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王饶命 > 1308、北上勤王(第一更)

1308、北上勤王(第一更)

  当炼狱血妖在人间肆虐的时候,不止是北州一个地方在发生这种事情,那些曾来过北州的商人,也有一部分替换成了血妖。

  吕树早在象岛遗迹的时候就知道炼狱血妖是有灵智的,甚至与人类无异,当初他和李弦一在面对那个血妖的时候,血妖分明有着超越一般凶兽的思考能力。

  但这都不算什么,因为吕树还见过一只比人类更漂亮的血妖,被虎执带走。

  那一次虎执甚至得到了血妖的心血,用血妖自己的原话来讲就是,只要这枚心血还在虎执的手里,它就永远无法背叛。

  易潜透过传讯镜子看到了许多画面,然而十分钟之后那枚传讯镜子就被踩碎了,连密谍也被杀死。

  北都是血妖最集中的地方,它们很清楚城中哪些是人,哪些是妖。

  所以当它们接到指令完成蜕变的第一时间,就是清洗整个北都的所有人类!

  街头上炼狱血妖如同蝗虫一般扑杀人类,没有打算留任何活口。而且一幕幕奇怪的场景出现,有些血妖杀死人类的时候,旁边的人类无动于衷,有人类向自己的亲人求救,结果却发现那些无动于衷的亲人竟然也开始撕下人皮。

  以前大家都认为北州是吕宙的世外桃源,这里的政令亲和,天帝和蔼。

  然而就是这样一个地方,却变成了人间地狱!

  易潜跑去将这个事情告诉了吕树:北州有变数!

  易潜无法直接让吕树看到那些妖魔长成什么样子,毕竟传讯镜子已经被血妖踩碎了。然而他只是在纸上稍微勾勒了几笔,吕树就已经认出这人皮下的妖物到底是何方神圣。

  “大王,”易潜凝重道:“北州这是怎么了,已经有数百密谍发现了这种现象,妖变的范围……覆盖了整个北州!”

  “你们有听说过青空的消息吗?具体讲讲?”吕树问道。

  易潜、李凉、张卫雨他们面面相觑,结果大家一时半会儿真的想不到什么秘闻,张卫雨皱眉道:“各方天帝都有丑闻或者趣闻,怎么好像这个青空什么都没有似的,在大家眼里就是一个天帝的符号,没有癖好,没有后宫,亲政爱民……”

  “青空,可能也是一只血妖,非常强大的血妖,”吕树叹息道。

  这时候吕树仔细回忆着象岛遗迹里面的细节,他愕然发现老神王将那只血妖封印在遗迹之中,恐怕就是为了提防这青空。

  云倚和虎执应该都知道控制血妖的方法,那么这方法来自谁呢?肯定是吕神亲授。

  但吕神这种算无遗策的人绝对不会妄想用一个血妖就能威胁到青空,哪怕那只血妖是青空的亲儿子,青空恐怕都会面不改色的牺牲掉吧,那么吕神留下这个血妖是为了干什么?

  心血!最关键的就在于那一滴心血!吕树忽然抓住了事情的关键!吕神留下那个血妖是为了告诉吕树这个线索啊!

  那么在此之前,吕神是否也曾控制过青空的一滴心血,然而当吕神“死亡”后,青空便再也不受控制,开始筹谋一切!

  这种联系是正反双向的,当吕神死亡的时候青空一定是第一个得知消息的人,因为他在那一分那一秒忽然重获自由!

  只是青空并没有跟任何人提起此事,哪怕他明知道神王宫里发出的圣旨是有人假传,但他依然兢兢业业的遵守着。

  但他并没有消停啊,因为他在这18年里,竟然将整个北州都变成了一片鬼蜮。

  吕树忽然开始警惕起来,这个青空心思太深沉了。

  寻常人被控制了自由之后,有一天他重获了新生,一定会按捺不住自己心中的喜悦!谁不想要自由?!

  可是青空竟然硬生生的隐忍了18年之久!

  端木皇启那种最先忍不住跳出来搞事情的敌人可怕吗?不可怕,青空这种才可怕。

  不过,吕树更在乎他跟那个吕神恶念到底有没有联系。

  吕树看向易潜:“东州也开始集结军队,西州在路上了,北州变成了鬼蜮,只剩下南州还安安静静的。”

  “南州也不安静,”易潜看了吕树一眼:“文在否今天上午刚刚犒赏三军说要北上勤王,拯救您于水火之中……”

  “……,”吕树噎了半天:“他还说什么了?”

  “他还当众说您养了一堆狼崽子,最后才能明白还是他最靠谱,”易潜说道。

  “当众说的?”吕树问道。

  “对,”易潜确认道:“我密谍传回来的消息不会错。”

  “现场三军什么反应?”吕树好奇道。

  “他们当时就迷了……”

  吕树深吸一口气说道:“注意西州的动向。”

  “孙修文?”易潜和张卫雨他们都愣住了:“您担心他?”

  “小心无大错,”吕树平静说道,虽然他行军打仗真不如张卫雨和李凉,但防人之心那是吕树经历了那么多事情磨练出来的。

  易潜离开了,既然北州已经确定变成了鬼蜮,那他的密谍就没必要赶往北州继续送死,可以转向西州了。

  当初易潜也不是没有准备,吕树一路打过去的时候易潜就一直在发展自己的密谍。

  密谍很好发展啊,根本不需要过程,打上奴隶印记就好了。

  吕树不愿意收奴隶,但易潜他们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在吕树出现之前,易潜就是吕宙里面出了名的杀手了,连王城豪门的嫡子都敢下手,不狠怎么生存。

  可是毕竟太仓促了,他疏忽导致他并没有把重点放在西州,所以那边的密谍人手并不充裕。

  人手不够,就一定要抓住重点。

  易潜思考着,如果要渗透西州军队该从哪里下手?这时候李黑炭从他门口路过,看到易潜愁眉苦脸的样子好奇道:“怎么了?”

  易潜也是压力太大了,见到李黑炭都想着对方能不能给自己提供点思路,他问道:“你说,现在西州正在坐船顺流直下,我的人该重点渗透哪里好?”

  李黑炭愣了一下说道:“这还用想吗?”

  易潜愣住了:“说说看,有好思路吗?”

  李黑炭握紧了拳头:“全面渗透!在祖地的时候,考试前我都会问白诺老师考试重点是什么,她总会说,全是重点!”

  “滚。”

看过《大王饶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