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王饶命 > 1211、暗图与星图(第三更)

1211、暗图与星图(第三更)

  当虚无的梦境还在推演时,有人旁观着梦境中的一切。

  “你身上有暗图吗,”神秘青年苗苗在虚无中对吕小鱼说道。

  “我凭什么告诉你,”吕小鱼平静的问道,她身周被云海缭绕,成秋巧已经不知所踪,而她却被困在虚无中动弹不得。

  “你告诉我一个秘密,我就告诉你一个秘密,”苗苗说道。

  “你先告诉我,你是谁?”吕小鱼死死的盯着苗苗。

  “我的小名叫做苗苗,火苗的苗,曾是他心中的一团火,也是他第六层星云之上的生灵,本名除秽!”苗苗说道,不,准确的说,应该叫他除秽。

  吕小鱼愣住了,他知道吕树心中有一团白色的火焰一直半死不活的,没想到眼前这神秘青年才是那团白色火焰的本体?

  除秽笑道:“我很久以前奉命来到这里就是为了等待今天,我执掌心劫,可让劫起,也可让劫灭,他如今正是在经历心劫,我来替他除去心中的污秽。”

  这次吕小鱼真的迟疑了:“是他给自己准备的心劫吗?”

  “对,”除秽说道:“他这一生都从未经历过真正的平凡生活,做了一辈子决绝的人,却最终被一个选择给困住了,他不甘心。”

  那个选择是什么,除秽并没有说。

  吕小鱼沉默了很久:“我身上有暗图。”

  “你想起上一世了吗?”除秽说道。

  “想起又如何,这一世就是这一世,”吕小鱼斩钉截铁的说道:“吕小鱼就是吕小鱼,不是以前的谁!”

  “那如果他想起了呢,”除秽问道。

  “那是他的自由,”吕小鱼说道。

  “那你是否知道,暗图的宿命?”除秽平静道。

  “宿命?”吕小鱼疑惑。

  除秽叹息:“你为此舍了一切来赔他,但是你却不知喜怒哀惧爱恶欲,这第七层只能由暗图拥有者来开启,而暗图终将消亡。”

  吕小鱼愣住了,似乎这还是她第一次听闻这样的话语。

  除秽静静的伫立在虚空里等待着,想知道吕小鱼会如何回答。

  然而就在此时吕小鱼低声说道:“我只是想陪着他而已,你们所猜测的东西其实我连想都没有想过,可即便我只是想单纯的陪着他,不去想这些东西,可这样就能永远陪着他了是不是?存在于他的星图里。”

  “你说什么?”除秽讶异的看着小鱼,他从来没想过会得到这样的答复。

  除秽无语许久之后,他转身踏入了吕树的心劫。

  ……

  “你是谁?”垂垂老矣的吕树在病床上问道。

  “我是谁重要吗?”除秽问道。

  “对啊,”吕树怅然若失:“不重要,我都要死了,还有什么重要的呢。”

  这一刻吕树觉得病房外面的阳光照射在手背上,都已经感觉不到温度了。

  他的90年人生也开始像好兄弟所说的那样开始播放幻灯片,一张一张的,帮助他回忆他的一声。

  可脑子里,总还是回荡着一句话,你明白自己的心意了吗。

  吕树想起18岁那个夏天,女孩害羞的对自己说可不可以交往一下。

  吕树想起自己21岁那年站在大雨里茫然失措。

  吕树想起好兄弟对自己说,这世上大多数人最终的归宿都不是自己最爱的那个人,非你不可最终都变成了是你也行。

  吕树想起自己只是等一个人,却被记录成了妄想症。

  最终世界从起点抵达终点,吕树等的那个人终究没有出现。

  这时候他想到自己那位好兄弟问他,如果最终没有等到呢。

  吕树怎么也想不起来自己当时回答的是什么了,在病床上吕树抱着头痛苦的回忆着,自己到底回答的是什么!?

  对了,那时候他说,那就再等一辈子。

  可是,他已经等过一辈子了啊!

  吕树站在一条十字街头上看到身边的人来来去去,身上是灰暗的,世界也是灰暗的。

  人这一生太苦了,苦的自己都忘了有多么苦。

  所以大多人向生活妥协,向世界妥协……可吕树偏不。

  正因为这世界已经够苦了,他才要寻找那最后的一束光明,此后如竟没有其他人能与他同行,他便是唯一的光。

  这世上妥协的人那么多,等到老了以后写成文字以为那就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可那真的不是悲伤,而是懦弱。

  吕树,偏偏就想要一个不一样的故事,这个故事里光明还在,不管是15岁,还是18岁,还是90岁,故事里的人都坚定的告诉自己,无怨也无悔!

  除秽叹息道:“生命都要结束了也不肯放下吗?”

  吕树的声音传来:“若一世等不到,我就再等一世,若下一世还等不到,那就生生世世!”

  这一刻吕树仿佛又看到了那柄藏在星图里的剑,剑身上写着这天下风景她一分都不要了,只要人。

  除秽想了很久:“你想过最终的命运吗,如果最终你们会反目成仇呢。”

  “为什么会反目成仇?”

  “因为暗图就是为了成全星图而存在的,只有她能开启第七层星云,让你从更高的境界中超脱出来,向永恒开战,”除秽说道。

  “放你妈的屁,那老子就永远不开第七层!”吕树的声音愤怒了起来,不老城外的云海开始疯狂涌动!

  除秽愣愣的看着吕树,一个愿意放弃自己,另一个愿意永不开第七层星云?

  吕树慢慢从床上坐了起来,已经花白的头发渐渐变成了黑色,容貌也重新年轻,他死死的盯着神秘青年摘下了自己的氧气罩:“老子的命运老子自己选,我只问你,老子的小鱼呢,你把她绑哪去了!”

  整个世界都燃起了白色的火焰,吕树躺在病床上,他的氧气管,他的病房窗帘,他身边的一切,都开始燃烧。

  吕树将一切都燃烧殆尽,只见他从虚空中抽出那柄吞贼来,可是吞贼上原本燃烧着的橙红色烈焰也变成了白色,犹如星辰本来的颜色。

  除秽忽然有点慌。

  而此时虚无中吕小鱼小声嘀咕道:“我怎么觉得他等的不止一个人呢,他以前就没开第七层。”

  ……

  还有一更,下一更怕是要天亮了

看过《大王饶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