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一章 坠崖

第一章 坠崖

  华灯初上。

  虽已是三月天,正是下班的时间段,大街上人们穿着臃肿的棉服,和着汽车鸣叫人声喧嚣,交汇成一片匆忙赶路的人流大军。高大闪眼的街灯,匆匆行人嘴边呼出的白气,被凄厉未退尽的寒风笼罩着文南这座北方的城市,更曾添许多淡漠冷清,就像那街道两旁的枯木成行。

  微醺的沈君怀再一次爬到了万佛山顶的兴国禅寺,因为这里是他和吕娜上学时定情的地方。在最高处那片青石板山可以看到山下吕娜所住的那栋楼,手边有高倍望远镜的话甚至可以看到她九楼房间那幅粉红色的窗帘。

  沈君怀当兵五年了,在某部特种部队也呆了快三年,半年前收到了吕娜的分手通知,几天前又接到了她几天结婚的消息。本以为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心中那撕裂的伤痛会渐渐平复,可接到朋友的电话心又开始滴血。

  于是沈天君回来了,不是为了报复什么,只是想看看穿上婚纱的她是否快乐。

  沈君怀不是个好兵。没考上大学的那年通过在军队上尉叔叔,靠着关系和还算高大威猛的体格两年后当了特种兵。即使这样,他在队里也是个二流兵,因为有个好酒量和一幅好胆色,倒是顺利混了下来。他告诉女朋友再混个二等功三等功的就去考军校,然后回来结婚。呵呵,世事无常啊!女朋友跟人跑了,他沈某人甚至策划了不下十种报复手段。当然了,这都是扯,有时候他就想是和谐社会救了这对狗男女。

  包里的第二瓶二锅头就要见底了,沈君怀望着山下某栋第九层某扇粉红色窗帘闷骚的时候,身后出来沙沙的脚步声。回过头去见一老僧站到他面前,直勾勾地盯着他的眼睛,嘴里喃喃自语。

  “大师,您有事吗?”沈君怀心中暗腹,这不会是个疯和尚吧。

  “善哉!这位小哥可是心中有恙,可否道来一二?”老僧眼中奇光一瞬,又恢复淡然。

  “是啊,这您也看出来了?”沈君怀回答道。心中却是奇怪,小哥都出来了,出家人不都是称呼“施主”吗?“谢谢大师,我想自己待会儿。”

  “一切众生心清净,从本无生可灭,即此身是幻生,幻化之中无罪福。这位小哥,下山去吧!”老僧嘴角微微上扬,单手合十,朝沈君怀略一颌首转身而去,口中却依然低颂:“一切众生,种种幻化,皆生如来圆觉妙心.\处山脚下的角落处沈君怀有了些模糊的意识,只是双眼和四肢仿佛被千斤的巨石压住,怎么也动弹不得。浑身剧痛,各种杂乱无章的色彩和画面不断地在脑海里闪来覆去,随着心跳的节奏撕裂般痛感跳动着,身体一会儿是火灼般熏烤,一会儿是冰封般冻寒。

  随着他手指颤栗般抖动了一下,迷迷糊糊间记忆中的片刻和仿佛熟悉的身影在脑海了开始断续闪现。眼睛里渐渐有了些光线,“我这是在哪里?”眼睛终于可以看见东西了,大脑思维在渐渐活过来。“还活着吧”,身体还不能动作,他大概记起了发生过的事情。眼中是高大茂密的树梢和树梢缝隙间的点点蓝天,眼珠转动,两侧是嶙峋的山体。

  忽然间,艰难呼吸着的沈君怀感到强烈的恐惧,因为记忆里多出了不属于自己的记忆,好像现在的自己有着一具十二岁的身体,身处在一处叫做星天大陆凤岭国平都城的地方。

  “这是神马情况?”沈君怀艰难的睁开了双眼,大脑一阵迷糊,我不是被坠崖了吗?轰,他脑子里如同炸雷一般,瞬间明白过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穿越重生了吧,情绪也渐渐从恐惧慢慢转换为惊喜。活着就好了,再世为人也是一种际遇,以前的事都已经过去了,这一是为自己而活。

