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魔法师拉斐尔传 >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二个存在(二)

第一百六十四章 第二个存在(二)

  在这幽闭的阴影之纹中,骤然响起这么一道声音,怎能不让盗贼之神麦斯克感觉到心惊肉跳。那种感觉就好像自己藏起来的私房钱被老婆给翻了出来,然后在上演一出十分狗血的剧情。

  “是谁?”盗贼之神麦斯克知晓这阴影之纹的隐秘,就算你知晓这个地方,没有点技巧也是搜寻不到,即便搜寻到了,那也需要一些特别的材料才可以进入其中。

  如果不是因为身上拥有阴影方面的神职,且知晓这个所在的弯弯绕绕,他才不会将这个地方当做自己的最后避难所。如果不是如此,他又怎么会放心?要知道这位可最是为疑心了,这点或许是从当偷儿那儿留下来的习惯。

  不过疑心有疑心的好处,至少你能够比那些个大大咧咧的家伙活得更加长久一些。毕竟在这个世界之中,一个不小心的失足都有可能让你的存在化作一堆土,或许幸运点的还能够有座纪念碑。

  “看起来我们伟大的盗贼之神还是很容易健忘的。”声音落下,一道人影自虚空出而出,来者不是别人,正是坐看鹬蚌相争的拉斐尔。

  他在告别了两位神祇之后,先是返回了一趟神国将先前准备好的那些材料取出。便径直前来阴影之纹,说起来,拉斐尔也是在赌博。他已经推测到了盗贼之神麦斯克既然出了头,那么一些看他不顺眼的神祇必然会选择出手教训教训他。

  不过他在这件事情之上其实并没有绝对的把握。

  没有绝对把握的便是盗贼之神麦斯克到底会不会前来阴影之纹,或者说到底会是哪位神祇出手来对这位进行制裁。自己又是否有喝上一口热汤的机会。

  所以拉斐尔其实也是在一种十分没谱的情况之下呆在这儿的,反正不管盗贼之神麦斯克会不会前来这儿,在他看来他都是赚的。

  如果前来,那就是买一赠一的血赚。

  如果没来,那么至少自己前来阴影之纹也不会亏本,怎么也能够赚到票价。

  正是抱着这种心态,拉斐尔才饶有兴致的呆在这阴影之纹中,呆在这盗贼之神麦斯克的藏宝库之前。

  反正网子已经撒了下去,至于鱼多与少,那就要看艾欧上神要给自己多少鱼获了。至少就现在看来,艾欧上神在某些时候还是非常体恤自己这位萌新的。

  “原来是你,海洋之神拉斐尔·梅林·亚伯拉罕,不知道什么风把你吹到阴影之纹中了。”见到来人,盗贼之神麦斯克赶忙站直了自己的身躯,想要以此来表现自己此刻的状态并非先前所展现的那般糟糕。

  同时,心中的警惕让他快速的向着四周延伸出自己的神念。谁都知晓这位新神当日在封神仪式之时的盛状,他很担心既然这位海洋之神出现在了这儿。那些与他关系不知有多亲密的神祇会不会也呆在这儿围捕自己。

  只是自己这阴影之纹这么多年以来都从来没有被人发现和知晓,如果说真的有谁知晓,那也就只有那条混沌魔犬柯兹夫曾经在追杀自己的时候闯进来过了。至于剩下的?即便是自己最信任的圣主教都不知道这阴影之纹所在,你们就能够明白这位盗贼之神对这个所在有多么的看重了。

  但,现在为何这阴影之纹中会有来人?这个疑惑萦绕在他的心头。

  “当然是来向你讨要一些债务了。”拉斐尔看着盗贼之神如此警惕的模样,也不点破,就好似自己感觉不出对方的举措一般。而对于一个疑心病很重的人而言,拉斐尔这般风轻云淡更是让这位盗贼之神感觉到如芒在背。

  “债务?我与您似乎没有什么情仇债务吧。”因为摸不清拉斐尔的后手,这位狡猾的盗贼之神不禁用上了敬语,希望以此来讨好拉斐尔。至于恩怨情仇,他可真的不记得自己跟这位新晋的神祇有什么联系。

