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王饶命 > 1303、深渊之外(第二更)

1303、深渊之外(第二更)

  剑庐主人应该是知道吕神身上秘密的,所以知道老神王只要想,就一定可以登上那个境界。

  只不过代价就是吸纳与星图并立的那个暗图,就好像阴阳相合一样,就连第七层所需要渡过的关隘都叫做欲。

  吕神一直有抵达生命彼岸的机会,吕树相信他一定早就有了足够的负面情绪值,只不过他始终没有那么做罢了。

  吕树觉得,如果吕神真的毫无感情能够将吕洛儿直接杀了成就自己的境界,那么其实也没这么多事情了,对方不会舍弃自己的一身实力境界转世,剑庐主人也绝对不会为这种人放下一切。

  那时候的吕神不会有什么心魔,他自己就是彻头彻尾的魔。

  好在吕神心中本就有一些良善,这大概才是发生如今这些事情的起因。

  感受着心脏里火焰的澎湃跳动,吕树之前还好奇自己虽然在除秽那里得到了心劫焰,但这心劫焰还是不够活泼啊,他用来烧端木皇启的时候就感觉后劲不足,好像少点什么似的。

  现在有了新的心劫焰汇入,吕树感觉这心劫焰犹如水系异能一般,真的能够成为自己的一大助力了!

  自己心口的那点火跟这片火海相比真是小巫见大巫了,也不知道这心劫焰是如何成长的?

  然而就在此时沉寂许久的除秽忽然在星图里说道:“其实心劫焰以心劫为食,您那心劫焰用起来不给力,完全是柴火太少了的缘故,给别人的心劫就是柴火,端木皇启死后您没发现它壮大了一点吗……”

  吕树没好气道:“这时候怎么又客气起来了?还好心来搞科普?”

  “这不是看您马上就要点亮第六层星云了吗……”除秽憨厚笑道。

  吕树冷笑:“现在学乖也晚了,你笑的再憨厚也没用。”

  因为之前吕树刚刚度过心劫在气头上,所以除秽躲到了第六层星云上面,愣是躲到了现在!

  他能这么躲着完全是因为吕树还无法掌控第六层,可他现在看着第六层星辰一颗颗点亮,眼瞅着就差最后一颗的时候除秽有点慌了,赶紧出来说点好话……

  只不过现在吕树压根懒得跟他计较这个,除秽倒是给他省了不少研究心劫焰的功夫,原来之前心劫焰还不太给力,完全是因为没有“成长”起来罢了。

  而放在这里的火海,却都便宜了吕树。

  “不对啊,知道我要来,还把心劫焰放在这里?”吕树觉得有点不对劲,毕竟吕神恶念应该很清楚,这心劫焰哪怕再多都伤不到自己,而且还会便宜了自己。

  除秽舔着脸在星图里谄笑解释道:“这夺走您心劫焰的人还是可以使用这火焰的,但是当您渡过心劫,引我归位之后,除了您谁也用不了。所以对方也许很想取走这心劫焰,但问题是有我在,他拿不走了!”

  “咦,”吕树好奇了一声:“那这么说来你还有点用?”

  “有用!必须有用!”除秽憨厚笑道:“您就别生我气了,那心劫也是您自己设下的,跟我没关系啊……”

  “行了行了,”吕树不耐烦的摆摆手:“我是那种记仇的人吗?”

  除秽被噎了半天,他心说您要不是这么记仇的人,我犯得着现在都不敢出第六层星图吗?!

  吕树不再搭理除秽,这次自己引除秽归位之后确实捡了个便宜,这心劫焰说的简单点就是一个自带特效的火系异能,不仅位阶很高自动压制其他火系,而且被烧到的人还会堕入心劫。

  普通人的火系异能跟吕树的这个“火系异能”相比,别人的火系异能就像是乞丐版的……

  这种等级的伤害手段,更像是他早些时候刚刚得到神水的状态,那时候的水系异能也有非常恐怖的侵蚀效果。

  可惜了神水已经变成混沌……当然这也不算多么可惜的事情,混沌儿子也不差啊!

  如今吕树感觉自己应该算是水火双修的觉醒者了吧,全世界独一份啊,别人也没听说谁能同时觉醒水火这两个异能的。

  不过吕树觉得这心劫焰还是比水系异能差点意思,不是说不给力,而是说功能不够多。

  吕树的水系能吸血、能让人流眼泪、能分岔,这火系……有待开发啊。

  他朝着深渊之外飞去,并没有想象中的陷阱与埋伏,他发现自己身处宫殿群之中。

  吕树上来是为了救明月晔的,然而这地面上的情况和他想象的有点不一样,这深渊竟是在一座行宫后面!

  这是谁的行宫?整个吕宙有资格拥有这样行宫的人,恐怕屈指可数吧,所以搞清楚这是谁的行宫,就能搞清楚谁在背后搞鬼?

  吕树隐约间听到有歌声从宫殿群之中飘摇而来,那声音如泣如诉哀婉凄绝,歌声里的词像是在唱戏,可诡异的是,这唱歌的人应该是个男性。

  这宫殿之中,钟鼎乐鸣,似乎热闹非凡。

  就在此时,两排身穿盛装的年轻男性从一处宫墙后面拐了出来,他们仪态雍容,但让吕树感觉非常别扭的是,这群人就像是“宫女”似的。

  他们手提精致的竹篮,里面放着的,赫然是绣着龙的袍服与金冠,还有镶嵌了朱玉的腰带,只不过吕树更加在意他们的实力,这些人竟然全是一品高手。

  一人在吕树面前轻声道:“请更衣,天帝陛下在太和殿等您。”

  吕树挑挑眉毛冷笑道:“不想死的滚远点,现在没空收拾你们。”

  说着他抬腿就往宫殿里面走去,如今对方摆明了车马在这里等他,吕树怎么会退缩?只要明月晔还在这里,他就不能退缩!

  “大人,您走错方向了,”那人轻声提醒道。

  “哦,谢谢,”吕树直接打破了宫墙一路朝这人所指的方向去了。

  如今吕树已经明白这行宫主人是谁了,御扶摇。

  除了御扶摇以外,没谁宫里会放着这么多的男人。

  而且吕树对御扶摇早有猜测,毕竟他初见御扶摇的时候,御扶摇是唯一一个能让他心劫焰产生反应的人。从时间上来看,那个时候对方应该还可以控制心劫焰!

  只不过吕树感到不安的是,御扶摇明为招纳面首,可暗地里恐怕是在把这些面首培养成死士啊。

  这御扶摇到底有多大的图谋,才会不惜声名干出这种事情。

看过《大王饶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