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悠书盟 > 修仙之天眼通仙 > 第七十九章 空间乱流

第七十九章 空间乱流

  屠杀还在继续。

  又有十几只苍月狼从背后袭来,悄无声息的匍匐在草丛里的几只高阶苍月狼。

  刘君怀的天焱焚天诀没有再次发出,火焰太多凶残,在连续发出这群苍月狼就都被吓跑了。

  刘君怀纵身跃起,二变凝一往身下斩去,刀芒般锋利的真元力摧枯拉朽的切过潜伏过来的苍月狼,又几只被切为两段。

  似乎浓烈的血腥气更刺激了狼群的凶残神经,更多的苍月狼在火海的边缘两侧包抄过来,一变碎刀带出的真元力气团在狼群里爆裂开来,刘君怀没有管另一侧的群狼,快速冲进了被真元力气团轰散的狼群当中,五行混沌刀肆意挥展,无数的断肢碎肉满天飞舞。

  就这样,一变碎刀开路,五行混沌刀收割,一番冲击之下,已经被刘君怀斩杀了七成的苍月狼,就在此时,一声长啸再次响起,残余的苍月狼开始后撤,紧接着一条身长将近两丈的头狼自火海上空越过,跳到了刘君怀的前方。

  六阶的头狼,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属下死的七七八八,双眼已经变得通红,呲牙咧嘴间残暴气息在嘴角丝丝渗出。

  终于有对手了,刘君怀好整以暇的紧握住五行混沌刀,静静地望着头狼的眼睛,渐渐进入了无我境界,周围的一切移动物体变得异常缓慢。

  刘君怀心下一喜,无意识的进入了这种从未尝试过的状态,感觉说不出的奇妙,这刹那间的感觉仿佛天地都在自己的掌握当中。

  这时,蓄力已久的的头狼终于动了,身躯一弓之下,四爪用力一蹬,身体化为了一道闪电般地冲向刘君怀,狼体未到嘴里拼出的罡风已经袭向刘君怀的面门。

  只是这迅疾的速度在此时的刘君怀眼里却是缓慢之极,待罡风袭来侧身闪过,罡风带出的风芒擦着刘君怀的面颊一划而过,刘君怀甚至看得见风芒斩落了他的一根头发打着旋飞落地面。

  紧接着头狼的血盆大口也侵到近前,看着它的动作仿佛分解开来的慢动作,刘君怀一指点向了头狼的头颅,一杀入命瞬时穿透而过,刘君怀的眼前闪过头狼那双茫然无助的眼神。

  随着头狼的尸体通的一声掉落在地,刘君怀也被这声响震醒。

  刘君怀连忙试着再次进入无我状态,却是再也没有成功。

  看到自己头领的陨落,苍月狼终于赶到了死亡的恐怖,一阵吼叫声中,狼群四散逃离。

  平静下来的刘君怀感到这次的收获巨大,意外的进入无我状态的感觉这是奇妙,这可是无数次的修炼之时也没有出现过的情况。那种舍我其谁的巅峰感觉真的好爽,相当于金丹期的六阶妖兽被自己瞬间秒杀,想起来就像是做梦一样。

  如果能够随时随地的进出这种状态,不敢说修真界无敌,至少碰到比自己高几个阶位的对手也不至于逃跑了。

  刘君怀并没有遗憾多久就清醒了,本就是意外所得,这种渴望而不可求的状态只有以后慢慢地去感悟了。

  这次的战斗,他对于九变心法也有了进一步的了解。

  一变碎刀适合于低阶对手的群战,群杀的效果更好,而二变凝一虽然威力更加巨大,但用在击杀高阶位的对手作用很大,即使这二变凝一可以穿透更多的物体,但

  是它的打击面是单一的一线。

  而五行混沌刀则是即可进攻,又可防守的,关键时刻还可以偷袭的全方位的技法,相比使用暗影之刃的遁刀术要强上好几倍。

  看看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刘君怀往一座高山爬去。

  天识可以无视黑暗的存在,周围的一切都在刘君怀的势力范围之内,前行的速度并没有受到影响。

  之所以往山上来,是因为这最高峰的背面有一道陡峭的悬崖峭壁,在这道悬崖峭壁的半腰处有一处隐蔽的洞口,这洞口却仿佛有一道禁制般地令刘君怀的天识受到了阻拦。天识几次三番的受到禁制的制约,刘君怀意识到天眼通的晋阶势在必行。