  在思想剧烈震荡中,他的身体也在渐渐的恢复知觉,只是还是剧痛。慢慢坐起来,感觉没有受伤,也许刚刚占据另一部身体的原因吧,脑子了还是一片眩晕,好在正在好转。

  重新审视现在的身份,这个同名的家伙是平都城沈家的七公子。平都沈家是个中等家族,同尚武的星天大陆一样,家族也是武者家族。家主沈傲天级武者初阶,平都城副城主,自己的便宜老子是沈傲的第四子,一次意外身亡,有一母刘氏也体弱多病。而自己的体质也许是遗传吧,十二岁炼体才武者一阶,族里同龄者大部达到了五阶,所以在家族也属于被欺凌的一代。

  这次是因为随族里医者桓叔进山给母亲采药坠崖,被自己附体了。沈君怀想到这里郁闷的不行,人家穿越似乎都有这样那样的额外福利吧,可怜自己堕落到了这个废物公子身上。不想了,先想办法回去才是。

  环顾四周,现在身处一斗型山谷底部,站起身已经可以行走。看着自己一身地球汉代粗布短襟且已破烂成绺的打扮苦笑。

  两腿已渐渐自如,在高达数十丈落叶槿林中穿行着,沈君怀翻看着口袋里的一本草药典,沿途试着寻找母亲需要的草药。在他现在这个小孩意识深处,最深刻的执念是世间只有母亲对我最好,我一定要让她吃好的穿好。母子相依为命,不理会家族里的歧视,母亲大人的一腔心血都放在自己身上,给母亲解除病痛也许就是十二岁的自己最迫切的梦想。

  良久,一处山坡处沈君怀发现了一株一人高的草豆蔻树,结的果子叫草寇仁,嫩绿的圆球状果实正是桓叔讲的那样倒钟般悬挂着,这正是方如草豆蔻汤的主要配药。他的手刚要伸出,一股猛厉寒风吹得汗毛耸立,下意识里沈天君朝一侧扑倒,两只毛爪已划破肩头。

  “二阶赤毛猿!”沈君怀这才想起桓叔的嘱咐。赤毛猿是百年以上草豆寇伴生兽,皮毛硬如铁,双爪锐利带毒,且有着灵目兽类共有的诡异身法,其实力相当于人族武者二阶。

  他慌乱中抽出铁剑乱划,俨然没有了武者的套路和淡定。才十二岁的孩子而已,待赤毛猿飞转过身的又一次猛扑,沈君怀胸口已挨兽爪重重一击,肌肉撕裂,胸骨塌陷一寸有余。剧烈疼痛中,小孩脑中前身近三十年的记忆闪现,慌乱及时得到抑制,双手反擎铁剑于脑后,脚冲下急速向山坡下滑行。妖兽腾空追击,好在高处的灌木丛影响了视线,几次冲击未打在要害处。

  滑行了近百丈,沈君怀“噗通”跌入一溪边土坑里,屁股坐上了一滩柔软的冰凉之中,突地黑暗下仰视赤毛猿怪叫寄生转身而去。心中自要欢喜,胸口和脖颈却被某物紧紧缠绕,呼吸几近停滞。大惊之下,触手一片冰凉,睁目见是被一只大腿粗细的菜花莽蛇缠住,窒息之下,四肢已渐僵硬无力,大脑思维也将停顿。几个呼吸沈君怀就没有了抵抗,眼神已经涣散。万分危急当中,蟒蛇头部转动,嘴中长信划过沈天君脸侧,一股腥臭熏得他双目圆睁,出于本能,他张开口死死地咬住了蟒蛇的颈部,又一股腥臭的液体灌入了嘴中。倏的,蟒蛇也慌乱了,身体的缠绕更加疯狂,沈君怀意识渐渐迷失,只剩下牙齿咬噬的习惯反应,不知不觉中他陷入昏迷。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