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王饶命 > 674、报应啊

674、报应啊

  格里尔能操控的水元素被限制在了自己身周三米范围之内,他从来没有遇见过这样的情况,上百枚剑气雨滴就悬浮在他的头顶,随时都会落下。  一般情况下只有对方的等阶比自己高很多才有这种可能,可是格里尔想不通,为什么对方会忽然引起天地异象,也想不通对方的天地异象为何会如此古怪。  更想不通的是,对方就算忽然晋级,这威力上限达不到A级,可下限却又远远比刚晋升B级的高出许多。  格里尔在自己的雨幕牢笼中困兽挣扎,他所能控制的雨幕跟这天地间磅礴的雨夜相比犹如蚍蜉撼大树一般,然而格里尔却发现对方似乎并没有要用对方在水系里的绝对优势杀死自己。  原本格里尔有些不解,然而下一刻他忽然明白对方似乎是不想自己死的太过轻松了。  这嚣张的气焰让他压抑的几乎窒息,对方凭什么如此自信?!  修行界之所以让人着迷便是因为它总能有各种奇迹,人类自己身体的开发潜能被无限放大,个人武力甚至可能有对抗国家的一天。  然而在这尸骸铺就的道路上,有些人注定成为传奇,有些则注定成为白骨,没有道理好讲。  格里尔顿时明白,命运将在今晚戛然而止,他无可回避。  嘶的一声,一根细如发丝的灰色雀阴剑从夜雨的掩护中穿透而出,刚一出现便如毒蛇般穿透了格里尔的肩胛骨。  那三十六根雀阴剑与肃杀的夜雨相得益彰,格里尔竟难以分辨下一次的杀机会从哪里出现。  吕树慢慢的踏着雨地行走:“赵永臣不是今晚第一个死去的人,你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安心上路,赵永臣所受的磨难,也请你再受一遍。”  细密的雀阴一次次从格里尔身上透体而过,血花在雨幕中融合,地面绽放开巨大的殷虹花朵。  三十一个伤口,都是赵永臣曾被格里尔用雨滴崩碎的位置,格里尔甚至受的伤要比赵永臣还严重,因为雀阴每次都是透体而过,可雨滴却不是。  格里尔缓缓倒在地上不停的咳出鲜血,血泡飘在雨泊中看起来尤其狰狞。  “就算杀了我又怎么样,”格里尔惨笑道:“一旦你们天罗地网出事,这世界上想要落井下石吃掉你们血肉的强者多如牛毛,你们挡得住吗?!”  吕树沉默了片刻:“你怎么还没死?!”  不对啊,吕树愣了半晌忽然觉得有点不对劲啊,这格里尔受伤比赵永臣重多了,都是同一位置怎么这格里尔没事,只是咳血而已?!虽然雀阴穿过的位置确实让他感觉好像没什么致命伤的样子,但赵永臣都已经死了啊!  “咳咳,”一阵咳嗽声响起。  谁在咳嗽?吕树看着格里尔,格里尔也一脸茫然表示不是自己。  吕树惊愕回头,竟看到赵永臣咳着血想要坐起来:“真特么疼死老子了……”  吕树:“???”  你是属小强的吗,生命力这么顽强?!不管是格里尔还是吕树都以为赵永臣已经死了,不然吕树的雀阴也出不来啊,结果现在对方竟然还能坐起来!  你特么一身都是血,这都是闹着玩的?  事实上当时那雨滴向外迸发的时候最先碰撞的是赵永臣的灵力甲衣,虽然灵力甲衣也无法挡住雨滴,但能一直默默祭炼两柄飞剑合二为一当杀手锏还卖假货的选手贼精,他第一时间便将灵力甲衣最大的能量集中在可致死的补位,其他补位却放松了防御,舍车保帅。  所以吕树按照赵永臣的伤口去报复格里尔的时候,格里尔一直没死就让吕树很诧异……  吕树不再去针对格里尔而是去扶赵永臣,格里尔见状当时便打算挣扎起身想要借机逃跑,可是这一瞬间他头顶一直悬浮的剑气雨滴轰然落下,那剑雨密集的落在他身上发出啪嗒的声响,刺穿血肉,刺穿骨骼,刺穿生命。  格里尔重新轰然躺下,死不瞑目。  他觉得自己可能遇上天罗地网一直隐藏着的天罗了,他们立志要狩猎天罗,可当他们真的遇上时却发现,也许是曾经遇到的对手太弱了。  天罗就是天罗,始终是屹立在这个修行界最高处的称呼之一。  吕树轻松的扶着赵永臣往小超市里面走去:“你这命真是够大的了……”  既然没有致命伤,那么C级强者的恢复能力就能让他吊着命死不掉,这就是修行者的优势所在,早晚都会恢复的。  只不过赵永臣用过透支的法门,今生恐怕都无法再提升境界的,根基已败。  赵永臣虚弱着苦笑:“报应啊……现在想来应该一年前布局的时候留下了小瑕疵才会被找上门来,大意了。”  吕树也不懂赵永臣说的是啥事,只管把对方扶到椅子上问道:“好好养伤吧,其余的不用操心。”  “帮我点根烟,再那瓶刁乐……”赵永臣苦笑道:“大难不死,以前都觉得我这年纪只能喝枸杞泡水了不敢喝碳酸饮料,现在想想真是人生苦短及时行乐更划算啊,搞不好哪天就凉了。”  吕树默默的拿了一听刁乐,咔的一声,拉环下来了,易拉罐却没打开……  “来自赵永臣的负面情绪值,+666!”  “报应啊!报应!”赵永臣哭笑不得,以前卖假货的缺德劲全在今天应在自己身上了。  “咳咳,”吕树也有点尴尬:“有人能来接应你么?”  “放心吧,我没事,明早十点就会有人来查探这里的情况,到时候他会发现我并且带我走的,”赵永臣说道:“你呢,你有什么打算?”  吕树沉默两秒:“我想杀点人。”  赵永臣也陷入了沉默,他知道吕树想要去杀掉剩下的两个B级强者,但这太危险了。  赵永臣忽然说道:“大圣此去何为?”  吕树愣了一下笑道:“踏碎凌霄。”  “若一去不回?”  “便一去不回。”  吕树大步走向身后的黑色雨夜中,消失不见。  ……  从凌晨不眠不休写到现在,第五更送上希望你们的心情已经燃烧起来了,求月票。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nt

  :。:

看过《大王饶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