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王饶命 > 709、你很好看

709、你很好看

  明明是期待吕树出来大开杀戒的啊,比如顽强的并肩作战神马的,就算受再多伤,陈祖安也要喊一句陈祖安在此谁来战我,结果根本就没喊的机会了,没他们什么事了……

  刹那间,小小剑灵已经嘻嘻哈哈的来到撒旦身前!

  噗!撒旦骤然如同熟透的虾米一样弯下腰去,蛋碎了……

  吕树看到这一幕也同样很震惊,第二个剑灵,竟然是打蛋的……

  陈祖安震惊的看向吕树,我们震惊也就算了,你不应该震惊啊!

  这下好了,那特么这货也不用叫仨蛋了啊,叫二蛋好了。当然这还得看剑灵的力度,说不定力气大一点,一睾就赢在了起跑线上。

  这个变故之后,坦克的人迅速向内聚拢阵型守护着撒旦向海岸撤离,而与一般组织不同的是,坦克的凝聚力极强而且组织内部协调作战的效率极高。

  卡特尔的人围剿上去,可吕树却忽然失去了战斗的性质,陈祖安小心翼翼看向吕树,明明应该是笑着的少年,此时脸上依旧只有平静。

  “树兄,婚礼顺利吗,”陈祖安心中有点不详的预感。

  吕树靠在教堂大门上:“没有婚礼了,掰了。”

  陈祖安愣了一下,这么盛大的婚礼,结果说掰就掰?他忽然想起了自己的事情,不由感叹道:“果然初恋都是用来练手的啊。”

  “初恋不是用来练手的,单身才是,”吕树平静扎了一句。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大家说的是一回事儿吗?

  此时陈祖安瞥见吕树手上的那枚拉环,不知道怎么的他心里咯噔了一下,那枚拉环普通而又平凡,可郑郑重重的带在吕树手上,就像是一枚裹挟着回忆的戒指。

  吕树横抱女孩进去的时候有多么虚弱他是清楚的,所以当时的状况……

  陈祖安觉得自己也许已经明白吕树的心情了,他也心情低落了下来小声安慰道:“其实感情就那么回事,我跟杜血梅交往七天就分手了,就因为我不知道‘存在即合理’这句话是黑格尔说的,当时她问我知道谁说的不,我下意识就说鲁迅说的,然后她就跟我分手了……”

  吕树缓缓转头看着陈祖安沉吟了两秒:“不是鲁迅说的吗?”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骤然间,这奥尔比亚路旁的树木全都发出了新芽,枝繁叶茂。

  那些树木像是为了一场盛大的庆典而欢呼着,吕树愣愣的看着这一切,有人竟发现原本已经死去的树木应该由市政重新栽种的,却也在根部发出了新枝。

  那些椴树转瞬间开花,整个城市都变成了白色的花海。

  吕树知道为什么,却忍住不回头看向教堂里,这是晋升a级的天地异象!

  教堂里的女孩浮空而起向外急速飞去,当她经过教堂门口的时候吕树还是忍不住望去,他心中还有一丝的希望。

  然而女孩平静的从自己身上一扫而过,却并没有和看其他人的眼神有什么区别。

  忽然间卡洛儿停了下来悬浮在吕树的面前,细细的打量着吕树:“我们以前见过吗?”

  陈祖安在旁边慢慢张大了嘴巴心想你们至于么,就算是吵架也不用装作互相不认识吧。

  吕树笑了笑没有回答卡洛儿的问题,只是心中却一阵刺痛。

  卡洛儿想了想说道:“你很好看,虽然不是特别好看的那种。”

  说罢,卡洛儿便向南方飞去,她要去救人。

  教堂前只留下吕树呆呆的站着久久不语。

  他忽然笑了笑对陈祖安说道:“走吧,回家。”

  陈祖安刚刚见证了刚才的那一幕,心想吕树现在心里肯定不好受,赶紧跟着吕树边走边安慰道:“你看你也别难过,咱俩现在算是同病相怜,咱们的命运简直惨的相同……”

  吕树摇摇头:“不一样的,你比我惨。”

  “来自陈祖安的负面情绪值,+666!”

  这特么不是在安慰你呢是吧?陈祖安简直一脸懵逼。

  只是他忽然意识到,吕树还是那个吕树,哪怕这世界再怎么对他,吕树也依然可以坦然的面对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变过。

  如果人生可以重来,吕树依然会做出一模一样的选择,直到世界走到尽头,直到光也熄灭。

  人生的五十元假币就在时光的长河里飘荡着,有人选择花掉,有人选择撕掉。

  花掉它也许会更快乐,但吕树从不后悔。

  ……

  南方城市的边缘,卡洛儿的表哥静静的躺在地上,雨水冲刷过的地面拍起了路边的泥土,这样看起来道路上是略微泛黄的干涸黄土。

  卡洛儿的表哥躺在地上,忽然倒吸一口冷气:“草,睡着了!快起来快起来,弗朗西斯科那货不知道啥时候又要打过来了!”

  这一场战斗他们打了足足两天两夜,直到双方都精疲力尽,直到弗朗西斯科也不再试图通过这条道路。

  只不过这一架打完,他们像是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

  此时卡洛儿从天空中违反着物理规则直直落在她表哥身边:“没事吧?”

  卡洛儿表哥看到卡洛儿竟然不仅没事,而且还晋升了a级简直陷入了狂喜:“没事没事,弗朗西斯科那老小子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旁边北欧神族的成员闭着嘴压根不发表看法,就在此时卡洛儿的表哥忽然看着卡洛儿的手愣了一下:“你这手上咋带着个拉环呢?”

  卡洛儿抬起手来看着手上的拉环,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带着,只是想带。

  简陋的拉环,就像是一枚稀世珍宝般被她重视着,即便她也不知道为何如此重视。

  卡洛儿问道:“你不觉得这枚拉环很好看吗,和其他的不太一样。”

  卡洛儿的表哥几乎以为卡洛儿是发烧了,这能有啥不一样?

  ……

  本卷完。

  下卷:时代的帷幕终于拉上天穹

  ……

  各位以支持面对我,我当然也应该不遗余力的回报各位,第五更送上,感谢大家。

  70000均订了,纪念一下。

看过《大王饶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