收手,结果刚打算收手纳兰雀就趁机捶了他一拳,两个人再次扭打起来……

  被吕树拽着的王喆也急了:“大兄弟,再不走就走不了了!”

  却见李一笑忽然间一拳打空竟是被纳兰雀躲避开来,但那一拳势大力沉止都止不住的朝吕树和王喆砸来,王喆顿时就尿了一裤子,而吕树豁然回头看到李一笑的拳头,竟是脚掌瞬间抓地扭身也是一拳既出,万山无阻!

  轰的一声,两人这一拳荡开巨大的能量波动,硬生生将吕树身后的王喆、高仓等人给掀翻了出去。

  纳兰雀瞬间就怒了:“你敢打李一笑!”

  眼见着纳兰雀六力合一向吕树撞来,吕树向后小撤一步,整个防空洞只听嗡的一声,一道道无形剑气自气海雪山的一方天地奔涌而出,那锐利的上百道剑气朝着纳兰雀便如剑潮般席卷,剑气如龙!

  纳兰雀心中大惊,她没想到这个刚才她还鄙视了一番的卖韭菜青年竟然是个并不逊于她和李一笑的大高手,而且一出手便是杀招!

  吃瓜群众们也懵逼了:“今儿特么是在做梦吧,一晚上见了仨B级高手,这特么是散修的黑市?”

  有人一脸茫然:“这些高手都从哪蹦出来的……”

  吕树只是想逼退纳兰雀没想伤她,说实话他也没想到纳兰雀会对自己含怒出手,这么一看她对李一笑还是有感情的啊!

  噌!噌!噌!

  无形剑气避开纳兰雀在防空洞的墙壁上瞬间划破了无数道剑痕,旁人看了只觉得像是有画师在墙壁上肆意泼墨一般。

  李一笑对这剑气才是最熟悉的:“李弦一是你什么人?!”

  关于吕树修成剑气之事聂廷始终保密着,他既然想让吕树去危险的海外,那么吕树手里存点压箱底的绝活不让别人知道这就非常重要了。

  所以李一笑也不知道吕树开了气海雪山,但他跟李弦一打交道多了啊,一看这剑气就认出了来路!

  不过吕树没打算跟李一笑和纳兰雀纠缠,他这剑气瞬间爆发还可以,持久就完犊子了,想要一人对阵两个B级大佬,那根本就是痴人说梦。

  还没等吃瓜群众们反应过来呢,吕树连地上的韭菜都不要了就往外跑去。

  吕树以为李一笑和纳兰雀可能会追出来,结果出防空洞的刹那间,吕树赫然发现这俩人竟已经又打上了……

  “这李一笑的丈母娘说李一笑和纳兰雀八字不合,确实没毛病啊!”吕树莫名对李一笑的丈母娘有些肃然起敬,他以前不信玄学的,现在有点信了……

看过《大王饶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