  经过了一夜的攀爬,刘君怀最终赶在天亮之前感到了悬崖峭壁之处。

  站在悬崖之上,远处隐约轮廓似的山川,重重叠叠的浪峰起伏。

  深不见底的天崭阴森恐怖,仿佛像是一张血盆大口随时可以把你吞噬。

  调息休整了半晌,刘君怀腾身跃下了悬崖,连续几个凸点的借力,他的身体很快抵达洞口。

  缓慢地拨开遮掩在洞口的乱石,刘君怀小心的探进身子,洞口非常的狭窄,只能一点点的挪动着身体。

  每到愈加狭窄处便用掌力碾碎拓宽缝隙,呼吸没受到影响,相反每前进一尺,便通畅一分,这就更引起了刘君怀的探知**。

  这样匍匐着前进了几十丈的距离,收到储物戒里的岩石碎渣已经无数,他终于感觉到了一股庞大的沧桑气息就在眼前。

  碾碎最后一块挡路的岩石,刘君怀的身体赫然出现在充满空间乱流的山洞里。

  这空间乱流里声音繁杂不堪,时而如溪流急遄的哗哗声,时而如风掠峡谷的呼啸声,更有细碎的破裂声和刺耳的摩擦声间或其中。

  虚空里纵横交贯的碎石颗粒不时地击打在刘君怀的脸庞,护体的真元力被激起阵阵涟漪。

  这些碎石颗粒不时地被虚空里无数的小气旋拉扯进去,随即消失不见。

  刘君怀拉出一缕天识力试着去拉拽住一个微小的气旋,却不料这缕天识力在未到达那个微小的气旋之前就被折射到另一个方向。

  刘君怀吃了一惊,天眼通开启,天识探向整个虚空,虽然依旧无法勘透空间乱流,却也隐隐看到无数镜面般光滑透明的横切面在虚空里纵横交错,漫天飞舞的碎石颗粒却无视光滑透明的横切面穿插其中。

  又一个微小的气旋飞临眼前,刘君怀尝试着伸出一只手去扑捉,却惊见手指穿过一道横切面时,手指表面的皮肤迅速枯干衰老,并快速蔓延而上。

  刘君怀大惊失色,飞速的抽回了手臂,撸起衣袖观看,臂肘之下已经布满苍斑皱纹,重重叠叠的像只晒得干硬的柚子壳。

  刘君怀惊恐异常,连忙运转真元力试图去滋养那截干枯的手臂,可是一点效果也没有产生。

  此时的他有种急切想要见到老管家的渴望,这远远超出认知范围的状况,第一次令刘君怀有了一种惊骇绝望的感觉。

  只是自身本就在万象楼里面,要见到老管家还有一段很远的路程要走。

  惊慌失措的刘君怀后退到洞壁,苦苦思索着对策,不知不觉间几个时辰已经过去。

  他想过从此处退出回到万象楼去询问老管家,但是刘君怀心里总是有种感觉这里才有解决的办法。

  尝试了各种办法后,刘君怀还是决定把希望寄托在天眼通上。

  再次开启了天眼通,天识探向笼罩整个空间乱流,一滴灵气液入口,疯狂的运转识海里的金色圆球。

  渐渐地刘君怀进入了无知无欲状态,眼神空洞的望着面前的虚空乱流。

  就在他的这种毫无意识地感知下,刘君怀眼睛里的两只瞳孔开始慢慢交汇,面前的虚空乱流景象逐渐模糊直至变换成了一团白光。

  这团白光不断地扩展或者收缩,持续变幻出各种形状,良久之后白光陷入静止状态,白色转淡,渐至透明,缓慢地幻化为一面镜子般矗立着。

  随着金色圆球疯狂的运转着,这面镜子里出现了一些影像,有坟墓里的无尽财宝,翩翩起舞的赤身秀女,堆满珍馐美味的碗盘,尸骸遍地的狼烟,刘君怀母亲的笑脸,面目狰狞的怪物······

  不知道过了多久,突然,镜面破裂,镜子里的影像消失不见,刘君怀识海里一阵剧烈的疼痛感传来,伴随着天旋地转般地眩晕,刘君怀一头栽倒在地,意识陷入了昏迷。

  ...

  ...

看过《修仙之天眼通仙》的书友还喜欢