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大王饶命 > 1320、终战序幕(第三更)

1320、终战序幕(第三更)

  血妖军团的督战旅也不是让先遣旅上去送死,而是要让它们用身体挡住洪水,为后方大部队争取时间,后方已经有血妖军团的中坚力量开始向两侧挖掘沟渠泄洪。

  它们的速度极快,完全是在拿身体当做工具来使用的,就算面前是石头也会一拳击碎。

  七支先遣旅迅速集结在一起,竟然真的不敢违背督战旅的意志似的,短短一分钟之内便结成了一道又一道的血肉之墙。

  洪水撞击上这些血肉之墙时,有些血妖瞬间被冲散了,可是当洪水经过几道肉墙之后,那自上而下的冲击力便被层层稀释,当洪水来到下游时,冲击力就已经平缓许多了!

  不得不说,肉墙是管用的,为血妖军团的后续部队争取了时间!

  而后,当泄洪渠挖出来之后,后续的血妖军团竟然踩着先遣旅的身体继续向上攀登,它们从来不会考虑同伴的生死,唯有一个目的,贯彻妖王的意志!

  为达目的,可以牺牲一切,哪怕是自己!

  当初吕树在象岛遗迹里的时候便看到炼狱血妖献祭自己的一幕,不得不说这种凶悍是来自本性的,让人不寒而栗。

  所以当吕树刚听到轰鸣声没多久,便看到血妖军团爬上山头遥望王城!

  那些血妖伫立在山上犹如一座座狰狞的雕塑,是这人间最丑恶的雕塑。

  渐渐,漫山遍野都铺满了红色的血妖军团,远远望去北方竟然成了一片妖冶的红色,还有血妖在天空上飞行着,铺天盖地!

  然而吕树很清楚,这也不过是血妖军团的一小部分而已!

  血妖军团并没有立刻进攻,它们在等这片汪洋消失,到了那个时候才是它们发动进攻的最好时机,届时血妖之多,足以淹没王城。

  吕树转身对张卫雨和李凉说道:“备战,这河水不出七天就会流干。”

  李凉皱眉道:“如果我是对方,在如此庞大的数量基数下完全愿意牺牲掉一部分血妖,在御龙班直以为血妖会在河水流尽才会进攻的时候,提前发起突袭,不得不防。”

  “嗯,”吕树点点头,他对李凉郑重道:“从现在开始就要辛苦你了,只不过它们以为护城河没有了就能攻下这王城,还是太天真了一点。”

  李凉没有问吕树还有什么后手,这次守城之战甚至都没有准备太多守城器械,因为血妖的数量太多了,就算上床弩又能射杀几只血妖?到时候器械反而会成为拖累。

  这是修行文明的世界!

  陈祖安和成秋巧他们两人靠在城墙上望着远山上密密麻麻的红色,陈祖安叹息道:“三叉戟这玩意面对天上会飞的东西还是弱了点啊,要是青铜洪流都在这里,一轮飞剑齐射妥妥的收割!”

  不得不说陈祖安确实说到了御龙班直的弱点,内殿直的天下潮可以分解为七柄飞剑一般的碎片,远战近攻的功能都兼备了。

  然而御龙班直其他人配备的可都是三叉戟啊,这种东西近战好使,又是法器,确实很威猛,一叉子就能给血妖戳个透心凉,但问题是如果血妖飞来飞去的就不好整了。

  陈祖安看向成秋巧:“你那个小螺号能吹下来多少血妖?”

  说到这里成秋巧脸就黑了,但他还是正经回答了问题:“几千只就差不多了,一品巅峰的极限就在这里了。”

  “才几千只啊,”陈祖安挠挠头看向那漫天的血妖:“对面怕是得有十多万会飞的吧,你那点威力不够啊……”

  “你行你上啊,”成秋巧不乐意了,说起小螺号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如果只是唱小螺号的话,恐怕吹下来三五千只就不错了,他有进阶版的千山鸟飞绝,但问题是就算使出千山鸟飞绝,成秋巧估摸着最多也就是弄下来一万多只就到极限了。

  关键是这些血妖落地也未必会死,仍旧有继续战斗的能力。

  “你别急眼啊,”陈祖安叹息道:“咱俩要是大宗师就好了,我感觉我要晋升大宗师,一口就能吃掉好几千血妖,虽然想想挺恶心,但那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甭提那没用的,一品就干一品的事情,”成秋巧没好气的说道。

  “可万一我们打不过怎么办,”陈祖安也不乐意了:“我这不是畅想一下一切可能吗?”

  “打不过?”成秋巧看着陈祖安笑道:“打不过就陪着树哥死在这里!让那些血妖陪葬!”

  只是,谁都没想到血妖来的竟然比想象中更快!

  吕树估算的七天时间里不仅有放水的时间,而且还算上的泥土干涸的时间,可是到了第二天夜里他已经看到血妖开始蠢蠢欲动起来。

  他发现血妖在站稳了山头之后主动又打开了七八个泄洪口,水流的速度在不断加快。

  可是直到这个时候,水面都还有及腰深,水下的泥土踩进去便会陷一个坑,而且会拉扯着人不断下陷。

  吕树以为血妖还会再等等,但是血妖不打算等了!

  残阳如血!

  当夜幕降临的瞬间,当夕阳彻底落入地平线,那漫山遍野的血妖竟然提前发起了进攻,它们用同伴的尸体在河中铺成了道路,那都是最弱小的血妖,被果断的牺牲掉了!

  天空中血妖张开巨大的肉翅朝着王城方向飞来,东州动了,西州也动了,文在否指挥着大军朝着孙修文所在的西州大军碰撞而去,孙修文竟然放弃了攻城,而是让西州大军去跟南州大军硬碰硬!

  吕树面色凝重,这就是敌人为他送上的大礼,而他要在这里葬送一切阴谋。

  剑庐弟子早就守在了东面城墙,这是姜束衣的决定,只要剑庐弟子还在,东面就一定不会陷落。

  他转身背对着铺天盖地的血妖对张卫雨等御龙班直笑道:“准备好了吗。”

  御龙班直齐齐拉下面甲,整齐划一的动作,面甲碰撞头盔的声音轰然作响。

  “放手一搏吧,杀完了人,带你们回家,”吕树话音落地之后便转身,如同屠龙的少年面对着漫天的恶龙,少年还是那个少年,没有变成恶龙。

  张卫雨手掌握在天下潮上平静道:“吾之荣耀,离别已久。”

看过《大王饶命》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