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王饶命 > 1293、豪门伏首(第二更)

1293、豪门伏首(第二更)

  马蹄声走远,原本整齐的青石板上只剩下一片狼藉,其实张卫雨本身不是什么狠人,与他相处过的人都知道,张卫雨要是狠起来,这御龙班直的统帅之位就没李凉什么事了。

  李凉之所以比张卫雨更加能够胜任这个角色,不就是因为他比张卫雨更狠吗?

  不管是李凉还是张卫雨,甚至是吕树,都非常明白慈不掌兵的这个道理。

  他们让李凉来担任这个角色不是他们有多么嗜杀,而是他们太清楚这场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战争里,你只有跟敌人一样狠,才能活到最后。

  若让吕树在御龙班直的生命和其他人的生命之间做出选择,毫无疑问他会选择前者。

  现在御龙班直的举手投足间都必须凶狠的将那些蠢蠢欲动着震慑住,让对方只敢匍匐在地面俯首称臣!

  只不过那些人听到马蹄声远去的声音后纷纷抬头,他们赫然发现那些身穿黑色盔甲,驾驭着烈焰云驹的杀坯,身后还有一群被捆住双手遛在后面的人。

  那些人被紧缚着双手,嘴巴里都塞上了布团,防止他们骂街。

  马匹前进的速度不快,刚好够这些人勉强跑着跟上。

  内殿直终究没有像端木皇启那样把人拖在地上,最终拖成一个个血葫芦。

  他们还保留一丝内心里的悲悯,只是让这些人跟在后面狂奔而已。

  不过张卫雨他们觉得自己的仁慈也就到此为止了,这些豪门当初率兵前往西州的时候就该想到今天这一幕。

  成王败寇,这血色的世界里失败者就必须接受惩罚,这些王城豪门把嫡系子弟和财产向外转移的时候就是想要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万一真的与吕树刚正面了,他们也有退路可以东山再起。

  这些嫡系自己的空间装备里携带着大量的修行资源以及财物,这就是他们东山再起的资本。

  然而吕树怎么可能统一他们留有退路,他吕树还不是压上一切来吕宙终结恩怨,旁人凭什么有退路?

  即便如此他也没想过要直接把这些人给杀了,当时李凉知道吕树的决定时还在旁边直叹气,但最终也没说什么,因为这些人是死是活都不影响大局。

  有人忽然认出来了那些跟在马后奔跑的囚徒:“那是李家年青一代的佼佼者,有三个都在里面,其中有一个人晋升一品的时候天地异象足有方圆十五里!”

  “还有宋家的,方家的,刘家的!”有人惊呼:“天啊,前一段时间便有人猜测豪门已经偷偷把他们送了出去,没想到竟然全被武卫军给抓回来了!”

  “这是要断了豪门的后路啊,一点念想都不给留的!”

  “十五里方圆的天地异象,若不夭折说不定有晋升大宗师的潜力!”

  骑在马上的张卫雨听到这些人的感慨就冷笑起来:“李黑炭的天地异象都有十六里,这些所谓的王城骄子连李黑炭都不如……”

  “老张,你当初的天地异象多少里来着?”有人好奇道。

  张卫雨憋了半天:“大王还等着我们呢!不要聊这些有的没的!”

  “哈哈哈,我可是记的很清楚你的天地异象只有十五里啊,你还不是不如李黑炭?”有人在通讯频道里面哈哈大笑起来。

  “滚滚滚,”张卫雨没好气的说道。

  不过话说回来,李黑炭看着憨厚呆傻,但天赋确实比大多数人强多了。当初落魄混迹在青龙寨,也不过是没有功法没有资源罢了。

  有时候阶级固化之后,底层人民就很难实现阶级跃升了,因为上层建筑将资源牢牢的抓在手里,想要实现阶级跃升就相当与虎口夺食!

  桃花会馆里面的豪门家主们也听到了马蹄声,这个时候敢在王城纵马的人只会是吕树的人。

  之前吕树说他的人还没到齐时大家就慌了,因为他们心虚!

  而现在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好像真的发生了,张卫雨等人骑着马进了桃花会馆,豪门家主看到马后跟着的那些青年便急眼了,没有任何悬念,他们送走的所有嫡系全在这里了!

  从吕树与御龙班直分别开始,张卫雨等人也骑着吕树配给他们的烈焰云驹火速赶往吕宙各地,为的就是将这些偷偷逃走的豪门嫡系都给捉拿回来。

  想在吕树面前玩狡兔三窟,门都没有!

  吕树就是要把他们的所有后路都给断掉,让这些所谓的王城豪门明白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不要参合这场战争,因为他们玩不起!

  张卫雨等人下马将那些所谓的豪门天才都给押到了吕树的面前,吕树坐在李黑炭搬来的一张椅子上,好整以暇的说道:“想要偷偷把他们送走?觉得就算得罪了我们也可以东山再起?怎么什么好事都让你们给占了?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们又能跑到哪里去?”

  此时的吕树已经不再避讳什么了,他需要这个王的身份,因为他要用这个身份面对天下之敌!

  宋家家主扑通一声便跪在了吕树面前悲切道:“大王饶命啊!”

  如今后路已绝,这时候要是再不服软,恐怕整个家族就要被连根拔起了啊!他们不知道吕树为什么会成为王,也不知道这中间到底有什么诡秘的事情,但现实已经说明一切,孙修文已经走到了他们的前面!

  有宋家家主开了这个头,其他的豪门家主就算不想服软也不行,一时间王学家们便看到这些以往的大人物竟然全都跪在了吕树的面前,齐呼:“大王饶命!”

  吕树平静道:“你们可知道今日这一拜之后,要是再有反心会有什么下场吗?”

  宋家家主恳切道:“若我等今日有异心,必将被吾王的武卫军铁蹄践踏,尸骨无存。”

  坊间百姓看王城豪门犹如庞然大物般巍峨凶猛,可是这些所谓的猛兽如今只能匍匐在吕树面前,吕树忽然有点感慨权势果然是男人的春药,但这不是他的路,他也不愿走这条路。

  别人的春药,不过是他的毒药而已。

  吕树想了想说道:“我要纠正一点,他们现在不叫武卫军了,叫御龙班直。”

看过《大王饶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