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王饶命 > 994、云雾中的剑庐(第三更)

994、云雾中的剑庐(第三更)

  我是吕树,我现在慌的一比。

  吕树站在墙上看着那茫茫多的人群,他之前做计划的时候就想着,只要他一出现,肯定会有很多人想弄死他,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多啊!

  他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大家眼中泛着仇恨的红光,然后前仆后继。

  吕树的计划是把剑庐候选者们一网打尽,而李芳峰的计划是带着大家把吕树给弄死,但是现在谁都过不去!

  “他就是吕树!弄死他!”

  “咦,长的还真挺好看啊……”有人忽然说道。之前有个女孩在听说书人讲故事的时候就说,家中长辈说吕树是个极好看的少年,那时候大家还都不相信呢,毕竟军中统领哪出过什么好看的少年啊,结果这时候一看,别说,还真挺好看的啊!

  “什么时候了,还管这个?先弄死再说!”

  “对对对,我的错,管他好看不好看,弄死再说。”

  可以说王城人民对于吕树的仇恨值那不是一般的高,武卫军身上的每一件法器盔甲,那都是王城人民的血汗……

  有人说,武卫军崛起的历史,就是王城人民的血泪史,这真没什么毛病。

  这时候吕树回头看了一眼,吕小鱼已经在面无表情的收拾东西了,她有点惋惜,这么好的宅子,可惜了……

  易潜问道:“老板,咱们现在怎么办?”

  “跑啊……”吕树无奈道。

  他们总不至于把这些人都给弄死吧,虽然这些人实力都不怎么样,不然也不至于输红眼,但问题是因为这点破事大开杀戒算怎么回事?吕树又不是嗜杀的人。

  “咱们去哪啊?”易潜问道。

  吕小鱼叹息道:“早就料到这一刻了,所以客栈的房子我都没退,偷偷回那边吧。”

  这时候对面的李芳峰等人怔怔的站在房顶上看着这一幕都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一直给自己加“运筹帷幄”这种人设的李芳峰都懵逼了:“老子在王城生活了这么年,还头一次见到这么壮观的景象。”

  “是啊,逢年过节街上都没这么多人……”有人感叹道。

  明明他们这些剑庐候选者才应该是围剿吕树的主角,结果现在大家都被边缘化了,李芳峰咽不下这口气!

  “那我们现在怎么办呢?追是肯定追不上的,这两个落脚的地方都没啊。”

  “从长计议吧,”有人叹息道。

  剑庐选拔好像随着吕树重新消失,又回到了原点,然而所有人都忘不了这一天发生的一切。

  王城终于出现了一位全民公敌一样的存在,吕树都感慨还好有安东尼带着土遁,不然他们走哪去都会被发现。

  然而比吕树更心痛的,是宋记赌坊大掌柜肖明泽……说好的团灭剑庐候选者呢,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还好赌坊内对冲有道,不然今天又要赔钱!而且最难受的是,吕树又消失了!

  ……

  晚上吕树半遮着脸带吕小鱼在街上走着,生怕别人认出自己来,他压低声音说道:“你想吃啥?听说石榴街的馅饼是一绝,咱们尝尝去?”

  吕小鱼脸色非常不好,他们刚才偷偷回“吕府”看了一眼,那么好的宅子,已经被愤怒的王城人民给推平了。

  这要重建起来,还不知道得花多少钱!当然也有好处是,大家的愤怒都发泄在宅子上面了,气消了不少……

  她觉得吕树就不合适住那么显眼的位置,晚上吕小鱼就让易潜去找王城里的牙人弄个小宅子,没别的要求,就是必须隐蔽……

  毕竟吕树这种人,不住的隐蔽点真是不太安全。

  “都怪你,”吕小鱼忿忿说道:“你以后别做计划了行吗,你的计划有毒。”

  吕树不乐意了:“从哪里跌倒就该从哪里爬起来,不擅长做计划就应该多练习做计划啊,你听说过木桶理论吗?”

  说着,吕树正好看到路边有个卖木桶的小贩,他过去拿起一个木桶比划:“决定木桶装多少水的不是它有多高,而是取决于它最短的一块木板有多短……”

  咔,吕小鱼一拳就打碎了木桶。

  吕树:“???”

  小贩:“???”

  “来自吕树的负面情绪值,+666!”

  “来自……”

  吕小鱼扔给小贩十多块神钞头都不回的继续往前走,一个木桶大概是五块神钞,多的钱算是弥补对方的惊吓了……

  还没走多久,吕小鱼的脚步忽然顿住了,她抬头看向面前,远处几公里竟是一片云雾笼罩着的地方。远远的望去那云雾接天蔽日,天上的星辰都仿佛被遮掩了似的。

  犹如一座来自天上的神国,看不清那神国里面有什么。

  吕树和吕小鱼都听说过这里,剑庐。

  剑庐就在王城里,可剑庐里面到底是什么样子却很少显露,王城百姓们在剑庐大典的时候喜欢来到剑庐外面观礼不仅仅是因为大家对于剑庐的崇敬,而且这也是一年一度少数能够看到剑庐真面目的时候。

  那云雾是剑庐主人设下的,传说大宗师可目穷百里,也就是说百里之内的景象似乎能够尽收眼底,那已经不是“眼睛”的能力了,而是神识。

  然而这云雾却很奇特,就连大宗师都看不进去。

  吕树忽然想起关于这位剑庐主人和老神王的传闻,这不会是为了防止老神王往这边看吧?!

  毕竟其他大宗师、天帝似乎都在一万多公里之外了,谁也看不到这里啊,就算王城里还有其他的大宗师,谁又敢窥视剑庐?

  其实这么说也不对,吕树觉得这天下间可能连天帝都不敢窥视剑庐吧……

  然而就在此时吕树愣了一下,他似乎感觉那云雾间开了一条缝隙,极小极小,而那缝隙后面却有人从天空中朝自己这边看来。

  骤然间,吕树感受到了莫大的压力,那是前所未有的气势从天而降,吕树心神一凛便打算硬抗,他豁然抬头看向目光的来处,不退不避!

  想用气势就压的他吕树低头?没这样的道理!

  然而那气势来的快,去的也快,转瞬间便消无了。

  ……

  求个月票咯~

看过《大王饶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