  好吧,如果真的有,就是自己这段时间让手下的信徒渗入他的领地之中。但这说起来也算不上一件很大的事情,大不了就是服个软,然后割让点东西。这种事情他还是很有心得的。

  “没有情仇债务?所以我才说伟大的盗贼之神真是一个很健忘的神祇呢。你是否还记得当初的珀金港,记得那位昆尼尔伯爵吗?”拉斐尔的声如那平静的溪流,感觉就好像两人坐在一个阳光明媚,风景宜人的所在正进行一场很轻松的谈话。

  “珀金港?昆尼尔伯爵?”盗贼之神麦斯克的思绪飞速的运转,神祇的记忆就像是一个非常巨大的硬盘,记忆就是那些占据硬盘的一个个影片。只要愿意,他们能够进行专门的搜索。

  “你是当初那个年轻人?!”念头至此,麦斯克立马就想到了拉斐尔的身份到底是什么。但他怎么也没有想到,他居然是当初那个被他一瞥之下然后选择放过的年轻人。当时因为三神的那些祭祀都呆在那处,他实在不希望因为一个贸然间的出手就将自己陷入那么一个泥沼之中。

  却不曾想,当初的一个麻烦,现在却变成了足以致命的利刃。

  “看来你虽然健忘,但还算不上很笨。”拉斐尔丝毫没有战斗之前的紧张感觉,还饶有兴致的嘲讽着对方。

  但也正因为拉斐尔的如此表现,更是让盗贼之神麦斯克感觉到胆战心惊。就算自己现在已经受了伤,但并不代表拉斐尔就有绝对将他斩杀的资格。这儿可是阴影之纹,可不是那些水元素充沛的位面。

  只要自己愿意,他甚至有机会进行一个反杀。但这位海洋之神为什么会这么的具有自信,看起来这么的有把握?

  这种被人玩弄在鼓掌之中的感觉很不好,‘神术·影遁’,“失败了!”在这阴影之纹之中,他是用阴影神术居然失败了。根本就容不得他细想,他明显的感觉自己置身在一张早已布置好的大网之中。

  “说起来,那件事情我们也并没有什么冲突。”盗贼之神麦斯克虽然心中的潜台词是,“你他娘的狗日的,平日里怎么不敢来找我讨论这件事情,在老子受伤的时候才跑过来。孬种、废物、垃圾!”但那身上的动作依旧是那般的谦卑,就好像一个贫民见到了一位从长街而过的贵族。

  “没有冲突?你居然说没有冲突?冲突可大了!”拉斐尔骤然间的一个反问,一声暴喝将盗贼之神麦斯克给惊的整个人差点都蹦了起来。

  “你他娘的能不能好好说话?”心中不禁一阵暗骂,如果不是脸上带着面具,他此刻的表情绝对是非常的精彩。

  “冲突?从何说起呢?”说起来,这件事情确实也跟盗贼之神没有太多的关系。只是手下的信徒太蠢,那他又能够怎么办?

  “我神殿的圣主教,约瑟芬·赫士列特就是在珀金港,被你的那位信徒昆尼尔伯爵给设计下陷害了全家,甚至本人差点成为你这位信徒的禁脔。你说这其中还会有什么误会吗?”拉斐尔的手中已经握上了一根法杖,巴尔奇克位面的位面之证随着拉斐尔封神而化作了神器。

  拉斐尔将其命名为湛蓝之心,反正在命名这件事情之上,拉斐尔一直认为自己没有什么天赋,所以也就追求简单、通俗、好记便足够了。

  听到拉斐尔的这番言语,盗贼之神麦斯克知晓这件事情确实不会这么容易就善了。自己现在真是恨不得往自己的嘴巴上抽几巴掌,当初自己怎么就会选择去救那个废物,让他直接死去不就好了。怎么就这么欠呢?

  “神战,可不像你想象中那般的轻松。不像是你以往的战斗,要是受到了损伤,可能需要花上好几个世纪的时间去进行痊愈。这漫长的过程对于您这样一位新神无疑是非常奢侈的,因为这是您最好开拓自己信徒的时刻。

  对于那件事情我非常的抱歉,这身后是我的藏宝库。要是你愿意,我能够将其开启任你取其内的一切。我的这座宝库之中的奇珍异宝真的是不少。同时,我也愿意让我手下的信徒去宣扬您的伟大。”

  见到又是一场战斗将起,盗贼之神麦斯克不禁再次将自己的姿态放低,语气放软。暗夜女神莎儿的那一击并不轻,而且好巧不巧打在了当初被混沌魔犬柯兹夫咬下的那条腿上,本来就是以神力凝聚而成的复制品,莎儿神力的混入让这条腿的情况非常的糟糕。

  来的路上他甚至都想要拿秘密低语者将这条腿给砍掉,但想到自己不稳的神力,他又实在下不去手。要是自己将这条腿给砍掉,说不定就真的要从弱等神力跌跌落微弱神力之中了。

  不管此时此刻要付出什么样子的代价,只要自己能够从这个事情之中缓过来,总归会有翻盘的机会。当初谋杀之神希瑞克夺去自己的神职,自己不也重新振作了起来?当初被混沌魔犬柯兹夫追着咬,甚至咬下了一条大腿,自己不也坚强的活了下来?

  这些事情都在无时不刻的告诉着盗贼之神麦斯克,只要能够活下来,那么总归会有翻盘的机会。在那些敌人认为自己一定不行的时候,他总是能够满身血污的给与他们最后一击。

  “魅影宝库,内里有无数机关陷阱,传闻其中甚至有两个阴影神性生物驻守其中。多年来,许多人都觊觎着这座可以说除了贸易与财富之神之外应当是最富有的宝库。你说,我怎么敢随随便便的踏入其中。”

  拉斐尔看着眼前那一株渐闪渐隐的微小花朵,要是放做别人,肯定认为这只不过是阴影之纹中一株随处可见的小花小草,因为这真的毫不起眼,甚至连那神力波动都是那般的隐晦。如果不是有战斗之神塔帕斯提前踩点,拉斐尔也不能够确定这真的就是魅影宝库所在。

  至于拉斐尔所说的那一席话,非是战斗之神塔帕斯跟自己说的。连魅影宝库在阴影之纹的讯息都是自己告诉他的,他又怎么可能知晓魅影宝库内里的情况。

  即便是盗贼之神麦斯克,听到拉斐尔这般说,被面具所掩盖着的脸上,也露出了一抹惊容。如果说阴影之纹知之者甚少,那这魅影宝库就只有自己知晓了。明水阁是一件空间神器,自己这魅影宝库也是自己当初封神时所孕育而出的另外一件神器。

  可以说,知晓魅影宝库的人可能成千上万,但真的知晓其内情况的就绝对只有他一人。但眼前这位海洋之神是怎么只晓的?如果说自己的身边出了内奸,那也真的无内奸可抓啊。因为知晓这件事情的就只有他这么一个人,难道自己背叛了自己?这算什么混蛋理由?

  “让你手下的信徒宣扬我的伟大?嘿,麦斯克。难道你以为自己是正义三神?要是我跟你扯上这不明不白的关系,那岂不是将我自己往泥沼之中沉。是你觉得你很机敏,还是觉得我年轻不懂其中的弯弯绕绕?”

  盗贼之神麦斯克的名声有多臭,整个多元宇宙之中有头有脸的存在都对他抱有恶感。这位平日里的另一大消遣就是偷东西,众贼之主不偷,那如何能够在天下盗贼的心中树立一个王者应有的风范?

  而那种简单的小偷小摸在这位盗贼之神看来实在没有难度可言,所以他偷的无一不是珍贵稀有的玩意,而这些东西普通人自然是见不到摸不着的。所以麦斯克有一句话倒是没有坑骗拉斐尔,‘我的这座宝库之中的奇珍异宝真的是不少。’

  要是自己跟这位扯上关系,那就算再怎么洁身自好,被那油漆涂了满身,想要洗下来,怕就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情了。到时候别说信徒不会增长,反而还要成为对方的挡箭牌。这买卖只要拉斐尔脑子不抽抽,他还不至于会跟对方这么做。

  “锵!”

  听到拉斐尔都如此说了,盗贼之神麦斯克也不再多言,手中握上秘密低语者以极快的速度便靠近了拉斐尔。他刚刚在与拉斐尔扯淡的时候虽然明面上看不出来,但双方的距离确实在微妙的拉近。

  拉斐尔说起来也不过只是一个新神,一个法师。面对他这位历经风雪、狡诈非常的盗贼之神,终究还是差了一条鸿沟的!

看过《魔法师拉斐尔传》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